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赵云的想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赵云听了王灿的话,心咯噔下,王灿还是忍不住了么?

    招揽!饶了这么长时间,还是绕回来了。  <.≤﹤1ZW.

    本以为王灿会识趣的不提招揽的事情,看来终究还是要问个清楚啊。赵云英俊的面庞上的红晕逐渐消退,热络的神情也缓缓的消逝是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冷不热的神情。他的目光瞟了王灿眼,说道:“为先,你我汉想见,也是缘分场,喝酒,喝酒!”

    第次相见,赵云相信是缘分。

    这次?赵云可不相信,不过赵云也不介意,毕竟王灿没有其他想法。说话的时候,赵云还是给王灿留了足够的面子。

    王灿闻言,却脸色大变。

    以王灿的眼力,顿时看出了赵云神色以及语气的变化。

    王灿的本意是询问赵云入伍从军的情况,却让赵云误以为王灿要抛出橄榄枝招揽他,使得赵云心不愉快。王灿明白这件事情需要解释清楚,否则就成了死结了。因此急忙解释道:“子龙,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询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入伍从军,若是准备从军,可以考虑到汉来,与我联手,共创番大业,我知你现在不想入伍,因此只是希望你从军的时候,可以考虑下我这个汉太守。”

    王灿番话说完,赵云的脸色才缓和了下来,眼没了刚刚的冷意。

    “误会为先了,此乃云之过错,云自罚杯。”赵云挠了挠头,尴尬笑,端起案桌上的酒樽,仰起头,饮而尽。

    “请!”

    王灿也是端起酒樽,然后饮而尽。

    两人说话的时候,都自觉地避开了赵云入伍参军的事情,谈论的事情全都是些无关紧要,亦或是武艺、兵法之类的事情,以及兵法、武艺之类的事情,话语也就更加热络起来,两人聊到最后,宾主尽欢,都是喝得面红耳赤。

    赵云盘腿而坐,英俊的脸露出丝钦佩,从王灿的话,赵云还是知晓王灿并非那种浪得虚名,华而不实的人。

    “子龙,告辞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再与子龙痛饮番。”

    王灿朝赵云拱了拱手,站起身来,颤巍巍的走出房门,独自离开了。

    下了楼,王灿回头望了眼赵云的房间,眼闪过抹精光,脸上的醉意消失不见。此时房间,赵云神色整,脸上的醉意也是和王灿样消失不见。不远处,王越见王灿出来了,赶忙走到王越身旁,低声问道:“主公,已经收服赵云了?”

    王灿摇摇头,说道:“没有,还差得远呢,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吧。”

    顿了顿,王灿又吩咐道:“密切关注赵云的行踪,若是赵云准备离开南郑,定要第时间通知我,若是来不及通知我,也采取措施拖住赵云,不能让赵云离开,等我到达之后,我会亲自处理赵云的事情。”

    “诺!”

    王越眼精光闪,恭敬地回答道。

    他心有些惊讶,王灿介太守,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以王灿的身份招揽赵云,已经是礼贤下士,相当有待赵云了,却没想到赵云居然不肯归顺王灿。

    王灿向前走出两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回头说道:“那百孤儿暂时安置在你这里,待汉演武令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我再来带走百孤儿,嗯,这段时间子武可以花点心思在孤儿身上,看看哪些孤儿可以好好培养番。”

    “主公放心,卑职定不负主公厚望。”

    王越脸自信,抱拳说道。

    王灿摆摆手,然后独自离开了。

    王越站在原地,动不动,眼露出思索的神色,就在王越凝神静思的时候,旁边个主事的人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低声说道:“楼主,二楼地字号房的房客请您过去,说是想要了解些事情。”

    “地字号房?”

    王越脸疑惑,地字号房不正是赵云的房间么?

    王越摆摆手,打了站在旁边的主事,然后朝赵云的房间走去。若是般的房客想要见王越,王越还会考虑下见不见,但是对于赵云,王越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这是王灿想要收复的人。

    至少王越见了赵云,可以替王灿争取下机会。

    此时赵云的房间,赵云脸色如常,脸上也没有了丝毫的醉意。

    两人刚刚分别得时候,两个人都是面红耳赤,醉醺醺的,却没有想到会儿之后,两个人居然都没有了醉意。由此看来,不仅是王灿装醉,赵云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是装醉,借机将王灿打走了。

    “砰,砰!”

    两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赵云急忙从坐席上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替来人开门。

    “老先生,请!”

    赵云打开房门之后,见门外站着个五旬老者,老者袭黑袍,腰间柄黑铁长剑,手指关节粗大,手掌宽且厚,虎口处是层厚厚的茧子。赵云见老者副这样的打扮,顿时愣住了,这副装扮应该是王越吧?

    虽说赵云没有遇见过王越,但是凭眼前老者的相貌、气度、装束,还是隐约判断出老者就是王越,因此赵云表现得极为恭敬。

    王越不知道赵云是童渊的弟子,见赵云如此谦卑,还以为是赵云知书达礼。

    他大步走进屋子,撩衣袍坐了下来。

    赵云紧跟在王越身后,然后撩衣袍也坐了下来,赵云朝王越拱手道:“老先生,打扰您了。因为赵云想了解些事情,所以邀请您前来,烦恼老先生了,不知老先生对现任的汉太守可有了解?”

    赵云知道王越是王灿的下属,故此赵云没有与王越相认。

    而通过王越,赵云也想了解下王灿的为人处事、性格、能力如何?

    这才是赵云迟迟不愿意归顺王灿的缘故,赵云不是轻易就选择效忠谁的人,有道是学成武艺,卖货帝王家,帝王若不识,卖与识货人。如今汉室颓废,烽烟四起,赵云也没有投奔朝廷的心思,而是想找个能做大事的人出仕。

    因此,赵云才需要好好地考虑番,而不是听见王灿是汉太守,便投奔了王灿,成为王灿的下属,这不符合赵云的想法。

    即使王越与童渊是好友,但赵云没有充分了解王灿之前,赵云也不会轻易做出选择。

    王越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赵云,眼透出抹赞赏。

    这青年,眼神清澈,精气神十足,又长得器宇轩昂,端的是表人才。

    而且青年坐在王越对面,隐约居然散出股强大的气势,这让王越有些惊讶,王越本以为赵云是个不错的武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赵云。

    高手,绝对是个高手。

    这是王越心的想法,念及此处,王越心更加坚定了帮助王灿留下赵云的想法。

    听见赵云问之后,王越当即说道:“现任太守王灿,曾经是汝南的黄巾领,后入洛阳,拜蔡邕为师,紧接着归顺朝廷,被皇帝敕封为汉太守,牧守汉百姓。”

    很简单,很简洁。

    但赵云听了之后,却愣住了,旋即惊呼道:“王灿是黄巾贼?”紧接着,赵云又惊呼道:“他是黄巾贼,怎么成了蔡邕的弟子?”

    个黄巾贼,能拜蔡邕这样的大儒为师么?

    赵云心升起抹疑问,目光望向王越,期待着王越替他解惑。

    ps:第更,嗯,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