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我确实败了,输得心服口服。  ≦.≤1ZW.”

    周仓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直接点头认输,没有丝毫的犹豫。

    和赵云交手,周仓没有占到半分便宜,甚至连赵云的衣袖都没有碰到。反而是赵云,每枪刺出的时候,都戳在刀身上,而最后的枪竟然戳穿了金背大刀,要知道金背大刀是周仓的随身兵器,坚硬无比,而且锋利异常,居然被赵云硬生生戳穿了。

    如此情况,周仓哪还有不服之心。

    不过,周仓目光看向手破烂的金背大刀,眼闪过丝心疼,使用这么多年的金背大刀,心难免有丝不舍。

    见周仓服输,赵云心也松了口气。

    王灿坐在阅兵台上,见到这种情况,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战得胜,果不愧是常山赵子龙。

    赵云目光转向裴元绍,和声问道:“老裴,你可要战?”

    赵云已经归顺了王灿,成为王灿的下属。如今和周仓、裴元绍同在王灿麾下做事,没有必要将关系闹得太僵,故此称呼的时候,也就随意了许多。

    句老裴,好似拉近了二人的距离。裴元绍听见赵云如此称呼自己,黝黑的脸上也露出怔怔的神情,但是脸色旋即肃,说道:“士可杀,不可辱,我老裴虽然武艺不及你,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反悔。”

    裴元绍鼻息哼哼,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丝不忿。

    赵云点了点头,笑说道:“战便战,请!”

    裴元绍、赵云拉开架势,正准备交手的时候,周仓把拉住裴元绍,朝裴元绍呵斥道:“老裴,我都输得如此干脆,你何必要自讨苦吃,除了赵云,还有个端坐在台上的甘宁,留点力气吧。”

    “啊……对呀,还有个呢?”

    裴元绍闻言,愣住了,目光转,落在甘宁身上,眼露出思索之色,他思索片刻,回头瞅了眼赵云,拱手说道:“诶,算了,周黑子都不是你的对手,我和你打也是自找苦吃……罢了,罢了,我听周黑子的话,认输了。”

    赵云反问道:“真认输了?”

    “认输了!”裴元绍无比干脆的说道。

    周仓闻言,心顿时松了口气,他不想让裴元绍、赵云之间的关系弄得太僵,因为赵云已经展现出了绝对的实力,这样的人,肯定是王灿要重用的,这样的情况,周仓不得不出言阻止。

    裴元绍心虽然嫉妒赵云,但是甘宁和赵云在裴元绍心样,都是看着非常不爽的。若是和赵云战之后,没了战斗力,甘宁就坐收渔翁之利,这种情况,裴元绍是不允许出现的,不管是谁,先打过再说。

    拳头,才是硬道理。

    裴元绍野性不改,骨子里还是只认拳头的蛮汉……直接认输之后,裴元绍的目光转向了端坐在台上的甘宁,嘿嘿笑了笑。

    “甘宁,可有胆量战?”

    裴元绍须皆张,虎目圆瞪,目光落在甘宁身上,露出强烈的战意,赵云他是打不过了,不过嘛……甘宁,还可以战……

    “战!”

    “战!”

    ……

    校场,四百破军营士兵听见裴元绍请战,纷纷起哄,大声吼叫。见识了周仓、赵云的争斗,四百破军营士兵眼都充斥着炽热的眼神,兴奋、激动……这样的争斗简直是场视觉盛宴。

    故此,四百破军营士兵纷纷起哄,让甘宁和裴元绍交战。

    甘宁目光掠过四百破军营士兵,嘴角微微抽搐,脸上抹苦涩的笑容闪而逝。回头望向王灿,只见王灿点点头似是露出鼓励的眼神,甘宁心更是苦涩异常。但是,想到王灿如此待他,甘宁猛地站起身来,拎着手的横江刀,大踏步朝央的演武台上走去。

    行走间,居然有种赴死的意味。

    士为知己者死,甘宁不得应战。

    “锦帆,甘宁!”

    走上台后,甘宁深呼吸口气,双手抱拳,朗声说道。

    “黄巾,裴元绍!”

    裴元绍见甘宁自报家门,也没有在意,把自己黄巾贼身份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抡起手的狼牙棒,瓮声瓮气道:“请!”

    “请!”甘宁也是大喝声,然后揉身而上,带着横江刀冲向了裴元绍。

    “横江刀!”

    甘宁低喝声,手的横江刀由下往上抡起,然后自上而下,如同道天河落下,道银芒闪过,横江刀刀刃与狼牙棒碰撞在起。

    “铛!”

    金铁交击,双方各退步,眼眸都露出凛冽的战意。

    “嘿喝……”

    裴元绍大声低吼,似野兽狂啸,充斥着狂野的霸道气息。他抡起手的狼牙棒砸向了甘宁,狼牙棒每次砸下,都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凶猛险恶。

    “铛…铛…铛……”

    横江刀与狼牙棒,不停地撞击。

    与此同时,裴元绍步步紧追,而甘宁却连连后退。

    这幕,落在赵云、王灿眼全然是两种不同的神情,王灿面带微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好似本就是应该如此般,而赵云则是面带诧色,眼带着浓浓的疑惑,以赵云的眼光看来,裴元绍肯定不是甘宁的对手。

    然而,现在的幕,却是裴元绍占尽上风,甘宁岌岌可危。

    如此情况,当真是怪异无比。

    赵云偏头瞟了王灿眼,见王灿露出灿烂的笑容,更是心充满了疑惑,因为甘宁是王灿捧上来的人,如今甘宁败象已现,王灿却如此高兴,他心忖度道:莫非,这是主公的安排……

    念及此处,赵云心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此时,演武台上,甘宁披头散,脸苍白之色,单膝跪在地上,拄着横江刀,颓废不堪,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站起身来,拱手道:“我认输!”

    “哦…哦……赢了…赢了……”

    校场,破军营士兵见甘宁认输之后,纷纷大声吼叫,眼充斥着兴奋的神情。

    裴元绍脸得意,也没有考虑战斗的过程,只想着战胜了甘宁,终于找回了面子。不过裴元绍也没有咄咄逼人,而是谦虚的说道:“兴霸,承让了!”

    句谦和的话,却让甘宁哽骨在喉,好似喉咙间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般。

    他回头望了眼王灿,见王灿朝他点头微笑,甘宁心松。

    有王灿支持,足矣!

    ps:三更完成,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