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效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漆黑的夜晚,虽然静谧无声,但是却注定不平静。> ≥ ﹤.<≤1﹤Z≦W<.≦

    方家灭族,整个方府燃起了熊熊大火,诺大的方家,被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地上只剩下片残垣瓦砾,其状况惨不忍睹。

    邓府,虽然也已经很深了,但是却灯火通明。

    大厅,昏黄的油灯散着幽暗的光芒,将客厅的人照耀得影影绰绰。

    邓正须皆白,颌下银白的胡须无风自动,微微的晃动着。邓正伸手轻轻的捋了捋胡须,叹息口气,浑浊的目光掠过坐在下方的段炽、陈熙二人,连连感慨道:“老了,老了,不用了。”

    段炽眼精光闪烁,说道:“邓老,姜太公年近十尚且老当益壮,您还年轻着呢。”

    陈熙闻言,也连忙道:“邓老,您老可是咱们南郑的擎天柱,若是您都尽说些丧气话,我们这些小辈们,还能有什么念想啊。”

    邓正摇了摇头,好似充耳不闻样,眼神飘忽不定,深邃的眼神变得浑浊不堪。

    沉默良久,邓正说道:“孟子言: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小人之泽,亦五世而斩。意思是成就了大事业的人留给后代的恩惠福禄,几代人之后才会消耗殆尽;那些通过卑鄙手段得到荣华富贵的人留给后代的恩惠福禄,几代人之后也会消耗殆尽。可如今方鞠也不过是方家第三代族长,整个方家说灭就灭了,当真是白云苍狗,世事难料呀。”

    语气苍老,而且带着种兔死狐悲的意味。

    虽然方鞠不服邓正,但是却属于南郑县的大族。

    方鞠有句话说到了邓正心坎上,方家、邓家同为南郑大族,荣俱荣,损俱损。

    方家倒了,对邓家也是有影响的。

    因为这个原因,邓正才答应了方鞠的请求,对方鞠的事情不闻不问,让方鞠铤而走险,威逼王灿。虽然邓正也隐约揣测事情的结果会是以方鞠败亡告终,却没想到整个事情生得如此迅猛,距离白天方鞠威逼王灿也不过几个时辰,方家就已经化作了片废墟。

    小看了天下人,小看了王灿这个年轻的太守。

    邓正若是早知如此,就不会答应方鞠的请求了。

    至少方家还能屹立在南郑城内,现在,方家灭了,杨家风雨飘摇,南郑大族都感受到了王灿的雷霆手段。

    说杀就杀,全族老少个不留,当真是杀人魔王。

    段炽见邓正脸感叹的样子,心升起‘邓正老矣’的念头,不过他的脸上却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邓老,如今方家消亡,杨家危在旦夕,南郑大族人心惶惶,都害怕被王灿抓住把柄,成为下个方家。大家都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还要邓老拿注意呀。”

    陈熙也是点点头,说道:“邓老,玉弗兄说的有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我们这些大族人心惶惶,没了主心骨,需要邓老指点啊。”

    邓正闻言,深吸口气,眼眸睁,浑浊的双眸闪过道精光。

    思虑片刻,邓正缓缓说道:“王灿立足汉,已经建立起了威信,大势已成,和王灿作对无疑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王灿有手段,有能力,有人才,汉对他来说,只不过是踏脚石而已,这样的人不要得罪为好,这也是我开始就没有忤逆王灿的缘故,此人根本不是两个家族聚在起,就能够抵挡得了的。为今之计,只要安安分分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无须考虑太多。”

    段炽想也不想,当即反问道:“邓老,难道就不能反抗么?”

    说完之后,段炽摊开手掌,手心向上,然后猛地将手心往下翻,做了个这样的动作。

    打压王灿么?邓正见了之后,却是冷冷笑,讥讽道:“段玉弗,你难道没见到方鞠的下场?或者说,你已经做好了将全族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用来搏搏?”

    段炽听了之后,身体猛地颤,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霎时就冒了出来。

    方家的下场太惨了,全族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段炽虽然心有点其他的想法,但是想到方家的下场,他就背脊阵凉,心那点小心思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段炽输不起,也不敢拿全族老小的性命去赌。

    “呼…呼……”段炽连连深吸几口气,朝邓正拱了拱手,谦卑的说道:“邓老,段炽口不择言,失礼了。”

    邓正摆摆手,摇头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要考虑清楚。你是段家的组长,代表的不仅仅是你,同时,你还还代表着段家老小几百口人。因此,考虑事情的时候,你考虑的不仅是自己的利益,还有几百口人的性命。”

    段炽拜谢道:“多谢邓老教诲,炽感激不敬。”

    邓正点了点头,眼露出丝欣赏。

    顿了顿,他说道:“玉弗、云方,南郑城,方家灭族、杨家势弱,如今稍微能挺起南郑城的也就我们邓家、段家、陈家了,你们要明白王灿强势无比,容不得半点沙子,千万不要与他作对。他要做什么事情,你们尽力配合就行了,切莫生出其他心思,只要掌握好了这点,全族无忧矣。”

    陈熙、段炽同时答道:“多谢邓老教诲。”

    经过了方鞠的事情,邓正好似又苍老了些,昔日的精神头都已经消失了,他说了会儿话,整个人已经显得是没了精神,挥了挥手,示意陈熙、段炽离开,然后他也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拄着拐杖回到房间去了。

    段炽、陈熙朝邓正揖了礼,然后离开了。

    ##########

    城西,王正府邸。

    客厅,灯火通明,王正、刘甫、骆惧、孙赍四人面带忧愁,眼带着浓浓的恐惧。

    “王兄,方鞠家被杀了,王灿的人已经朝杨廉府上去了。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咱们了,该怎么办呀。”刘甫说话的时候,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心害怕到了极点。

    王正叹息声,道:“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能有什么办法?早知道王灿如此霸道,手段凶狠,我就是拼着得罪方鞠,也不会跟着方鞠起去威胁王灿的。”

    刘甫、骆惧、孙赍三人闻言,也是点点头,眼露出深以为然的眼神。

    这时候,孙赍说道:“虽然事情非常糟糕,但是白天去太守府,我们也没有撕破脸,对王灿也算是恭敬,说不定王灿不会率兵包围我们四人呢?”

    骆惧闻言,却说道:“这种事情,哪能猜测,万士兵包围了府邸,切都完了。”

    刘甫也是点点头,说道:“骆兄说得好,这事情不能猜,万猜错了,咱们四个人可就是和方鞠样,身死族灭了。”

    孙赍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既是如此,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坐以待毙了。”

    “诶……”几个人连连叹息,好似真的是末日来临了。

    王正低着头,陷入了沉思当。突然,王正的脑闪过道灵光,他急忙说道:“王灿不是押解着方鞠回太守府了么?咱们四个人连夜去太守府请罪,表示愿意臣服王灿,这样做,王灿肯定会饶了我们的。”

    孙赍闻言,眼睛也是亮,笑说道:“好主意,就这么做。”

    骆惧却是诺怒的说道:“如此来,咱们岂不是成了王灿的下属了。”

    刘甫神色怒,大声喝斥道:“骆惧,你去就去,不去就不去,这事情随便你,反正咱们三个人是肯定要去的……哼,王灿大势已成,咱们第个投靠王灿,说不得以后还会得到无数的好处,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虽说咱们做错了是,但结果却不定就是不利的嘛。”

    “我去,我去……我怎么能不去呢。”骆惧急忙解释道。

    “好,咱们立刻动身。”王正当即说道。

    ps:三更完成,嗯,求收藏…鲜花……明日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