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王灿的手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巴郡甘宁在此,谁敢战!”

    “巴郡甘宁在此,谁敢战!”

    ……

    甘宁眉头扬,目光扫视了下方的武者眼,那些被甘宁目光扫到的武者纷纷回避,不愿意正视甘宁的目光,生怕被甘宁点名挑战。≧ ≤.≤﹤1≦Z≦W≤.<更有甚者,围绕在演武台最里层的武者更是飞快的往后退去,不愿意站在前方。

    “哎呀,你不是锦帆贼甘宁,甘兴霸么?”

    “啊,居然是锦帆贼!”

    “诶,真的是锦帆贼呀!”

    ……

    人群,不知何时,关于甘宁是锦帆贼的事情传递了开来。

    顿时,寂静的人群便嘈杂了起来,众武者伸出手指向甘宁,指指点点,眼透出恐惧的神情,但是眼眸,更多的是鄙视、不屑的眼神,面对着这样的场景,甘宁心顿时感觉到阵刺痛。

    锦帆贼,就这么可恨么?

    “锦帆贼,滚出去!”

    “锦帆贼,滚下来!”

    ……

    不知是谁率先起哄,然后演武台周围的武者纷纷对甘宁进行口诛笔伐,恨不得立刻让甘宁滚蛋,不想让甘宁继续呆在演武台上。但是,这些大吼的人眼露出的全是嫉妒、恐惧的神色,分明不是因为甘宁锦帆贼的身份,而是因为甘宁太过凶猛而产生的嫉妒和恐惧。

    人群边缘处,个身穿麻布衣袍的人神色紧绷着,咬紧牙齿,愤愤的朝旁边的人说道:“小,看吧,我就让老大不来参加演武,你小子偏偏撺掇老大参加什么狗屁演武,现在好了,这些人都嫉妒老大的能耐,恨不得老大灰溜溜的离开,你说,现在怎么办?”

    小长得贼眉鼠眼,很猥琐。

    他摇头说道:“怕什么,没见老大没有任何反应么,看老大怎么处理。”

    麻布衣袍的人哼了声,目光转,望向甘宁。

    此时甘宁黝黑的面颊也是涨得通红,双眸透出无限的愤怒,他目光如刀,冰冷的目光掠过下面大声吼叫的武者,大喝道:“让老子滚蛋?放狗屁!告示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此次演武,不论出身,凡我大汉子民,皆可参与。”

    “我甘兴霸堂堂男子汉,也是大汉子民,你们能参与,老子为什么不能参与,谁若是有意见,上台来与老子大战三百回合。”

    “打败老子,老子就离开。”

    “被老子打败了,嘿嘿,你们就去见阎王吧。”

    话语,甘宁露出无限的嚣张,那张狂不可世的神情使得周围吆喝的武者安静了下来,锦帆贼之名如雷贯耳,谁敢去撸甘宁的虎须,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

    这时候,阅兵台上端坐的王灿站了起来。

    顿时,演武台周围的武者又开始讨论了起来。

    有的人议论着王灿会驱逐甘宁;有的人议论着王灿会痛斥甘宁;有的人议论着王灿会安抚甘宁……诸此种种,但是大多数的人都不看好甘宁,毕竟锦帆贼甘宁的名声太差了。

    王灿走下阅兵台,直奔甘宁而去。

    甘宁横江刀拄在擂台上,见王灿大步走来,浓眉紧皱,眼带着四分期盼,三分忐忑,三分不安。

    待王灿走上了擂台,甘宁头扬,大声道:“王太守,你要赶我走么?”

    语气咄咄逼人,但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如同头受伤的刺猬,蜷缩着身体保护着自己。王灿听了甘宁的话,摇了摇头,紧绷的脸上反而是露出丝欣赏,伸手抓住甘宁的手腕,大声问道:“兴霸大才,尚且畏惧流言蜚语乎?”

    句话,说得甘宁面红耳燥。

    但是,王灿又继续说道:“兴霸,随我上来。”

    说完之后,王灿便拽着甘宁走上了阅兵台,让甘宁坐在赵云身旁,然后王灿又端起酒壶,替甘宁斟满了樽酒,说道:“兴霸,这杯酒,为你压惊!”

    甘宁此时脸色涨红,端起酒樽饮而尽。

    他深呼吸口气,然后大声道:“多谢大人,甘宁感激不敬。”

    语气,包含着浓浓的感激之情,甘宁眼眶通红,凛冽的目光望了眼目瞪口呆,张大了嘴的武者,嘴角勾起抹笑容。不管周围嘲笑他的武者如何?但是王灿能够如此对待他,这已经足以是让甘宁死心塌地的跟着王灿。

    有的人,好名声!

    有的人,喜钱财!

    有的人,惜性命!

    而甘宁却不在这些当,他名声败坏,是人人惧怕的锦帆贼;他挥金如土,对麾下的儿郎非常优厚;他亡命天下,早已经将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个锦帆贼,已经不是名声、钱财、性命能够约束的人。

    但是,甘宁需要认可他的人。

    个真正的能够不介意他锦帆贼的身份,能够真正不用有色眼光看他的人。

    毫无疑问,王灿是这样的人。

    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甘宁便是为了王灿这样的句话,便已经是对王灿心悦诚服,愿意成为王灿的下属。人群边缘,小脸笑容,得意的望着身旁身穿麻布衣袍的人,笑道:“看吧,老大得到重用了。”

    身穿麻布衣袍的人尴尬的笑了笑,脸上却充满兴奋。

    锦帆贼?甘宁成了王灿的下属之后,可就不是锦帆贼了……

    王灿左侧,赵云目光瞥了甘宁和王灿眼,心暗叹王灿会收买人心。

    句话,杯酒,就收买了个武艺绝伦的大将之才。

    不过,赵云心对王灿的所作所为,还是由衷的佩服,他可是亲眼看见王灿听了甘宁锦帆贼的身份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露出丝毫鄙夷的神情,而且王灿当即站起身,直接朝演武台上的甘宁走去,拉着甘宁就走到了阅兵台。

    这样的人,让赵云都为之钦佩。

    不过,赵云却是不明白王灿早就知道甘宁的大名罢了。

    或许这次留在汉,参加演武是非常正确的决定吧!赵云心如是的想道。

    时间逐渐的流逝,拼斗仍旧继续,除了第座演武台、第七座演武台,其他六座演武台仍旧热火朝天,血雨腥风。天色渐晚,落日的余晖使得天际片血红,好似预兆着这次演武血腥无比样。

    此时,六座演武台,都已经挑选出了最后的获胜者。

    第二座演武台上,巴峻最终还是站在了演武台上,成了最后的获胜者。因为这厮极为狡猾,旦不敌,便认输下台,待恢复了体力之后,又拎着武器上去挑战。到最后,死在巴峻手的人不下数十人,以至于最后几乎人愿意去挑战巴峻了。

    除去巴峻以巧取胜,其他五座演武台上的人都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没有人似巴峻样挑战会儿,然后又休息会儿,其他五座演武台的人都是靠着股子拼劲儿获胜的,因此这五个人目光望向巴峻的时候,眼都露出丝鄙夷之色,不愿意接近巴峻。

    但是,巴峻却不理这五个人。

    笑到最后,就是他能力出众的最好证明。

    ps:第更,提前放出……又是周啦,求鲜花冲榜了,第天非常重要,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小东,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