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锦帆贼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脸色沉,当即喝斥道:“子龙枪术精湛,武艺绝伦,是我好不容易邀请到的,你们两人如此莽撞无礼,成何体统,赶紧退下。≧ ≯≥ ≤.≦﹤1≤Z﹤W.”

    周仓、裴元绍亮出武器,已经是非常莽撞无礼的事情。

    不过王灿也明白两人是番好意,故而只是淡淡的训斥了番,也没有过多的计较。

    周仓听见王灿的话,身体微微颤,顿时明白了王灿话语的意思。

    他手的金背大刀嚓咔声入鞘,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站立着。裴元绍则是脸疑惑的神情,浓密的眉毛扬起,眼带着不解之色,眼见就要对战赵云了,周黑子怎么突然退缩了?这时候,能当缩头乌龟么?

    但是,不甘也只能是窝在心。

    裴元绍可不敢触王灿的眉头,紧跟着周仓,也退了回去。

    周仓心是真的明白了王灿话语的意思,赵云能够参加这次演武,是王灿花了大功夫的,不能让周仓、裴元绍两人给搅和了。即使如此,周仓心还是忍不住叹息声,因为赵云刚刚的表现太令人失望了,拎着武器上擂台的时候彬彬有礼,副儒雅谦恭的模样,但是现在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变化也……想到这里,周仓心顿,难道这其……

    念及此处,周仓目光转,又打量了赵云眼。

    殊不知,赵云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两人四目相对,停顿了片刻,然后相视笑。

    肯定是这样,不,是定是这样……周仓冷冰冰的脸露出了璀璨的笑容,心的怒气也随之而散。

    王灿望见这样的幕,心也是笑。可以说,刚刚周仓的表现王灿是非常满意的,有个死忠的将领,只能说是王灿的福气。不过,王灿心虽然得意,但是对招揽赵云的事情,心还是暗道不能太过得意,要小心谨慎,不能在关键的时刻功亏篑。

    王灿左侧,荀攸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他淡淡笑,然后朝王灿点了点头。

    至于唯郁闷的人,无疑是裴元绍了,这厮望见周仓、赵云相视笑,心打起了鼓,仍旧没有弄明白赵云、周仓之间,怎么突然间笑泯恩仇了……

    此时,其他七座演武台,擂台之上,战况是如火如荼,充斥着血腥。

    第二座演武台,个手持三尖刃的汉子颤颤巍巍的站在台上,这汉子浑身上下沾满了鲜血,件麻布衣袍被割裂成条条,透过这些缝隙,依稀可以看到汉子古铜色的肌肤上,丝丝血珠渗透出来,将麻布衣袍侵染得片血红。

    “我来战你!”

    这时候,个手持柄巨斧的精壮汉子冲了上来,他冲上台后,手巨斧横,作出防御的动作,然后才说道:“汉,林武,前来讨教。”

    手持三尖刃的汉子也是大声道:“汉,巴峻!”

    “请!”林武右手拎着巨斧,然手说道。

    巴峻摇了摇头,笑说道:“我认输!”

    说完之后,巴峻便拎着手的三尖刃,径自走下了演武台。虽然周围的武者见巴峻直接认输,都是唏嘘讽刺,没有个出言安慰的,但是巴峻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作壁上观,等候着其他的人上去挑战林武。

    如此来,第二座演武台便又陷入了血战当。

    第三座演武台,没有个人认输,全都是死战到底的勇士。具又具的尸体躺在了演武台边缘,猩红的鲜血已经将演武台沾染的片血红,若是胆小之人,看到擂台上的血红之色,都是心惊胆颤,惧怕不已。

    第四、第五、第六、第座演武台,皆是如此。

    所有的人都是奋不顾身,即使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也是不愿意认输下台,都选择了死战到底,没有人愿意似巴峻样做缩头乌龟,主动认输的人。

    不过,第七座演武台上却出现了个衣着奇特的壮汉。

    第眼望去,壮汉腰间携弓带箭,乌黑浓密的髻之上插着支鸟羽,腰间缠绕着条黑色铁链,铁链之上挂着只铃铛。

    仔细打量,壮汉长得极为精壮,大冬天的竟然只穿了件单衣,赤裸着膀子,手领着柄长刀。往上看去,壮汉长得浓眉大眼,双虎目精光闪烁,鼻梁高挺,颌下虬髯浓密,行走间,股桀骜不驯的气息从壮汉身上散开来,端的是剽悍无比。

    走动间,壮汉手的长刀叮叮作响。

    那长刀与般的窄身、直刃、环长刀不同,刀身略显宽大,刀刃微微的弯曲着,刀长七尺,刀背非常厚,而且刀背上穿有九个铁环,长刀挥动的时候,叮叮叮的声音从刀背上传来,能够扰人心神。

    壮汉握住长刀刀柄,刀尖向下,朝站在台上的人拱了拱手,大声说道:“巴郡,甘宁;兵器:横江刀!”

    擂台上的人听见甘宁的名字后,冷哼声,道:“汉,柳风;兵器:刀。”

    念到自己兵器的时候,柳风都觉得以前没有给自己的兵器取个好名字,太丢份了。他还礼之后,便摆手大声道:“请!”

    “请!”甘宁抡起横江刀,长刀挥动,顿时叮叮的声响自刀背上传来。虽然甘宁说了声请,但甘宁仍旧是站在原地,动不动,手的七尺横江刀封在胸前,摆出副你不出手,我也不说出刀的模样。

    “杀!”

    柳风站在甘宁对面,感觉甘宁好似条毒蛇般凶猛冷厉,随时都可能起致命击,因此抡起手的钢刀便冲了过去。

    甘宁见钢刀劈来,诡异笑,手的横江刀瞬间向前推去。

    顿时,股巨大的力量自钢刀之上传递出来,虽然横江刀的度不快,但是却能够感觉到横江刀朝柳风钢刀削去的时候,股轻微的嘶啸声自横江刀刀刃上传递出来,这是刀刃划破空气,出的刺耳声。

    这么慢的度,却能做到这种地步。

    当真是骇人听闻,厉害无比。

    “铛!”

    霎时,横江刀与钢刀碰撞,出金铁交击的碰撞声,但是这瞬间,股巨大的力量从横江刀刀刃上迸出来,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柳风手的钢刀磕飞了,而柳风也是感觉到股巨大的力量从双臂上传过过来,使得五内俱焚,哇的口鲜血吐了出来,柳风脚下软,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虎口流血,模样惨淡无比。

    “嘶…嘶……”

    “好厉害,好厉害!”

    “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竟如此厉害!”

    擂台周围,观看的武者窃窃私语,讨论着甘宁的事情。甘宁却充耳不闻,目光落在柳风身上,问道:“你可愿认输?”

    “认输,我认输!”柳风连连点头,灰溜溜的下了擂台。

    甘宁招便解决了他,这样的实力已经不是柳风能够抗衡的了,若是还呆在擂台上不是找死么?下方的人看见柳风灰溜溜的下来了,顿时又是阵窃窃私语,不过却没有讥讽柳风的,因为柳风也是连续五战五胜,而现在居然招不敌,如此情况,使得围观的武者都是心颤。

    阅兵台上,赵云双虎目精光闪烁,目光望向甘宁,露出丝兴奋的神色。

    而王灿也是摩挲着双手,眼闪烁着炙热的眼神,目光落在甘宁身上透出无限的欢喜,这次演武,可是真的值了。

    甘宁,甘兴霸。

    如此人物,居然参加演武了。

    ps: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嗯,定要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