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袁家庶子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马蹄声如雷声滚滚,由远及近。≯ ≥ <.≦<1≦Z﹤W≤.≦≤

    人如虎,马如龙,战马嘶鸣,冲霄而起的烟尘遮天蔽日,大地都为之颤抖、战栗。

    王灿抬头望去,只见地平线上道黑线映入眼帘,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道黑线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清晰,往前蠕动的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停!”

    王灿手长剑高举,大喝声。顿时,王灿周围追击袁军的士兵纷纷停了下来,王灿的命令下达下去,赵云当即喝止四百破军营停止追击。裴元绍虽然杀得起劲,想要继续追杀,但是王灿的命令下达下来,也是怏怏的听令,吩咐追击的士兵停了下来。

    令行禁止!

    这是精锐之师具有的基本条件,赵云、周仓现在的军队便是达到了这个要求。只是,这支军队想要成为颗参天大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灿瞪大了眼睛,望着远处,那是支骑兵,支庞大的骑兵冲了过来。

    近了,越来越近。

    当王灿的目光落在黑压压的群骑兵前方,只见杆黑色的旌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旌旗之上,赫然绣着个斗大的袁字,‘袁’字龙飞凤舞,气势雄浑,王灿看见这个字的时候,沉稳的心脏不争气的跳动了下。

    果然,有埋伏。

    王灿心好似被铁锤砸,没想到袁术居然有如此能耐?

    但是,王灿转念想,却又觉得不大可能,因为袁术率军溃退,王灿率兵追击,追赶的路程还不长,只是很短的段距离。而且王灿现在所处的位置没有山林,没有峡谷,没有陷阱……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任何伏击的机会,袁术想要伏击王灿,不会做出选择这种没有丝毫优势的地点,这种愚蠢的事情,袁术是不会做的。

    帅旗是斗大的袁字。

    难道是袁绍?

    王灿心思转动,脑灵光闪,瞬间想到这个可能。念及此处,王灿的心才松了口气。但是瞬间又提了上来,若是袁绍前来帮助袁术,两军融合,有袁绍坐镇,王灿也讨不了好,想到这里,王灿心情又变得有些沉重起来,毕竟刚刚抵达虎牢关外,就遇到这种事情,心非常不爽。

    就在王灿忧心忡忡,心满是狐疑的时候。

    声大喝传来:“停!”

    骑兵正前方,个身穿金色锁子铠甲,头戴金盔,手持柄长剑的年人长剑举起,顿时年人身后的骑兵便停了下来。年人旋即策马行驶,缓缓朝王灿走来,王灿目光落在年人身上,看清楚了年人的相貌。

    年人相貌堂堂,浓眉大眼,国字脸,颧骨高耸,鼻梁高挺,双眼炯炯有神。

    策马走动间,年人身上散出股难以言明的威武气势,让人心神为之颤,但是年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又让人生出亲近的想法。

    “来者可是汝南袁氏,袁本初!”

    王灿抱拳朗声说道,言语不卑不亢,但是话语却又含着丝交好的意味。

    汝南袁氏,这是袁绍的出身,袁家之人莫不以袁家四世三公为荣,尤其是袁绍、袁术这辈人,天下混乱起来,人心思变,袁绍、袁术只要凭借着四世三公这名号,就可以在这乱世立足,足以看出袁氏族的能量有多大。

    王灿不提袁绍渤海太守的官职,而是单独提出汝南袁氏,心也是有考虑的。

    袁绍、袁术,二者都是袁家这么代最杰出的两个人。

    两个人,虽说表面上交好,但是暗地里却争斗不断,王灿提出汝南袁氏称呼袁绍,隐约间已经将袁绍看做袁家这代的接班人。这话出,袁术顿时就成了大树上的绿叶,作为袁绍的陪衬品。

    果然,年人听了王灿的话,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那堆积起来的笑容好似绽放的菊花般,煞是好看。

    “果然是袁绍这厮。”

    王灿心暗叹声,见来人脸上的神情已经明白了过来。与此同时,王灿心也松了口气,因为袁绍策马过来的时候,麾下骑兵已经停止了前进。由此可见,袁绍定然不是帮助袁术的,很可能是当和事佬,搅局的人,亦或是以为王灿必败,来伸出橄榄枝,交好王灿的。

    袁绍策马走到王灿跟前,抱拳道:“可是王灿,王为先?”

    王灿笑了笑,说道:“不才正是,没想到袁太守居然知晓王灿的名字,真是让王灿面上增光,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哈哈哈……为先谦虚了,谦虚了。”

    袁绍神色整,说道:“为先作为蔡邕蔡大家弟子,又说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样忧国忧民的警句,当真是让人佩服,佩服啊。况且为先作为汉太守,能够率领士兵不远万里前来会盟,如此忠诚谋国之人,我袁本初岂能不知。”

    顿了顿,袁绍又道:“我与为先虽未谋面,却也是仰慕已久,恨不得与为先宿醉宿,痛诉衷肠,为先就不要称呼什么太守之类的官话了,称呼名字即可。”

    王灿面带笑容,听着袁绍的话,这其有亲近的意思,但话语怎么都感觉有酸味。

    嫉妒,这厮嫉妒自己了。

    王灿想到这里,笑说道:“本初,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袁绍拍掌笑道:“正该如此!”

    王灿面带笑容,说道:“本初,灿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莽撞胡言乱语罢了,本初就不要拿那些话来取消灿了。倒是本初出身汝南袁氏,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再加上本初亲贤纳德,乃是高雅之士,这次诸侯会盟,还得本初多多费心,不然各路诸侯谁都不服谁,很容易出乱子啊。”

    句话,袁绍顿时笑了。

    王灿这句话直接命红心,说到了袁绍心坎上了。盟主,这才是袁绍与王灿交好的缘故,听见王灿的话,袁绍翻身下马,走向王灿。王灿见此,知道不能继续坐在马上了,也跟着翻身下马。

    只见袁绍走到王灿身前,热情的握住王灿的双手,说道:“为先啊,你是蔡大家弟子,又与卢植、王允、杨彪等众大儒关系密切,有了这层关系,再加上为先之才,这次会盟,为先应当负起重任,挽救百姓于水火当啊!”

    袁绍心明白了王灿的话,那就是王灿以袁绍为,愿推举袁绍为盟主。

    但是,袁绍不能这么赤裸裸的答应下来,必须要推辞番。

    故而,袁绍才说出了这番让王灿担任盟主的话来。

    王灿闻言,心嗤笑声,脸上却带起笑容,反问道:“本初,你今年贵庚?”

    袁绍不明所以,还是说道:“绍年近四十,诶,绍把年岁,活了半辈子,如今却是事无成,说起来都令人惭愧,哪似为先英雄少年,令人羡慕啊!”说这话的时候,袁绍眉头微蹙,不明白王灿搞什么把戏?

    王灿接着道:“本初年近四十,而灿却二十出头,这般莽撞不知轻重的年龄岂能和本初相提并论。本初有威望,有经验,有能力,有了这样的才能却不为国效力,岂不是成了不忠不孝之辈了。本初,这次会盟,本初应该担起重任,为国效忠才是正理啊!”

    袁绍长呼口气,心顿时松了下来。

    同时,袁绍也为率兵前来做和事佬感到高兴,没想到居然拉到了个强有力的支持者。

    有了王灿支持,曹阿瞒那矮矬子就得低他头了。

    ps:第二更,继续求鲜花…收藏支持,大家不要忘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