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虎啸山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南郑,山,水。小≯说 ≥> .

    水,是汉水,古称‘沔水’,后改为‘汉水’。

    山,是汉山,古称‘旱山’,后随着沔水改名,‘旱山’也改为‘汉山’。

    汉山,位于南郑县南侧,是米仓山在汉境内的主峰。虽然汉山海拔不足千五百米,但汉山的来历却渊源久长。早在西周时期,汉山就已经成为了西周王室的祭祀场所,非常出名。

    汉山脚下,王灿带着蔡琰乘车停靠在了山脚。

    兀蛮走在前方带路,保护王灿的武士则跟在王灿和蔡琰身后。

    武士身穿身黑衣,腰间悬挂着柄黑铁长剑和大黄弓,后背上背负着装着弓箭的箭囊,修长且巨大的右手摁在剑柄上,摆出副拔剑式的招式,好似随时准备着出手解决意图王灿不利的人。

    行四人,下了马车缓缓步行。

    蔡琰挽着王灿的手,看着汉山周围的草木,虽然周围的景象风景萧瑟,草木枯死,但是在蔡琰眼,却是显得如此的盎然有趣,路行走,蔡琰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娇媚的脸上如百花绽放,透露出无限的娇羞。

    兀蛮走在前方,却是面带苦笑。

    本以为王灿是来观察地形的,原来是带着美女游山玩水的。

    不过,能为王灿带路,兀蛮也是非常的高兴。

    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兀蛮突然停了下来。

    “主公,您看,前面这片地方便是我为蛮人儿郎准备的居住地,我打算在这里筑山寨,让这片地方成为蛮人儿郎的聚集地。”兀蛮站在块大石上,伸手指着正前方片宽阔平坦的土地,大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兀蛮脸上露出骄傲得意的笑容。

    这里,将会是蛮人新的开始。

    王灿深深的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望着正前方的片空旷地带,眼露出沉思之色。因为兀蛮挑选出来的地形有些特殊,这片空旷地带三面环山,都靠近汉山,只有最前方露出条宽阔的大道直通外界,这片地带就好似个口袋样,只要将最前方的出路把守好,这就是处易守难攻的要塞。

    不过这片地方远离南郑县,却是不可能作为个战略要塞。

    但是,这样的地方却可以作为练兵的好地方。

    只要士兵守好最前方的出口,就没有其他的威胁了。

    王灿目光转向兀蛮,和声问道:“兀蛮,这片地方虽说易守难攻,但是交通不便,远离南郑,你怎么想着把这片地方作为蛮人的住处呢?”

    兀蛮闻言,神色暗,道:“主公,汉人歧视蛮人由来已久,卑职害怕蛮人与汉人生争执,故而将地址选在了这样处易守难攻的地方,即使汉人想要攻打蛮人,我们也可以据守这片地方,就算这片地方失守了,还可以退入山林。”

    兀蛮神色黯然,眼闪过丝无奈。

    兀蛮心当然想着让蛮人能有良田耕种,有个好的环境。

    但是蛮人想要融入汉人,还有些困难,因此选择汉山脚下作为个缓冲地带还是不错的选择,随着时间的潜移默化,蛮人便可以慢慢的融进汉人当,改变蛮人在汉人眼的形象。

    王灿拍了拍兀蛮的肩膀,说道:“你是个好领,为了蛮人的未来,难为你了。”

    顿了顿,王灿说道:“这片地方,你建立山寨的时候,给我留下片区域,我将来有大用处。嗯,地方不用太大,只需要能容下百人的训练场地就行了,到时候,我会带领士兵到山林训练,同时在你这里补给物资。”

    “嗯,卑职知道了。”

    兀蛮点点头,回应了声。

    这时候,挽着王灿手腕的蔡琰嘟囔着小嘴,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兀蛮眼,眼闪过丝不愉之色。

    清晨,王灿呆在院子的时候,是兀蛮请走了王灿。

    如今,王灿和蔡琰起出来游玩,这矮个子居然又来横插杠,让蔡琰心非常的不高兴。蔡琰抬头望向王灿,嗔怪道:“灿哥哥,我们不是出来游玩的么?就不要谈论公事了嘛。”

    “好,好,好……不谈公事,不谈公事。”

    王灿捏了捏蔡琰的小手,嘿嘿笑道:“好不容易出来趟,这汉山不高,我们爬爬汉山,到山顶去观看汉的风景。”

    “嗯,走吧,走吧!”

    蔡琰也不在意王灿摩挲她的小手,连连拍手称庆,拉拽着王灿就往山林走去。

    兀蛮闻言,脸苦笑。

    这时候他也不能走在前方带路了,而是和黑衣武士样跟在王灿身后丈开外,任由王灿和蔡琰两人亲亲我我。

    汉山海拔不高,上山的道路也不陡峭,非常容易上山。

    而且上山有条专门的大道,能够直达山顶。

    “灿哥哥,快看,快看,那棵树上有只大鸟,好大呀。”

    蔡琰眼眸亮,伸手指着山道左侧的颗光秃秃的树干上,只浑身漆黑色,翅膀远长于尾巴,嘴、腿及脚纯黑色的大鸟停靠在树上,嘎嘎的叫个不停。

    王灿闻声望去,下睁大了眼睛。

    只乌鸦,值得这么惊讶么?

    王灿转念想到蔡琰直呆在闺,鲜有出门游玩的机会,对鸟类感兴趣也是理所当然,他笑着说道:“琰儿,那不是大鸟,是只乌鸦,是乌鸦,明白不?”

    “这是乌鸦?”

    蔡琰眨了眨明亮透彻的眼睛,修长的睫毛眨眨的,颇为诱人。思虑了片刻,蔡琰说道:“琰儿读《尚书传》曾记得,其记载: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其的大赤乌就是乌鸦么?”

    王灿闻言,心阵汗颜。

    才女,不愧是才女,信手拈来。

    论学识,王灿是拍马都不急,不过论科普常识,王灿又过蔡琰许多,王灿伸手摸了摸蔡琰的脑袋,笑说道:“琰儿真聪明,居然知道这么多。”

    蔡琰脸色羞红,说道:“灿哥哥才厉害呢?知道这么多事情。”

    跟在王灿、蔡琰身后的兀蛮和黑衣武士,相视望,眼露出抹笑意。

    这两人,还真是让人尴尬汗颜呢。

    就在王灿和蔡琰打情骂俏的时候,官道远处,突然传来阵阵虎吼声,栖息在大树上的乌鸦听见虎吼声之后,瞬间便张开翅膀扑腾扑腾的飞向了远方,王灿听见树林传来阵阵虎吼声,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虎啸山林!

    山居然有老虎出没?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