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尴尬的气氛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赵云枪挑了壮汉,直接使得周围的武者哑口无言,不敢上去挑战。≯ ≯ ≤.1ZW.

    王灿端坐在阅兵台上,脸上露出丝得意的神情,朝旁边的荀攸问道:“公达,这个赵云如何?可堪造就?”

    荀攸抚了抚颌下短须,沉默了片刻,最后摇了摇头瓢冷水泼了下来,淡淡的道:“主公,单从武艺来看,赵云的能耐不亚于周仓、裴元绍,确实是个人才,值得主公招揽。不过,若是想要单独统帅军,可不单单需要身好武艺,还需要颗灵动思变的脑袋才行,这才是大将之才。”

    王灿白眼翻,瞅了荀攸眼,暗道荀攸什么眼神?

    赵云的能耐,可不仅仅是武艺绝伦,领兵征战也是相当厉害的。

    不过王灿也不辩驳,笑着说道:“公达,我可是相信赵云不仅武艺绝伦,也是领兵征战的大将之才……嗯,今后有的是机会,公达拭目以待吧!”

    荀攸笑说道:“主公,攸就拭目以待了。”

    两人相视望,顿时大笑了起来,两人的目光转,落在了赵云所在的擂台之上。此时,赵云杆龙胆亮银枪立在身前,整个人好似尊天神般,站在擂台上威风凛凛,战意逼人。赵云那充斥着战意的眸光掠过擂台下方的武者的时候,被赵云的目光凝视的人纷纷躲避开来,不敢正视赵云。

    等了许久,台下依旧没有人敢上去挑战赵云。

    王灿见此情况,嘿嘿笑了笑,吩咐道:“裴元绍,你去请赵云上阅兵台。”

    “诺!”裴元绍恭敬的回应道,然后转身飞快的朝赵云所在的擂台走去。

    不知道是否因为周仓的席话,激起了裴元绍心的野性,使得裴元绍心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战意。走到赵云身边的时候,裴元绍虎目圆睁,黝黑的面颊涨得通红,颌下虬髯如钢针竖立,给人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主公请你上阅兵台。”

    裴元绍的句话,简单,明了,却充满了火药味。

    尤其是双虎目精光闪烁,目光望着赵云,眼充斥着挑衅的眼神,好似在说我定会战胜你,将你击败样。

    只是赵云听了裴元绍句话之后,淡淡笑道:“多谢了。”

    说完之后,赵云便没有搭理裴元绍了,伸手把抓起龙胆亮银枪,大步朝阅兵台上走去。王灿望见赵云走上台来,脸上布满了喜色,他猛地站起身来,迎向了赵云,待走到赵云跟前,笑说道:“子龙,请!”

    说完之后,王灿便将赵云迎到了原本是郭嘉坐的位置。

    因为郭嘉提前离场了,所以王灿右侧依旧空着。

    “多谢王太守!”

    赵云也不推辞,走到王灿右侧,撩衣袍坐了下来,同时将手的龙胆亮银枪搁置在身旁,然后目不斜视,望着下方仍在比武的七个擂台。虽说下方比武依旧激烈血腥,然而赵云眼却露出不屑的神情。

    王灿见赵云落座之后,端起酒壶给赵云斟上了樽酒,笑说道:“子龙,这杯庆贺子龙战而胜!”

    赵云点点头表示谢意,然后端起酒樽,仰头饮而尽。

    不过,赵云喝酒的时候,脸上露出的神情极为张狂,好似他是第座演武台的胜者,王灿给他斟酒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相当无礼。

    若是不了解赵云,王灿或许会觉得赵云肤浅。

    但王灿却明白赵云这么做肯定是心存试探之意,因此笑而过,没有任何的不满。

    君择臣,臣亦择君。

    这样简单的道理,古已有之。

    王灿对赵云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而且王灿和赵云对饮的时候,也可以看出赵云不是个狂妄自大的人,此时赵云作出这样幅模样,无非是想要看看王灿能否有容人之量。因此,王灿非但没有任何怒意,反而是乐意为赵云斟酒。

    王灿不在意,不表示跟随王灿的人不在意。

    坐在旁边的荀攸面露沉思之色,而周仓、裴元绍却是钢牙咬紧,脖子上青筋暴起,双目喷射出熊熊怒火,好似要将赵云吞没样。

    “铿锵……”

    周仓腰间金背大刀猛地出鞘,刀尖指着赵云,喝斥道:“赵子龙,你虽然武艺高强,枪术出众,但说到底,也就是布衣之身……主公堂堂汉太守,又是蔡邕蔡大家的弟子,名门高徒,你何德何能能够让主公为你斟酒……即是如此也就罢了,主公为你斟酒,你不思感恩,反而是自以为是,当真是眼无人么?”

    “周仓在此,你可敢战!”

    周仓投奔王灿,便打定了跟随王灿的念头。

    此时,赵云的行为已经刺激到了周仓,使得周仓必须要站出来。俗话说君忧臣劳,君辱臣死,赵云对王灿神色不恭,已经越过了周仓心的底线。王灿从个黄巾贼兵,转而成为汝南黄巾领,然后入洛阳,拜蔡邕为师,又被皇帝敕封为汉太守,最后入汉,杀苏固,斩苏志……

    这切的切,都让周仓敬佩不已。

    或者说,这已经不是钦佩那么简单了,而是带着种崇拜。

    是的,随着王灿不断地前进,周仓心已经将王灿奉若神灵了。

    赵云极端无礼的番动作、神情,使得周仓铿锵声将先前入鞘的金背大刀拔出,锋利尖锐的刀尖指着赵云,大声呵斥着。

    裴元绍听了周仓的话,也站出来喝道:“赵子龙,裴元绍在此,可敢应战?”

    哐当声,裴元绍手的狼牙棒砸在阅兵台上,顿时使得阅兵台阵震荡。

    裴元绍不似周仓神情愤怒,他的目光望见赵云,眼迸射出抹嫉妒。王灿曾今是个小小的黄巾贼的时候,裴元绍、周仓二人就跟随王灿征战……到如今,裴元绍都还没有享受到王灿亲自斟酒的待遇,而赵云刚刚参加演武获胜的人,居然得到了这般优厚的待遇,可赵云却露出如此无礼的神情,深深地刺激到了裴元绍的心。

    战斗!

    裴元绍需要战斗来证明自己,他甚至恨不得棒将赵云砸得稀烂。

    赵云见周仓和裴元绍前后站出来,尤其是周仓话语透露出来的愤怒,让赵云眼闪过丝欣赏。君辱臣死,王灿能够有这般死心塌地的战将,当真是人生大幸事。不过,这丝神情闪而逝,转而是淡淡的冷漠之意,道:“你们两人要挑战我么?不急,不急,等其余七个获胜的人挑选出来之后,我会挑战你们的,亦或者你们二人起上,我也不介意。”

    挑衅,这才是赤裸裸的挑衅。

    周仓咬紧钢牙,目光望向王灿,只要王灿点点头,周仓便要冲上前去,斩杀赵云。

    裴元绍目光望向赵云,眼也是闪烁着屈辱的神色。

    眼前这个男人,太嚣张了,太狂妄了……不过裴元绍也没有冲动,也不敢冲动,他望了周仓眼,见周仓等着王灿下令,因此也把目光投向王灿,等待着王灿的决定。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