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赔偿的问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捧压,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1≦Z≤W≦.

    袁术张脸铁青,恨不得宰了王灿。

    袁绍听了之后,心舒坦无比,又回头望了眼垂头丧气,似丢了魂般的袁术,心的愉悦更是无限的放大了起来。他笑说道:“为先,公路虽然有错在先,但是公路也是阿瞒邀请来会盟的朝廷官员,若是将公路的军队打散,恐怕影响大局,你看……”

    说到这里,袁绍话音顿,不说话了,等待着王灿的反应。

    目光停留在王灿身上,漆黑的眼眸闪烁着点点寒光。

    这句话,才是袁绍特意说出来考校王灿的。

    虽说袁绍、王灿两人相互吹捧,王灿更是表露心迹说让袁绍扛起重任担任盟主。然而袁绍心却还没有放下戒备之心,诸侯联军的盟主之位,袁绍是势在必得的,王灿席话不可能打消袁绍心的戒备之心。

    而袁术这件事情,便是最好的磨刀石。

    通过袁术,袁绍能够看出王灿的想法。盟主,那是能号令诸侯群雄的,既然王灿遵袁绍为盟主,自然要听从袁绍的命令。若是袁术这档子事情,王灿都不给面子,袁绍就得怀疑王灿是否另怀心机了。

    王灿心思通明,袁绍的伎俩他看在眼,却没有戳破。

    没有丝毫的犹豫,王灿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赵云、裴元绍,大声命令道:“赵云、裴元绍,将袁公路麾下的两员大将放了,不得有误……嗯,那些投降的士兵也遣散了,让他们自己回到袁公路军。”

    “诺!末将遵令”

    赵云、裴元绍抱拳喝道,然后执行命令去了。

    赵云拎着龙胆亮银枪,也不言语,直接朝麾下的四百破军营士兵行去。裴元绍却砸吧砸吧嘴,不知道呢喃着说些什么话,不过看裴元绍脸忿忿之色,显然是对于王灿放掉张勋、杨弘感到不高兴。

    王灿见此,笑而置之。

    命令下达之后,王灿才说道:“本初,我这样处理袁公路的将令士兵,你看可好?”

    “好,好,好!”袁绍见王灿如此听话,连说了三个好字,心也是放下了戒心,连连点头,抚着颌下短须笑说道:“为先不过是蔡大家的弟子,心胸气度,非般人能比拟,绍佩服,佩服。”

    对于袁绍的面子话,王灿直接过滤掉了。

    摆摆手,王灿沉声说道:“本初,你说错了,我虽然放掉袁公路麾下的张勋、杨弘两员大将,但是这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放掉两人。”

    “我王灿从来不是什么大度之人,讲究以德报怨,相反,我睚眦必报,人敬我尺,我敬人丈,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可不是什么善茬,人有人欺负的。这次拦路的事情,纯粹是袁公路人挑起的,与袁公路战,我麾下士兵损失惨重,这些损失,袁公路必须作出赔偿。否则,我是不会让袁公路轻易离开的。”

    “什么?你损失惨重?”袁术如同被火烧了屁股样,跳起来指着王灿大声问道。

    袁术率领六千余士兵,如今只剩下四千人,损失了两千多士兵。这还不算受伤的士兵,但是死去的就有两千人,如此结局,受到损害的是袁术才对。可是王灿居然还让袁术赔偿,使得袁术愤怒不已。

    王灿淡淡笑,伸手指着自己麾下的士兵,朗声说道:“袁公路,你看看我的士兵,满脸血迹,浑身浴血,这不是受伤了么?你再看看战马、兵器、铠甲,这些都受到了定程度的损伤,难道不应该由你负责么?战事是由你挑起的,就该由你负责。”

    “王灿,你欺人太甚。”

    袁术猛地抬起头,喝道:“我的士兵被你杀伤无数,你还好意思让我赔偿,不赔偿,绝对不赔偿……”

    说完话,袁术梗着脖子,怒视王灿。

    那模样,好似说你杀了我吧,杀了我也得不到赔偿。

    王灿见此,冷冷笑,道:“袁术,这么说你是死猪不怕滚水烫了?”

    目光转向袁绍,王灿摊开手,无奈的说道:“本初,你看,我已经将袁术的将领、士兵都放了,但是这次交战,我的士兵、兵器、战马都受到损伤,这切都是因为袁术自己造成的,让他赔偿这也是理所应当的,然而他却做出这种神情,你说我该怎么办?”

    说话的时候,王灿的脸色顿时阴冷了下来。

    袁绍见此,心暗道声不好。

    不过,袁绍心却又升起抹兴奋,这才是真正的王灿嘛。

    王灿也是方诸侯,堂堂汉太守、蔡邕弟子,怎么可能因为他的句话而彻底的丢了面子,王灿这样死缠烂打让袁术赔偿,袁绍感觉这才是真是的王灿。

    想到这里,袁绍紧绷的心又放松了下来。

    粮食、兵器、铠甲,袁绍有的是。

    他连忙拉住王灿,笑说道:“为先,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你的损失公路不赔偿,我替他赔偿,谁让我是他的兄长呢?嗯,这样吧,我给你万石粮食、千套铠甲、千柄钢刀,百匹战马,这样的赔偿,你看如何?”

    王灿愣了愣,脸上浮起抹喜色,旋即惊呼道:“本初,这怎么可以,你也需要粮食、兵器、战马,给了我,你的军队怎么办?”

    袁绍大手挥,脸的不在乎,说道:“无妨,无妨,不过是小数而已。”

    袁绍嘴上如此说,心却心疼得紧,自己的东西,却要白白的给王灿,袁绍当然不舒服了。只是想到能够拉拢王灿,袁绍觉得还是物有所值的,有了王灿这样的盟友,袁绍盟主的位置也就十有**能成功了。

    王灿叹息声:“袁公路有本初这样的兄长,幸甚!幸甚!”

    旋即,王灿又说道:“本初如此仗义,灿就恭敬不如从命,愧领了。”

    “哈哈哈……”袁绍抚掌大笑,说道:“好,好……此事已经解决,为先就随我回营吧,各路官员都在营等待呢。”

    “为先,请!”袁绍翻身上马,摆手说道。

    “本初,你先请!”王灿坚决摇头,示意袁绍先行。

    至于袁术,则是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满面春风,缓缓地朝营地行进而去,脸沮丧的神情,心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ps:第更,继续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