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收服甘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主公,有什么重要事情么?”赵云神色凝重,急忙问道。≧ ≯≯ <.<<1ZW.

    王灿点点头,说道:“子龙,你枪术精湛,武艺绝伦,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也知晓他们两人明日都是准备要挑战你的,我希望你能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而不是双方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你可能做到?”

    赵云闻言,愣了愣,旋即说道:“主公,若仅仅是周仓人,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可是裴元绍此人,性子有些睚眦必报,云不知道能否折服他?”

    “尽力而为吧!”

    王灿笑了笑,说道:“还有件事情,是关于你的任职安排,这事情我就提前告诉你了。我初到汉,麾下没有支精锐军队,便让周仓、裴元绍组建了‘破军营’。可以说,‘破军营’是二人辛辛苦苦拉起来的,其凝聚了二人的心血……”

    “我给你的安排,就是破军营领。”

    “因为你要统帅破军营,先就要击败两人,同时让二人输的心服口服。”

    “为了给你造势,我也会让四百破军营在校场观看你和周仓、裴元绍的争斗,希望你击败裴元绍、周仓的时候,也能收服四百破军营士兵的心,这样你才能够顺利的掌握破军营,而不会被掣肘。”

    “支军队,需要的是强者,是武力强大的人。”王灿眼精光闪烁,说道:“裴元绍、周仓二人虽然忠心耿耿,也尽心尽职的训练士兵,但是他们的能力也只能使破军营到达现在的地步,破军营想要更加精锐,就必须要更加厉害的人统帅,这才能让破军营走得更远,力量更加强大。因此,子龙多多费心了。”

    赵云闻言之后,神色喜,眼闪过抹激动。

    重用,这绝对是重用了。

    王灿将嫡系军队交给他带领,已经是莫大的信任了。赵云心激动无比,他朝王灿揖了礼,掷地有声的说道:“主公放心,云定不负主公厚望。”

    至于裴元绍、周仓的安排,赵云也没有询问。

    两人的安排,属于王灿的事情,不是赵云份内的事情,赵云便没有继续询问了。

    顿了顿,赵云又说道:“主公,云还有事禀报,还请主公降罪。”

    王灿愣,不明白赵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王灿还是大手挥,豪爽的说道:“子龙,你我之间,但说无妨。”

    赵云尴尬的说道:“主公,家师童渊与王剑师乃是莫逆之交,云也是王剑师的晚辈,这件事情没有禀报主公,还请主公降罪。”

    王灿哈哈大笑,说道:“你和子武的事情,这是你自己的私事,我凭什么干预?说与不说都是你的自由……嗯,既然子武是童老前辈的知交好友,今日演武的时候,子武也在场,也见到了你,怎么没有认出你呢?”

    赵云笑说道:“主公,云是老师的关门弟子,老师虽然与王剑师相交莫逆,但是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相见了,王剑师尚且还不知道云的事情,也是正常的事情。而且,云还没有与王剑师相认呢。”

    “哈哈哈……没想到子武与童老前辈还有这层关系,好,好……”

    王灿拍掌大笑,眼露出无限的欣喜。

    赵云听了王灿的话,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不明白王灿知道了他和王越的关系之后,为什么这么高兴?

    正当王灿和赵云交谈的时候,英雄楼二楼,甲子号房。

    甘宁、小、以及身穿麻布衣袍的人,三人相对而坐,小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甘宁见小如此,笑问道:“小,看你脸沉重的模样,又打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

    小叹息声,说道:“老大,我刚刚在楼上走过的时候,你猜我碰到了什么人?”

    “狗屁人物?你小子碰到了什么人,和老子什么关系,赶紧说,不准在老子面前卖关子。”甘宁嘿嘿笑了笑,说道:“你小子,难道是皮痒了,想找抽了。”

    小听了之后,脸色苦,身体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小连忙道:“老大,别,别,我这就说,我这就说……刚刚我在楼上走过的时候,看见太守大人了,我听见他说去那个‘子龙’的房间了,那被称作子龙的人,不就是坐在太守大人声旁的赵云么,老大,你遇到劲敌了。”

    甘宁听见之后,面色顿时变。

    旋即,甘宁的神色又恢复了过来,说道:“小,从今日的事情看来,太守大人是非常看重我的,我们锦帆贼也能在汉立足了。”

    小贼溜溜双眼转,说道:“老大,您说太守大人不先来咱们这里,是不是因为咱们是锦帆贼?因此我们的身份,太守大人心有了偏见呀?要知道,老大的武艺不低于赵云,然而太守大人却先去了赵云的住处,由此可见,老大明日定要打出咱锦帆贼的威风。”

    “诶……”

    甘宁长叹声,说道:“有什么办法呢?咱们锦帆贼的名声早就已经落下了……算了,不用考虑这些事情了,明日好好战斗,至少不能落了下风。”

    语气,甘宁透出股悔意。

    年少轻狂的时候,任性妄为,肆意大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想法自然也就不同。

    贼!锦帆贼!

    虽然锦帆贼三个字闻者丧胆,所到之处无人敢挡,但是也酿成了无数的苦果,锦帆贼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是避之不及,而朝廷的官员则是七分畏惧,三分鄙夷,这让甘宁心也是苦恼不已。

    就在这时,屋子外,砰砰的响声传来。

    小听了之后,神色警惕,呵斥道:“谁?”

    “是我,王灿!”屋子外,传来王灿洪亮的声音。

    “王灿?”甘宁听了之后,愣了愣,但旋即又反应过来,王灿不就是汉太守么?他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疾步跑到门口,打开房门,脸的激动,问道:“王太守,屋里请,屋里请……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您有什么事情么?”

    王灿进屋坐了下来,然后说道:“说有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事情……嗯,我刚刚在屋子外,听见澳门永利娱乐我对你们锦帆贼有偏见了。”

    甘宁闻言,脸色顿时变。

    他瞪了小眼,然后笑着赔罪道:“王太守,小也是担忧锦帆贼的名声不好,所以才会先入为主,望王太守恕罪。”

    王灿闻言笑,摆手道:“恕罪?小本就没有罪,哪来罪可恕?”

    甘宁闻言,顿时长舒口气,拜谢道:“大人仁德,宁代替小谢过大人。”

    王灿摇头说道:“深夜找你,是想给你说些事情。不过你心有了疙瘩,就先说说你是锦帆贼的事情。锦帆贼,在我看来,不过是个名声罢了,被称作锦帆贼并不可耻……兴霸可能不知道,我也曾经是汝南的黄巾贼,也被成为贼。但是,我现在不也成了汉太守,而且也成了蔡邕蔡大家的弟子。”

    “个人,不能因为过去做错了事情,便自暴自弃。”

    “弱者,才会拘泥于个‘贼’的称呼,兴霸武艺出众,又有才能,为什么要拘泥于个‘锦帆贼’的名号,而斤斤计较的。今日之人,闻锦帆贼而色变;他日,我希望世人闻锦帆贼之名,露出钦佩羡慕之色,不是现在的闻之色变。”

    王灿说话掷地有声,大声说道:“人,不能有傲气,但是不能没有傲骨,不能因为锦帆贼三个字,便对所有的人有了偏见,要放开心胸,努力拼搏。常言道:老当益壮,宁移白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现在的困境,更加应该是你们努力的动力……努力奋斗,不要堕了自己的志向。”

    甘宁闻言,心升起无限的钦佩之情。

    王灿居然也曾经是黄巾贼,王灿能改变自己,能拜蔡邕为师,他甘宁也能改变自己。

    扑通声,甘宁跪在地上,拜道:“锦帆贼甘宁,拜见主公,望主公接纳。”

    王灿笑了笑,伸手扶起甘宁,说道:“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了自己的身本领,明日战,希望兴霸能够打出锦帆贼的威风,让汉之人,皆闻锦帆贼之名。”

    “诺!”甘宁大声应道。

    王灿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说道:“夜已经深了,好生休息。”

    说完之后,王灿便离开了。

    ps:三更完成,近三千字章节,求收藏…鲜花……冲榜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