第128章 尴尬的刘备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主公,刘备来访,攸告辞了。  ﹤.<<1≦Z≤W≦.”

    荀攸撩衣袍,站起身朝王灿揖了礼,就要准备离开。

    王灿闻言,连忙摆手,摇头说道:“不用离开,你和奉孝都留在这里,看看我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旧友刘备是个怎么样的人?”

    “诺!”

    听见王灿的话,荀攸又坐了回去。

    反倒是郭嘉这厮,从头到尾都是动不动,歪歪斜斜的坐着,嘴角勾起,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不过,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浓浓的疑惑,刘备说是王灿的旧友,王灿却说是无生有,还真是奇怪得很。

    突然,大帐外传来阵沉稳的脚步声。

    门帘掀开,赵云率先走了进来,赵云身后,紧跟着三个年人。

    三人,为的年人年龄三十左右,身穿件皂色长袍,头戴璞巾,腰间悬挂柄长剑,这人赫然正是前来拜访王灿的刘备。

    刘备身后,跟着两个剽悍骁勇之人。

    其人身长九尺,颌下髯须及胸,足有两尺长;面色赤红如枣,好似醉酒般;双丹凤眼微眯,眼眸精光闪烁,凤眼生威;眉头上两条卧蚕眉,卧蚕似雾,英气逼人;眼望去,感觉此人霸气十足,威风凛凛。

    王灿目光扫,便知晓这是关二爷无疑了。

    目光往后看去,最后人身高尺,豹头环眼,眉头上两条字眉,让人望眼便感觉霸道凶狠,颌下的络腮胡须好似钢针竖立,如此面貌,显然是张三哥无疑。

    关羽和张飞,造型都非常独特,眼就能看出来的。

    王灿熟知历史,自然不会认错人。

    两人的神情动作,也给王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霸道、凶戾,这是王灿扫了眼关羽、张飞留下的第印象。相反,身为关羽、张飞兄长的刘备却是相貌平凡无奇,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若说刘备有什么出众的地方,那就是耳垂比较大,颇有弥勒之态。

    走到大帐,赵云抱拳道:“主公,人已带到,末将告退!”

    王灿嗯了声,摆摆手示意赵云离开。

    “涿郡刘备,刘玄德,拜见王大人。”

    刘备抱拳朝王灿揖了礼,声音正平和,很有磁性。跟在刘备身后的关羽、张飞也是抱拳说道:“关羽(张飞),拜见王大人。”

    王灿摆摆手,淡淡的说道:“三位请坐!”

    待三人坐下之后,王灿沉声问道:“玄德,我听子龙说你自称我的旧友,不知可有此事?”

    语气僵硬,带着丝质问的意味。

    刘备听了之后,自始至终,脸上都挂着和煦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那笑容,不似荀攸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而是种亲近之意,好似多年未见的故友重逢,相见之后露出来的笑容。

    相貌平凡,但是那笑容却是画龙点睛,使得刘备变得璀璨起来。

    刘备听见王灿质问,从容答道:“王大人有所不知,备师从北郎将卢植,而王大人又是大儒蔡邕弟子,蔡先生与家师相交莫逆,引为知己。故此,备自称是王大人旧友,若是王大人不认我这个故人弟子,备自此之后不说就是了。”

    “哈哈哈……好,好个刘玄德,闻刘玄德仁义无双,竟也是牙尖嘴利之辈。”

    王灿朗声大笑,颗心却沉了下去。

    后世许多人说刘备的天下是哭出来的,然而王灿看来,却不尽然如此。

    刘备刚才的番话,看似平和,却软硬兼施,话语带刺。

    软的方面是说出蔡邕、卢植的关系,既然蔡邕和卢植都是好友了,王灿、刘备身为两个大儒的弟子,难道不应该交好么?刘备说是王灿的旧友也是理所当然。硬的方面是王灿若反对刘备的话,王灿就被认为是无情无义,自家老师故友的弟子都不认,这样个不念旧情的人,值得尊重么?

    进大帐,刘备就给王灿来了个下马威。

    狡诈,实在是狡诈。

    这番话,王灿不相信是刘备临时想出来的,既然刘备准备好拜访王灿,肯定是早就做好了准备,不可能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王灿心冷笑,刘备的这番动作,却让王灿想起了个典故。

    刘备的老祖宗刘邦,昔年刘邦还是泗水亭长的时候,吕雉的父亲吕公到沛县避难,客居在好友沛县县令家,县里的官员、豪绅听说县令家来了贵客,都来凑钱喝酒。按照规定,献钱不满千的人只能在堂下喝酒,凑钱过千的人才能到堂上喝酒。

    刘邦个芝麻大小的亭长,哪有什么余钱。

    不过刘邦想喝酒,却也有办法。他到了之后,高喊声:“贺钱万。”然后直接到了堂上喝酒。实际上,刘邦个子没拿……

    李宗吾评价曹**,心黑;评价刘备厚,脸皮厚;评价孙权又厚又黑,既心子黑又脸皮厚,不过相比二人都略有不如。

    刘备厚脸皮的境界,直追刘邦。

    如今王灿看来,刘备确实是脸皮厚,这脸皮厚和他的祖宗刘邦如出辙。

    王灿和刘备是什么关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蔡邕和卢植交好,那是上辈人的交情,王灿、刘备各自是蔡邕、卢植的弟子,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话,没有任何的交集。后世曾有句话叫:起扛过枪  起下过乡,  起分过赃,  起嫖过娼,这才是铁哥们。

    然而,刘备却能凭着蔡邕、卢植的关系,捏造出他自己是王灿的旧友,以王灿看来,刘备这厮不去做公关简直是浪费了。王灿句话说完,便沉默了,良久之后,抬起头淡淡说道:“刘玄德,你来拜访本太守,有什么事情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王灿开门见山,舍掉了其他的客套话。

    如此直白的话,刘备听了之后,也是愣住了,按照刘备的想法,王灿作为蔡邕弟子,也该好生招待刘备三人番不是,现在王灿这么说,刘备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坐在旁的郭嘉笑笑,嘴角勾起抹笑容。

    饶你刘备狡诈如狐,在主公面前,不样吃瘪么?说到底,实力才是真正的底牌,刘备没有实力,想要和王灿对等说话,不可能!

    刘备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说道:“王大人误会了,刘备此来,无非是为了叙叙旧,顺便探听下老师的消息罢了,没有其他的想法。”

    叙旧?

    王灿心阵冷笑,没有任何交集,能叙旧么?

    想了想,王灿道:“没有其他的想法最好,你和公孙太守是同门师兄弟,理应相互帮助,你在公孙太守麾下效力,就应该忠于职守,忠诚于公孙太守。”

    语气平和,却也似刚才刘备的番话,软带硬,话带刺。

    刘备是聪明之人,顿时明白了王灿的话。

    忠诚于公孙瓒,不是让刘备不要朝秦暮楚,产生其他想法么?

    刘备身后,跪坐的关羽、张飞听了之后,也是须皆张,眼眸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目光望向王灿的时候,透出股凛冽的杀意。他两人知晓刘备出身高贵,是大汉宗亲,山靖王刘胜之后。王灿说话含沙射影,两人心都是阵恼怒,恨不得冲上去痛扁王灿番,消解心之气。

    刘备面色通红,转瞬间,却又恢复了平静。

    ps:三更完成,更新晚了些,见谅。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