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冬日游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蔡琰的院子,幽雅,恬静,给人种非常舒适的感觉。小≧说  .

    院子,静谧无声,唯有似山泉流水缓缓流淌的琴声在飘荡。

    铮铮琴音带着股春的意境回荡在空,将隆冬的凄清之意驱散得干干净净,院子几株碧绿的翠竹,仿佛置身于和煦的春风般。

    王灿盘腿而坐,眼睛微眯着,脸上露出副陶醉的模样。

    只有这时候,王灿才是全身心放松,心没有丝毫的戒备之心。

    随着琴音的缓缓流淌,王灿面庞上也带着股慵懒的意味,好似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样,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蔡琰坐在王灿旁边,轻抹慢捻,弹奏着琴曲。

    她望了眼微眯着眼睛沉浸在琴音的王灿,心暗道:《阳春白雪》应该是比较合适的曲子了。曲《阳春白雪》,透露出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欣欣向荣的美景,琴音,透出轻松明快的感觉。

    而此时,冬意正浓,这曲子正能驱散冬日的寒意。

    相传,《阳春白雪》为春秋时期的晋国师旷或齐国刘涓子所作。后世琴谱的《阳春》和《白雪》是两器乐曲,《神奇秘谱》在解题说:“《阳春》取万物知春,和风淡荡之意;《白雪》取凛然清洁,雪竹琳琅之音。”

    此时蔡琰弹奏者这曲子的时候,眼也透出股欢快、欣喜之意。

    蔡琰望着王灿,见王灿俊朗的面庞透出股疲乏的神色,心有些心疼,有些心酸。

    王灿刚刚赴任汉,虽然事务繁忙,但还是经常会到蔡琰院子坐坐,陪蔡琰聊天,好让蔡琰能快乐些。而蔡琰也知道王灿很多事情,很忙,很累,因此挑选琴曲的时候,都是挑选些节奏欢快的曲子,给王灿解乏,让王灿放松精神,好好地休息下。

    “铿锵……”

    突然,行云流水般的琴音停滞了下,这失误,顿时使得整个曲子变了味。微眯着眼睛的王灿也睁开了双眸,目光望向蔡琰,笑道:“琰儿,怎么了?”王灿前世的时候,对琴音狗屁不通,从来没有接触过古琴,但是这世因为经常听蔡琰弹奏琴音,还是明白了点行道。

    因此,琴音出现了个错误的时候,王灿陡然间反应了过来。

    蔡琰望了眼不远处的走廊,嗔道:“灿哥哥,院子外面有人找你。”

    语气,带着丝幽怨。

    这才没有多久呢?居然又有人找王灿了。

    王灿闻言惊,急忙道:“有人找我?诶,听着琰儿的琴音入迷了,迷迷糊糊的,居然没有感觉到外面有人。”

    蔡琰听了王灿的话,却是更加的心疼起来。但是,王灿是男人,男人有男人的事情,不可能整日陪着她,蔡琰心叹息声,默然不语。

    王灿急急忙忙站起身来,脸歉意,说道:“琰儿,我还有公事处理,下次再来找你。”

    说完之后,王灿便急急忙忙的走出了院子。

    院子外,王灿刚走出来,就看见兀蛮站在外面,来回的踱步,脸上带着丝焦急之色,王灿见此,急忙问道:“兀蛮,有什么事情么?”

    兀蛮说道:“主公,我已经找好了族人居住的地方,同时派人回去报信去了,过不了多久,族人们就能抵达南郑了。”

    王灿摆摆手,边走边说道:“嗯,去书房说。”

    书房,王灿、兀蛮宾主落座,王灿才问道:“兀蛮,说说为你的族人寻找的落脚点在哪里?环境如何?地理位置如何?”

    兀蛮点头说道:“主公,这段时间卑职直寻找适合族人居住的地方,终于在汉山脚下找到了处适合族人居住的地方。”

    “汉山脚下的片地形,地势开阔,没有山坡丘陵,非常适合筑屋而居。”

    “更重要的是汉山脚下还没有汉人百姓居住,因为大多数的汉人歧视蛮人,故而卑职选择的地方还没有汉人居住。只要等到上庸县城外的族人抵达汉之后,卑职就准备率领族人在汉山脚下筑屋而居。”

    兀蛮说话的时候,眼睛贼亮,眼透出无限的欣喜。

    有了适合蛮人居住的地方,以及王灿这个汉太守的帮助,蛮人就可以摆脱茹毛饮血,朝不保夕的日子了。

    这样的情况,由不得兀蛮不兴奋。

    王灿听了之后,思索片刻道:“嗯,今日正好无事,我们就去趟汉山,看看汉山脚下的地方怎么样?是否真如你所言,真的适合蛮人居住。”

    “诺!”

    兀蛮嘿嘿笑了笑,眼升起抹感激。

    王灿如此重视蛮人的事情,对蛮人来说是无比幸运的事情。然而,就在兀蛮欣喜不已的时候,王灿又说道:“兀蛮,你去准备辆马车,我这去找琰儿,他整日呆在府上,还没有出过府,今日就带他出去游玩趟。”

    说完之后,王灿便飞快的跑出了书房。

    兀蛮见到王灿消失在视线,眼浮现出抹惊诧。

    游玩?亦或是勘察地方?

    蔡琰的小院子,王灿飞快的跑了进去。

    “灿哥哥,你怎么来了?”蔡琰正坐在院子,轻轻拨弄着琴弦,突然听见院子外面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抬起头看,竟然是王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她伸手轻轻的摁琴弦,顿时琴音便停了下来。

    “琰儿,走,今天我们出去游玩。”

    王灿走到蔡琰身前,抓住蔡琰的纤纤细手就往院子外面拖拽。抓住蔡琰小手的瞬间,王灿便感到股滑腻的感觉从手心传来,让王灿心神为之荡。不过王灿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神情,反而是本正紧,抓着蔡琰的手轻轻的摩挲着。

    蔡琰也没有注意王灿的动作,心被王灿的话惊呆了。

    出去游玩?

    竟然可以出去游玩了,蔡琰入汉之后,便直呆在太守府,整日看书、弹琴,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如今可以出去游玩番,蔡琰的心甭提多高兴了。尤其是王灿陪着蔡琰起,更让蔡琰觉得非常的幸福。

    “灿哥哥,等下,我把焦尾琴放好。”

    蔡琰的手滑腻腻的,再加上王灿并没有握紧蔡琰的手,而是轻轻地摩挲着,蔡琰用力就挣脱了王灿的手,然后抱着焦尾琴跑回屋子。会儿之后,蔡琰重新换了袭雪白长裙走了出来,顿时让王灿为之愣。

    王灿睁大了眼睛,心暗道:早知道就跟着蔡琰起进屋了。

    蔡琰小跑到王灿身前,道:“灿哥哥,我们走吧。”

    王灿嗯了声,然后又伸手拉着蔡琰的手,朝院子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