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谈话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屋子,宾主落座。>>> ≦.≤<1ZW.

    王灿甩衣袖,笑着说道:“孔子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远来是客,子龙,不请我喝杯?”

    脸皮厚,脸皮很厚,脸皮相当厚。

    赵云听了王灿的话,心都觉得难为情,若是让赵云说话,肯定不会这么自来熟,没有胆量说出这样的话来。

    赵云无奈以笑,起身去拿出两壶酒,又拿了两个酒樽,人身前摆放了个酒樽、个酒壶。不知道是否是习惯性的原因,赵云直接拿出了两个酒樽,使得本是王灿单独要酒喝的事情成了两个人对饮。

    王灿见此,心嘿嘿笑。

    今日碰到赵云的时候,王灿就已经跑出了橄榄枝,只是赵云直接拒绝了王灿的好意,让王灿招揽赵云的愿望落空了,因此,王灿进入赵云的屋子之后,没有直接说出来意,而是厚着脸皮问赵云要酒喝。

    认识,交流。

    此时,王灿要做的便是这样的件事情。

    “子龙,相见即是缘分,你我难得见,为此干杯。”

    王灿将酒樽倒满,然后端起酒樽朝赵云敬了杯,便饮而尽。虽然赵云坐在王灿对面,想要拒绝王灿,但是王灿已经将酒樽酒饮而尽,赵云纵然是有心拒绝,但是想到王灿也是好意,也不好拂了王灿的美意,端起酒樽,饮而尽。

    杯酒下肚,王灿笑了笑。

    给面子,这就好。

    他不等赵云说话,便又拿起酒壶将酒樽注满,然后朝赵云敬道:“子龙,你枪术精湛,武艺绝伦,端的是令人羡慕,有此绝世武艺傍身,天下之间,任意纵横,建功立业,也是反掌之间,这杯,祝子龙将来征战沙场,封侯拜将。”

    说完之后,王灿又是饮而尽。

    赵云听了王灿的话,俊逸的脸上露出丝兴奋之色。

    封侯拜将,不管是谁听到这样的恭维话,心都会是非常的高兴。尤其是赵云身绝世武艺,本就是想要在这乱世当闯荡出番功业出来,因此听了王灿的话之后,赵云心的戒备之心也放松了开来,他笑着说道:“承蒙王太守夸奖,云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话虽是如此说,赵云却端起酒樽,饮而尽。

    连几杯酒,王灿都是饮而尽。

    而赵云听了王灿的恭维话,虽说心清清楚楚的明白王灿的话含着恭维的意思,但是正如王灿所言男儿但在马上取功名,这些都是赵云心的真是的写照,即使知道王灿的意思,赵云也没有拒绝的想法,  和王灿对饮。

    王对绿豆,双方都是你情我愿。

    几杯酒下肚,两人之间也变得热络起来。

    说话间,非常的随意。

    王灿见时机差不多了,话题转,问道:“子龙,你乃是常山真定人。常山真定位于冀州境内,而汉却是位于巴蜀,个处在北方大地,个处在西南偏远之地,你怎么单枪匹马到了汉呢?”

    赵云连几杯酒下肚,脸上升起抹红晕,笑说道:“王太守,云此次前往汉,是学成下山,同时奉师命前往蜀拜访位长辈,因此才在汉逗留了些时间,嗯,过段时间之后,我便会离开汉,返回真定。”

    王灿说道:“子龙,你这左句王太守,右句王太守,着实让我汗颜,还是称呼我的名字吧。”

    “好,为先,我就称呼你为先了。”赵云也不矜持,直接说道:“为先,你我相见,也是缘分,不过我虽然学成下山,但是还没有打算立刻出仕,若是为先想要说服我担任汉将领,就此放下这样的心思。以免到时候为先说出来,我拒绝了为先,使得你我之间尴尬无比。”

    赵云虽是如此说,但也不过时推辞。

    王灿明明听见赵云说‘学成下山’四个字,有了这个说法,岂会不出仕为官。

    想来,赵云是不清楚王灿的事情罢了。王灿想到此处,心也安下心来,他笑着连连摆手,说道:“子龙,咱们不谈这些,不谈这些……你我能在这汉相见,也是种缘分,何必要谈论这些事情。”

    赵云顿时怔,眼闪过丝诧异。

    王灿来此的目的不正是招揽他么,难道王灿已经放弃了?

    赵云心满腹疑惑,不明白王灿心是怎么想的。

    王灿见赵云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心笑,他知道直接提出邀请,赵云肯定是直接拒绝。因此早就将这个心思压下了,但是‘曲线救国’的道理王灿却是明白的,而且王灿也没有想要次就成功邀请赵云的想法。他端起手的酒樽,品了口,笑问道:“子龙,你的枪法如此精湛,应该是师承童渊,童老先生吧?”

    赵云惊,急忙问道:“为先,你怎么知道的?”

    王灿笑而不语,他来自后世,对三国的许多事情都有大致的了解,自然知晓赵云是童渊的弟子,不过王灿没有接着赵云的话说下去,而是卖了个关子,转而问道:“子龙前往汉,不知是拜访哪位长辈?”

    赵云目光落在王灿身上,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为先,你见招揽我不成,难道是想要招揽我那位居住在汉的长辈?”

    王灿也不否认,点头说道:“嗯,我正有此意。”

    赵云闻言,叹息声道:“为先,我劝你打消了这个心思,我那位长辈早就已经心灰意冷,不愿意出仕为官了。我也可以告诉你他的名字。他名叫邓展,乃是当世流的剑术大师,若论步战,我也不是师伯的对手,不过论骑战,师伯与我相比,还是稍逊筹。”

    语气,赵云透露出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哦,邓展是剑术大师?”王灿听了之后,怔怔问道,旋即脸上露出抹喜色。

    王灿的麾下已经有了个天下第剑师王越,如今又冒出个剑师邓展出来,这邓展又是何方神圣?

    赵云剑眉扬,说道:“当然了,师伯剑术无双,鲜有敌手。”

    王灿望见赵云涨红了脸,知道赵云是在维护邓展的名声,他心动,说道:“子龙,你师伯的剑术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晓,但是我麾下却有个天下第剑师,剑术群,无人能敌,端的是厉害无比。”

    “天下第剑师?”

    赵云闻言,沉默了片刻,陡然间脸上露出丝喜色,询问道:“莫非是剑师王越?”

    王灿笑问道:“子龙知晓王越?”

    赵云点点头,笑道:“剑师王越的大名,云自然是知晓的,天下第剑师,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岂会不知晓。”

    不过,赵云承认了知晓王越的名声,却有句话没有说出来,童渊、邓展、王越,三人都是相交莫逆的好友。而赵云作为童渊的弟子,是知晓这件事情的,不过赵云不想和王灿攀交情,没有说出童渊和王越的关系。

    说道这里,王灿便没有继续询问关于邓展的事情了。

    只要知晓邓展在汉就行了,有了王越,相信邓展的事情会圆满解决的。

    他目光望向赵云,问道:“子龙,当今天下乱世以显,为什么还不打算出仕呢?”

    ps: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