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杨廉的价值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正四人见杨廉颤颤巍巍进入大厅,顿时愣住了,杨廉被抓了。 ≤.≤﹤1ZW.

    只是,不知道杨家是否被王灿抄家灭族?

    不过想到王灿狠辣的手段,而现在王灿肯定有事情要与杨廉谈论,他们四人仍旧呆在大厅就有些碍眼了,因此王正果断的站了出来,说道:“王大人,您还有要事处理,我们四人就不打扰大人了。”

    王灿摆摆手,说道:“不急,你们留在这里,等会儿还有事情要吩咐你们去做。”

    “是。”王正回应了声,然后又坐回了坐席上。

    四人相望眼,都是喜滋滋的露出欢喜之色。

    这么快,王灿就让四人做事了,干脆、、利落、爽快,不愧是汉最年轻的太守。

    此时,王灿的目光落在了俯伏在地上的杨廉身上,淡淡的说道:“杨族长,坐下说话吧,你也是族之主,应该有族之长的骨气,不应该如此狼狈。”

    杨廉闻言,身体颤,眼眸闪烁着屈辱的眼神。

    曾几何时,他挥手间指点江山,豪气无双,风头时无量。

    如今,却成了王灿的阶下囚,受尽屈辱,当真是世事难料。不过杨廉想到全族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便感觉到心升起股求生的**,不论王灿给他大多的侮辱,在族人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因为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也是为了全族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而活着。

    想到此处,杨廉心的屈辱好似都消失了,整个人的气质也是为之变。

    举止间,多了丝沉稳与大气。

    “大人仁德,杨廉感激不敬。”

    杨廉俯伏在地上,又朝王灿拜了拜,然后才大步走到坐席上坐了下来。

    王正四人见此情景,相视望,眼露出丝了然的神色。杨廉能够说出这番话来,显然是没有遭到王灿的士兵攻击,若是杨廉全族被杀,杨廉脸上不可能露出这样的副淡然的神情。

    “杨廉,你可想清楚了?”

    王灿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开门见山的询问。

    对于杨廉,王灿自然不能采用对待王正四人的那套,相比于杨家,王正、刘甫、骆惧、孙赍四个人的家族组合起来,都不定能够拼得过杨家。由此可见,杨家的实力绝对值得王灿慎重对待。

    杨廉神色笑,淡淡的说道:“王大人,杨廉已然想清楚了,愿意举族归顺王大人。”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王灿拍掌笑道:“杨族长今日归顺本官,本官相信,他日杨族长定然以此为荣。”

    说话间,王灿露出绝对的自信。

    股强大的气势从王灿的身上散开来,让坐在大厅的几个人同时惊讶不已。霸气十足,让人不得不相信王灿的话。

    杨廉望见王灿的神情,心莫名的松。

    不知怎的,虽然投降了王灿,杨廉的心却升起股快意。

    家族的昌盛,或许还得靠王灿呢?这当然杨廉自己安慰自己的说法,不过他也隐约觉得或许王灿真的能带着杨家走向昌盛之路,朝王灿恭敬的拜了拜,道:“王大人,杨家这次囤积房屋,损失惨重,无法在钱财上支持王大人,不过杨家人脉还在,只要王大人声令下,杨家但无不从。”

    “好,爽快。”

    王灿拍掌笑道:“杨族长快人快语,我就喜欢这样的人。”

    杨廉和王灿对话的幕落在王正四人眼,却是使得四人心非常的不爽,他们四人是求着归顺王灿,而杨廉则是王灿要求他归顺,两者的待遇简直是天上、地下之分,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不过四人自家人知自家事,明白这是实力的差距。

    因此,也只能是心长吁短叹,却不敢流露出丝毫的情绪。

    顿了顿,王灿说道:“杨族长,既然杨族长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客气,现在确实是有件事情需要杨族长亲自出马才行。明日午时,我打算将方鞠斩示众,到时候,我需要杨族长证明方鞠以下犯上,谋杀朝廷命官的事情,同时,也需要杨族长说出这些年方鞠做下的罪孽之事,杨族长能否胜任?”

    杨廉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堪。

    方鞠的事情也有杨廉的份儿,但是方鞠死了,杨廉却活了下来。

    更有甚者,方鞠要被斩了,杨廉还得在方鞠伤口上洒下把盐,好让杨廉自己能活下来。这样的事情让杨廉来做,的确是非常的残忍,但是这种事情也只有杨廉站出来证明才最合适,才最有说服力。

    当然,,杨廉这样做了之后,也就只能乖乖的跟随王灿了。

    南郑的大族自此之后。将不会接纳杨家,杨廉的家族也会受到南郑大族的排斥。

    因为方家也是南郑大族。

    方鞠的话道出了南郑大族之间的关系,荣俱荣,损俱损。

    或许平时南郑大族之间会有争端,会有摩擦,会有勾心斗角,会有龌龊的事情生,但这只是南郑大族内部的事情。然而杨廉帮助王灿处理方鞠,抖出方鞠的祸事,这已经出了南郑大族的底线,影响到了整个南郑大族的利益和名声。

    虽然非常不愿意,但杨廉别无选择。

    杨廉深呼吸口气,缓缓说道:“王大人,我愿意。”

    说完这句话,杨廉整个人瘫软在了坐席上,动不动,眼神也有些呆滞。

    王正四人望见杨廉的神情,心都是阵庆幸,幸好这样得罪南郑大族的事情由杨廉来做,而不是让他们四个人做。

    可就在四个人庆幸不已的时候,王灿的目光转向了四人。

    糟糕!

    王正望见王灿的目光,心咯噔下,颗心霎那间被吊了起来。

    同时联想到王灿留下四人要吩咐事情,四个人心顿时冷了下来,原本以为是好事情,现在看来,全是得罪人的事情,当真是倒霉呀。

    “四位族长,单单是杨族长人例举出方鞠的罪孽,还不足以让百姓信服,因此我需要四人也例举出方鞠做下的罪孽,你们和方鞠交往密切,也是相当了解方鞠的,肯定知道方鞠做了哪些龌龊的事情,我将这件事情交给四位族长,四位可愿意?”

    果不其然,是得罪人的差事。

    王正四人心苦,但是也只得答应了下来。

    每个大族的崛起,都是部血泪史。因为个大族要强大,不可能没有龌龊的事情,想要在乱世立足,不采取非常手段,就可能被其他的人吞噬。因此要例举出方鞠的罪孽,对于王正四人来说,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罢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非常犯忌讳,因此王正四人才面色苦。

    只是,王振四人已经归顺了王灿,哪里还敢不做王灿吩咐的事情。

    坐在旁的杨廉闻言,却是露出了丝耐人寻味的笑容,看着王正四人难堪的神色,杨廉心升起抹快意。同时,对王灿也是升起丝钦佩,眼前的太守虽然年轻,但是手段却相当老辣,处理事情滴水不漏,端的是厉害无比。

    悲哀!庆幸!

    两种心思在杨廉的心不停的转换,悲哀的是家族成为王灿的附庸,而杨家也将成为南郑大族的敌人,被南郑大族排斥在圈外;庆幸的是杨家跟随王灿这样个年轻有为,有前途的年轻人。

    杨家的未来,前途无量。

    时间,杨廉心五味杂陈,其感觉当真是难以言明。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