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幡然醒悟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天朗气清,蓝蓝的天空蔚蓝无边。≥ ≧ ﹤.≦<1≤Z≦W≤.

    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大街上,反射出点点金光。

    街道上,辆囚车在街道上缓缓行驶,朝刑场行驶而去。

    囚车,方鞠身穿件白色的短衫囚衣,下身条麻布裤子,衣衫前后都写着个大大的囚字。方鞠关押在囚车,双手被缚,脚上带着铁链,面若死灰,头上的髻蓬松散乱,阴鸷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漆黑的眼眸透出股死气,好似丢了魂了样。

    “快看,快看……方鞠来了,方鞠来了……。”

    “打,快打,打死方鞠这个恶霸……”

    “方鞠,你也有今天,你早就该死了。”

    “哈哈哈……老天开眼了,老天开眼了,方鞠要被斩了。”

    大街上,站在街道两旁围观的百姓兴奋无比,跟随囚车起奔跑着。

    百姓们见方鞠将被押赴刑场,都是拍手称庆,遥相祝贺。人群,时不时突然个鸡蛋抛了出来,然后砰的下砸到了方鞠脑袋上。鸡蛋壳碎裂,粘稠的蛋清和蛋黄从蛋壳流淌出来,粘在了方鞠蓬松的头上,缕缕蛋清、蛋黄顺着丝流淌到面颊上,然后又从面颊上流淌下去,将方鞠白色的囚衣弄得非常难看。

    “打呀,打死方鞠,打死方鞠……”

    声声大吼,如炸雷般响起,不停地在街道上回荡着。来回跑动的百姓激动得拍手称庆,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嘭!”

    突然,颗大白菜在天空划过道弧线,瞬间砸到了方鞠面门上,下将方鞠的鼻子砸的通红,猩红色的鲜血瞬间从鼻孔流淌了下来……

    路行驶,方鞠已经是被砸得满头是伤,白皙的脸上也是青块紫块。

    这时候,方鞠死寂的眼神露出了丝悸动。

    眼前的幕,就是百姓眼的自己么?

    方鞠心暗暗的问了自己句,望见百姓看到自己的模样,眼流露出来的欢快,以及牙咬切齿的愤恨。他心好似打翻了五味瓶样,五味杂陈,难以言明心的心情。或许个人真的只有在死的那刻,才会反省自己的得与失。

    而此刻,方鞠便是如此。

    他望着周围奔走相庆的百姓,心真的是回味着半生的得失,想着自己坏事做尽,无恶不作,真的是难以寻找出件令人称道的事情。唯值得称赞的也就是忠诚于家族,为家族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然而方家却又因为他而覆灭。概而论,方鞠真的是无法找到件值得自己回想念的事情,想到此处,他的心便又沉寂了下去。

    该死之人,或许自己真的是该死之人吧。

    方鞠心叹息声,死灰般的目光扫视了眼街道周围的百姓,便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候着最后刀的到来。

    刑场,方鞠双手被缚,跪在地上,闭着眼睛动不动。

    王灿端坐在刑台旁边,微眯着眼睛,朝坐在身旁的杨廉点了点头。顿时,杨廉便站了出来,开始诉说着方鞠的罪过……

    刻钟的时间,杨廉噼噼啪啪说了大通话,全都是方鞠犯下的罪孽,站在周围观看的百姓也是静静的听着。等到杨廉说完的时候,方鞠抬头看了杨廉眼,死寂的目光落在杨廉身上,杨廉赶忙将眼神转移开了去,不敢正视方鞠的目光。

    落井下石,雪上加霜。

    杨廉的所作所为无疑是连他自己都感到羞愧,不敢面对方鞠。

    “杨廉……”方鞠声音低沉,喉咙间似咯痰样,语气非常的嘶哑。

    “有什么事情么?”杨廉淡淡的问了句话。

    方鞠惨笑声,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难堪的,我也理解你的苦衷。现在,我快要死了,只是有几句话想给你说说,有道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觉得我的话不错,就记着,我的话不好,你忘记了便是。”

    “诶……”杨廉长叹声,道:“方兄,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时间快到了。”

    方鞠说道:“做人,做事,我都是失败的,也没有悔改的时间了。你不样,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改变自己,我从你句话:俯仰之间,无愧于自己,无愧于他人,无愧于家族,无愧于天地,人生如此,无可悔矣。”

    说完之后,方鞠便埋下了脑袋,闭着眼睛,声不吭。

    杨廉缓缓抬起脚步,却又感觉无法抬起,似乎觉得脚下有千斤巨石样,但是他又不得不抬起脚步缓步走开了。隐约,身后传来方鞠喃喃的自语声:“莫学我,事无成,于自己、于他人、与家族、于国家,无是处。”

    王灿坐在远处,却也听见方鞠的话。

    其实,方鞠临死前说的这番话已经有了丝顿悟了。

    有道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箭已经在弦上,不得不,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王灿不可能饶过方鞠命。不过,王灿也没有按照原计划,让王正、刘甫、骆惧、孙赍上去揭露方鞠的伤疤了,而是吩咐道:“周仓,给他个痛快吧。”

    周仓闻言,顿时下去传达命令去了。

    远处,跪在地上的方鞠听见王灿的话,朝王灿拜了拜,然后朝身边的刽子手说道:“来吧。”说完之后,方鞠再次喃喃自语了声:希望下辈子能做点好事,俯仰之间,能无愧于国,无愧于家、无愧于家族。

    “午时已到,斩!”

    负责斩的人大吼声,捻起令牌扔了出去。

    站在刑台上的刽子手取掉了方鞠后背上的木牌,然后高举起手的钢刀,抹银色的刀光闪过,只见溜鲜血喷溅而出,旋即颗脑袋冲天而起,然后砰的下落在了地上。

    “死了…死了…死了……”

    人群,百姓见到方鞠被斩,传来声声欢喜的大吼声。

    杨廉见到方鞠被杀,却是颗心沉寂了下来,想着方鞠最后说的话,让杨廉的心阵颤,死亡真的如此临近。王灿目光落在杨廉身上,说道:“杨廉,你替方鞠收殓尸体,记得给他做副好点的棺材,让他体面地下葬。”

    “多谢大人!”

    杨廉感激的望了王灿眼,眼眶变得通红,没想到王灿居然让他替方鞠收殓尸体。

    深深的朝王灿拜了拜,杨廉的心闪过丝拜服。

    不提其他的事情,单是这点,王灿就值得杨廉拜拜。

    人群,个身穿黑色长袍,满脸皱纹,双眼睛浑浊无比,颌下胡须白的老者见到刀光闪过的霎那间,浑浊的双眸,晶莹的眼泪流淌了下来,泪珠顺着脸上的沟壑打湿了老者胸前的衣衫。

    “造孽,造孽……”

    老者喃喃低语着,脸上满是落寞的神情。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功曹邓正,他见到方鞠被杀的刹那,心都紧绷了起来,说来邓正也是历经沉浮,见惯了生死之人,却被这幕引得感怀伤心,不知道是否是人老了的缘故,亦或是想到以后的汉郡,已经不是南郑大族的天下,而为此流泪悲伤。

    “邓老,走吧!”

    邓正身旁,陈熙搀扶着邓正,低声说道。

    “走吧,走吧……”

    邓正摇了摇头,在陈熙的搀扶下,缓缓地消失在了人群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