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刘备来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半个时辰,王灿、袁绍率领军队抵达盟军营寨。≯>≥ ≤.<≤1﹤Z≦W≤.<≦

    营寨门口,左边是袁绍的骑兵,右边是王灿麾下的骑兵和汉士兵。

    袁绍拨转马头,转过身去,目光落在骑兵最前方,个身穿甲胄,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子的精壮汉子身上,命令道:“颜良,立刻将骑兵带回营地。”

    “诺!”

    颜良抱拳大喝声,说话的时候,气十足,声如洪钟。

    王灿闻言,循着声音望去,只见颜良跨坐在战马之上,神色冰冷,眼眸微眯,王灿骑马站在远处,都感觉到股巍峨如山的气势从颜良身上散开来。似乎是感受到王灿的目光,颜良目光扫,凛冽的目光与王灿的目光碰撞在起。

    好重的杀气!

    两人目光碰撞的瞬间,股浓烈的杀气从颜良身上喷薄而出,受颜良的映像,王灿沉稳跳动的心脏不争气的颤动了下,幸好颜良只是扫了王灿眼,便拨转马头,率领众骑兵离开了。

    “呼…呼……”

    连续深呼吸几口气,王灿才平复了有些紊乱的心跳。

    目光转,王灿朝袁绍说道:“本初,颜良此人,世之虎将啊。本初麾下有如此虎将,当真是本初之福,令人欣羡无比。”

    袁绍听见王灿夸奖颜良,心也是非常的得意,笑说道:“为先,我麾下有两员虎将,者颜良,者丑,此二人武艺精湛,有万夫不当之勇,万军当,取上将级如探囊取物,端的是厉害无比,此次讨董,就是二人大放异彩的大好机会。”

    袁绍自吹自擂,王灿也跟着大笑。

    不过颜良、丑二人的武艺的确厉害,当得起袁绍的称赞。

    笑声停止,王灿才缓缓说道:“本初,我率领大军刚刚抵达营地,还没有安顿好士兵,军也还有诸多事情需要处理,故此,灿先行离开,本初见谅。”

    袁绍闻言,点点头说道:“好,为先你把军的事情安顿好,然后好好地休息下,晚上的时候,我替你接风洗尘,到时候,你可不能缺席啊!”

    王灿拱手道:“本初相邀,敢不从命!”

    袁绍抚掌大笑,然后背负着双手,缓步离开了。王灿见袁绍离开,当即下令道:“裴元绍,寻找营地,安营扎寨。”

    “诺!”

    裴元绍抱拳回答,然后率领士兵去安营扎寨了。

    个时辰,大军终于安顿了下来。

    军大帐,王灿坐在主位,郭嘉、荀攸分别坐在左右两侧。

    郭嘉轻咳两声,嘿嘿笑说道:“主公,今日赵将军、裴校尉击败袁术大军,我汉士兵大放异彩。再加上袁术又被主公羞辱番,这时候,恐怕各路诸侯都在议论主公……说不定还有诸侯按捺不住,想要拜访主公。”

    荀攸也是哈哈笑,朗声道:“这件事,也是袁术咎由自取。主公刚刚来参加会盟,还不知道如何建立威信,袁术就急匆匆的跑到主公面前,让主公揍他顿建立威信。袁术此人,难得的大好人啊!”

    王灿见两人满面春风,也是大笑道:“好了,好了,奉孝、公达,你二人就不要嘲笑袁术了,还有要事需要处理呢。”

    “主公请说!”

    荀攸闻言,顿时冷静了下来。

    郭嘉也是点点头,目光望向王灿,等待着王灿说话。

    王灿说道:“我虽然拜蔡邕为师,同时也是汉太守,算得上权倾方了。然而,各路诸侯当,有背景深厚的诸侯,也有诸侯是名流大儒……就如兖州刺史刘岱,此人是汉室宗亲,刘舆之子,刘繇之兄,刘岱的地位在我之上;再如北海太守孔融,孔融自称孔子之后,家学渊源,又是声名布于天下的大儒,孔融的地位也在我之上……”

    “诸侯当,地位、名声在我之上的人,大有其人。”

    “然而,袁绍对我却如此热情,我觉得这其有问题?”

    “以袁绍的能耐,定知道我曾今是黄巾贼的事情,然而他却放下身段来拉拢我。就以我这次讨要赔偿而言,袁绍大手挥,就是万石粮食、千套铠甲、千柄钢刀,百匹战马,如此豪爽,恐非袁绍本意。”

    王灿说完之后,眉头微蹙,脸上带着凝重之色。

    打压袁术地目的达到了,但是王灿吹捧袁绍的同时,袁绍何曾没有利用王灿呢?双方各取所需,相互扯皮。但是,当双方的利益生冲突的时候,定会生争执。

    郭嘉听了王灿的话,笑说道:“主公,有道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您这是当局者迷啊。今日主公不是支持袁绍为盟主么?袁绍便是冲着这个目的来的,正如主公所言,诸侯当如皇室宗亲般的兖州刺史刘岱,家学渊源的北海太守孔融……这些人的名望、身份、地位都不低,每个人都有着担任盟主的可能。”

    “然而,袁绍出身袁家,四世三公,海内闻名,这样的人,会不想要担任盟主?”

    “袁绍如此做法,不过是想要拉拢盟友罢了。”

    “有了主公的支持,袁绍的手就多了个筹码,说到底,袁绍亲近主公,不过是想让主公站在袁绍边。”

    郭嘉侃侃而谈,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

    荀攸也是点点头,说道:“奉孝说的有理,追根究底,袁绍就是奔着盟主去的。不过这些琐事,主公何必挂在心上,这次会盟,主公需要做的很简单,练兵、练将,打出主公的威名,这就足够了。至于盟主、副盟主之类的名誉,不过是虚名,旦诸侯离心,这也就是水上浮萍,经不起风水雨打。”

    王灿听完之后,心阵畅快,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郭嘉、荀攸分析之后,笼罩在王灿眼前的云雾顿时消散空。

    说到底,还是王灿太看重诸侯会盟,才使得自己陷了进去,无法看清真相。按照荀攸之论,只需要闷头展自己的实力,在关键的时候,打出威名,这就是王灿的目的。至于盟主、副盟主,都是浮云。

    郭嘉、荀攸见王灿笑了,也是开怀笑。

    三人相视望,都是哈哈大笑。

    突然,大帐外,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王灿抬头看去,只见赵云腰悬长剑,大步走了进来,拱手说道:“主公,大营外有人自称是主公旧友,前来拜见主公。”

    “旧友?”

    王灿愣了愣,脑闪过道灵光,急忙问道:“来人可是荀彧,荀若。”

    除此之外,王灿也想不到其他的人。

    赵云闻言,却摇了摇头,说道:“主公,那人不是荀彧,而是个叫刘备的人,不知主公是否要接见此人,若是不……”

    赵云话说到半,王灿当即打断道:“让他进来吧!”

    刘备,刘玄德。

    先来拜访的人居然是刘备,还自称是他的旧友,有意思,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