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告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赵云惊呼两声,脸上露出极为惊愕的神情,连忙问道:“老先生,这其可有什么缘故么?个黄巾贼?个海内大儒?王灿想要成为蔡邕的弟子,若非是王灿与蔡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恐怕以蔡邕海内大儒的身份,是绝不可能收王灿为弟子的。≥> ≤.<≦1<ZW.”

    王越闻言,直说了句话:“蔡邕的女儿蔡琰也在新太守汉,两人长久相处在起,将来会生什么事情,你应该明白的吧。”

    赵云脑轰的声,片空白。

    这王灿也太厉害了吧?不仅是蔡邕的弟子,将来更可能是女婿。

    个黄巾贼,能做到这两件事情,赵云都感到不可思议。

    王越说了点关于蔡邕和王灿的事情,便没有继续说了,毕竟王灿拜蔡邕为师的事情他也不清楚,不过弄不清楚也不要紧,就当作是件未知的事情了。

    反正赵云也是懵懵懂懂的,这样还能使得王灿在赵云眼变得神秘起来。

    赵云见王越默不作声,没有说话,他眉头微蹙,心多了丝疑惑。

    心思转,赵云又问道:“老先生,您给我说说王灿曾经做过的些事情吧,他能够从黄巾贼变成牧守方的太守,想必做下的事情也是相当的惊人。”

    王越闻言,沉默了片刻,说了句无关的话:“太守么?嗯,是个前途无量的人。”

    “何谓前途无量?”

    赵云步步紧逼,急忙出声询问。

    王越笑说道:“看你也是聪慧之人,难道不明白个黄巾贼想要成为朝廷的方太守是多么的艰难,况且这个太守还是大儒蔡邕的弟子,这就更加值得人推敲了。个没有能力的人,成为汝南黄巾领?个没有能力的人,能被蔡邕收为门下弟子?个没有能力的人,能够杀死盘踞汉多年的太守苏固?个没有能力的人,能够将南郑大族玩弄于鼓掌之,然后杀掉南郑方家族长方鞠?”

    “这样个人,难道不能称之为前途无量么?”

    “诸此种种事情,若是没有足够的能力、手段、城府,想要完成这些事情都是相当有难度的,就拿成为太守这件事情来说,王灿身为汝南黄巾贼领,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朝廷官员杀掉,成为其他人手的功劳、垫脚石……”

    王越侃侃而谈,把王灿的事情简略的说了遍。

    赵云听了王越的话之后,顿时陷入了沉思当。

    沉默了许久,赵云又问道:“老先生,王灿待人处事如何呢?”

    王越闻言皱眉,顿时愣住了,他思虑良久,才说道:“恩威并施,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赏罚分明,个相当优秀的太守。”

    赵云听了之后,便再没有继续问话了。

    顿了顿,赵云站起身来,朝王越恭敬的行了礼,然后说道:“感谢老先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赵云多谢了。”

    王越点了点头,便起身离开了。

    说了这么多事情,足够赵云做出决断了。

    屋子,只剩下赵云人,独自静坐着,仔细考虑着王灿的事情……

    ##########

    南郑城,南门。

    个士兵飞快的跑到城脚下,贴了张告示。

    告示张贴出来,顿时吸引了无数的百姓,百姓蜂拥而至,顿时将城门处的告示围得水泄不通,望着城墙上的告示,百姓眼都露出丝好奇。

    “快念,快念,快念……”

    “写的什么呀,出了什么事情?”

    “让让,让让……”

    “不要挤,不要挤……”

    群百姓,乱成团,都想要知道城墙上刚刚贴出来的告示上写了些什么内容,因为大多数的百姓都是大字不识个,只能是听张贴告示的士兵念出来,因此拼命的往里面挤去,想要听得见告示上说了些什么。

    “安静,安静……”

    墙角下,士兵大声吼道。

    顿时,周围的百姓都平静了下来,无论是站在里侧、外侧的百姓都口不做声,等待着刚刚士兵宣读告示上的内容。

    “汉太守布告四方豪杰,今天下不宁,乱贼四起,特招募精壮骁勇之士,扩充军士,保家卫国,镇守方。同时,颁布演武令,于城东校场,布下演武台,凡有意者,皆可到城东校场报名参与,参加之人,只要自认为勇武剽悍,武艺出众,皆可参与,若有能力从众人当脱颖而出者,便可以挑战军校尉周仓、裴元绍。”

    “凡能够战胜周仓、裴元绍者,都将被授予军将领职务,官职皆不低于校尉,次者封偏将军,能力出众者可封将军。”

    “招募之人,不论出身,凡我大汉子民,皆可参与。”

    士兵念完了演武令的内容,眼也闪过丝炙热。

    告示说得清清楚楚,只要能够战胜周仓、裴元绍,至少可以被任命为偏将军,更有甚者可以封为将军。

    诱*惑,赤*裸*裸的诱惑。

    将军!

    这简直是天大的馅饼,所有的百姓听了告示上宣布的事情,都热血沸腾了起来,胡须花白的老者跑回家告诉家人,而身体强壮,觉得有点能力的人则飞快的朝城东校场跑去……时间,原本人潮人海的场景,竟然下出现了诺大的空地,空旷的城脚下,只剩下个身穿白衣的青年,以及些后续过来观看告示的百姓。

    “演武令,演武令。”

    白衣青年念叨了两声,脸上露出抹璀璨的笑容,然后转身朝城东去了……

    城东,校场。

    周仓、裴元绍二人身穿身黑色甲胄,腰间都悬挂着柄战刀,不过裴元绍的狼牙棒却是扛在肩上,锋利尖锐的狼牙刺在阳光下,透射出抹抹冰冷的光芒。

    “周黑子,主公颁布演武令,你怎么看?”

    裴元绍黝黑的脸紧绷着,似冰山般充满了冷意。

    周仓闻言,身体顿,霎时停了下来,目光如刀般落在了裴元绍身上,沉声问道:“老裴,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认为主公会舍弃我们,另觅其他将领?”

    裴元绍嘿嘿笑,道:“演武令都已经颁布了,而且说得清清楚楚,只要战胜了我们,就能够被封为将军,我们两人都不过是校尉,然而刚刚归顺主公的人就已经爬到了我们两人的头上,嘿嘿,难道你心没有想法?”

    周仓冷哼声,道:“老裴,平素里看你闷声闷气的,如今看来,你也不傻嘛。”

    裴元绍昂起脑袋,说道:“我老裴本就不傻,只是你不这么认为罢了。”

    周仓却冷冷笑,呵斥道:“我原以为你是不傻的,但现在看来,你却非常的傻,傻的可怜。主公不是常人,是要做番大事业的人,你以为就你的三脚猫功夫能够帮助主公打天下,太天真了。这天下间比我们厉害的人比比皆是……与其想着怎么稳住自己的官位,不如好好地想想怎么增加实力,好在军站稳脚跟。”

    “实力,决定切。”

    “你也是沙场老将了,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周仓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摇了摇头,便大踏步走开了。

    裴元绍站在原地,动不动,憨厚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双虎目不停地转动,眼闪烁着道道精光。

    ps:第二更,继续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