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冲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南郑城,北门。≯ >> <.1ZW.

    大军整齐列阵,裴元绍率领汉士兵,赵云率领破军营,两人分列左右两侧。

    央处,王灿骑在马上,是王灿率领的军。

    军阵最前方,杆漆黑色的巨大旌旗竖立在寒风,被冷风吹,猎猎作响,旌旗之上,绣着个紫黑色的斗大的‘王’字,字体磅礴大气,气势雄浑,眼看去,给人种如临大山般的感觉。

    王灿身甲胄,头戴铜盔,腰间悬挂柄长剑,骑在马上,威风赫赫,气势逼人。

    “铿锵!”

    王灿双眸圆睁,猛地拔出腰间长剑,大声咆哮道:“大军开拔!”

    声令下,城外的大军顿时哒哒哒向前进,朝虎牢关诸侯所在的地方进。

    裴元绍率领三千汉士兵作为先锋,率先行进;王灿、郭嘉、荀攸等人则作为军,缓缓而行;赵云率领的四百破军营士兵押后,保护大军的安全。

    黑压压的大军缓缓行进,逐渐的远离南郑。

    这时,铮铮琴音自城楼上传来。

    王灿听见之后,猛然回头,虽然只能模糊地看见城楼上的影子,王灿却能从琴音感受到那别离的情绪。蔡琰随王灿入汉,与蔡邕分别,如今王灿率领讨伐董卓,又成了蔡琰和王灿分别,太守府,只剩下蔡琰人。

    孤独、寂寞,便是蔡琰最好的写照。

    王灿虽然心疼,却也只能按捺住心的怜惜,深呼吸口气,猛地收回目光,再也没有看眼城楼上越来越小,渐渐消失的人影……

    ##########

    大军自南郑出,想要抵达虎牢关,路途非常遥远。

    王灿领大军,经城固县、上庸县,渡过汉水,到达南乡县,穿过武关,绕庐氏县、宜阳县,最终在距离虎牢关最近的荥阳停留了下来。

    路行驶,竟然花费了个半月的时间。

    眨眼间,平六年已经过去,进入初平元年正月。

    新年伊始,王灿却又丝毫的欢喜,而是考虑如何应对讨伐董卓的事情。

    大军在荥阳休整天,借着诸侯讨董的名号,王灿成功的忽悠了四千石粮食作为补给,使得王灿大军的粮食得到了补充,足够王灿大军支撑段时间。大军继续前进,路上,随着斥侯源源不断的传回消息,有好几路诸侯已经抵达了虎牢关。

    渤海太守袁绍,骑都尉曹操,最先抵达。

    除此之外,冀州牧韩馥、兖州刺史刘岱、豫州刺史孔伷等诸侯,也抵达了虎牢关,不过后将军袁术、北海太守孔融,却还没有抵达。

    又行进了五天的时间,大军终于抵达了虎牢关附近。

    路行来,几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快要抵达目的地了。

    诸侯会盟的地点在虎牢关外五里处,各路诸侯安营扎寨,各自为政。而此时,王灿距离会盟地点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突然,前方探听消息的斥侯纵马跑到王灿跟前,回禀道:“大人,前方有大军拦路,前进的道路被挡住了。”

    王灿眉头皱,都快要抵达会盟地点了,怎么会有大军拦路?

    “子龙,随我来!”

    王灿摆手示意斥侯离开,然后转身吩咐声。

    赵云闻言,急忙策马行来,王灿和赵云飞快的朝军队前方奔驰而去。片刻时间,王灿和赵云策马来到大军前方,只见裴元绍神色凝重,率领先锋军与挡在道路前方的军队对峙着,双方谁都没有动。

    王灿走上前去,大喝道:“我乃汉太守王灿,率兵前来会盟,你们是哪路军队,竟敢阻拦大军前进?”

    “桀桀……王灿,莫非不认识我了么?”

    对面军阵,个身穿黑色棉布袍,外罩铠甲,腰间悬挂柄长剑的年人走了出来。年人年纪不大,颌下三缕短须,浓眉大眼,身形颀长高大,眼看去,威风凛凛。只是年人细薄的嘴唇紧抿着,显得有些冷厉阴狠。

    见年人露出冰冷的笑容,王灿问道:“我与你素不相识,你是何人?”

    来者不善,王灿从语气能够感受到。

    故而,说话的时候也不客气,直接询问姓名。

    年人哈哈大笑,手马鞭指着王灿,喝道:“王灿,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么快就把汝南的事情忘记了?当时你还是个不起眼的黄巾贼,就斩杀了我麾下大将纪灵,怎么现在就不认识我了?”

    “你是后将军袁术?”

    王灿愣了愣,没料到会在这里遇到袁术。或者说,这本就是袁术谋划好的,想在会盟之前,击杀王灿,报仇雪恨。

    “嘿嘿,本将军就是袁术。”袁术听见王灿称呼他为后将军,脸上顿时露出傲慢的神色,他朗声说道:“你杀我大将纪灵,如此大仇,你说该怎么算?”

    王灿笑说道:“袁公路,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居然问我纪灵的事情?当时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你麾下大将纪灵,以及校尉鲍鸿率兵攻打汝南,这本就是于理不合的事情,你居然在这里大吵大嚷的,成何体统!当真是丢了老袁家的脸,怪不得袁本初名满天下,你作为袁家嫡子却声名不显,傻乎乎,能成什么大事?”

    “哈哈哈……”

    “好笑,真好笑……”

    “丢人啊,真丢人……”

    王灿身后的士兵听了王灿的话,轰然大笑,尤其是裴元绍,这厮竟然捧腹大笑,手狼牙棒指着袁术,嘴不停地嘀咕着,这幕场景让袁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王灿大卸块,挫骨扬灰才甘心。

    袁术脸色铁青,呵斥道:“王灿,你欺人太甚,当时你不过是个黄巾贼,我乃朝廷命官,官贼,我凭什么不能杀你,倒是你杀朝廷命官,难道不是你的错?”

    袁术身体颤颤抖,被王灿气得火冒三丈。

    不过,他先要占据上风,故此搬出王灿是贼的事情,想要占据大义。

    王灿却笑说道:“袁公路,你个后将军,不过是杂号将军而已,若不是你有老袁家四世三公的名号,你能有什么?若是我是贼,你是官,可是你个杂牌的后将军,没有征伐四方的权利,凭什么派兵攻汝南,莫不是存了拥兵自重,想要割据方,谋朝篡逆的想法么?”

    “谋朝篡逆?”

    袁术闻言,脸色顿时变,喝道:“王灿小儿,你血口喷人。”

    老袁家四世三公,都是汉室忠臣,若是袁术被王灿扣上篡逆的帽子,袁术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他双目喷火,大声说道:“王灿,你若是愿意投降与我,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不投降,就不能怪我无情了。”

    王灿心好笑,感情这厮瞅着汉眼馋,想要将汉纳为己有,才在这里扯皮。

    王灿当即拒绝道:“袁公路,你不过是个纨绔子弟,何德何能让我归顺?我不投降,你待如何?”

    袁术当即道:“战便知!”

    王灿昂起头,大声道:“战便战,我有何惧!”

    ps: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