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灭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裴元绍手拎着狼牙棒,手策马奔驰,操纵着战马下跃上了石阶。 <.≤≦1﹤Z<W.

    “砰!砰”

    战马落地,连续几声沉闷的响声响起。

    “唏律律……”

    战马晃了晃脑袋,张开嘴大声嘶鸣。

    米七的战马跃而起,庞大的身躯竟然瞬间落在了方鞠正前方。高大精壮的战马如同座大山矗立,岿然不动,而裴元绍骑在马上,人借马势,马借人力,人马竟然散着种如岳如山般的感觉。

    “关门,关门……快关门。”

    方鞠脚下乏力,噌噌的连连后退,整个人被裴元绍吓得肝胆俱裂。

    听见方鞠的话,站在大门内的几个家丁急忙冲到大门后面,想要将大门关上。

    “嘎吱…嘎吱……”

    丈高的大门迅的紧闭起来,只听见砰的声,打开的大门便下子关上了。方鞠站在门内,见大门关上,心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刚才的幕太让方鞠震惊了。那黑脸大汉凶神恶煞般的深情,直到现在仍旧让方鞠心有余悸。

    “快上闩,快上闩。”

    此时,方鞠被吓破了胆,心那点反攻的想法也被裴元绍吓没了。

    就在几个家丁忙着给大门上闩的时候,只听见大门上‘轰’的声巨响传来,紧接着,股巨大的力量自大门上传递了过来,几个刚刚上闩完成的家丁还来不及后退,瞬间就被大门上传来的巨大力量撞飞了出去。

    “轰……”

    声巨响过后,大门上又是声巨响,巨大的力量撞击在大门上,使得大门轰轰轰的不停地颤抖着。

    “轰…轰……”

    连续不断的巨响传来,大门不停地抖动着,但是巨大的力量并没有将大门撞门,仅仅是颤抖了几下。

    裴元绍骑在马山,黑着脸,双手握紧了手的狼牙棒,竭力大吼道:“给老子开。”话音落下,只见黑色的狼牙棒如同道流光飞过,瞬间击了仍自颤颤抖动的大门,尖锐的狼牙棒顶端的铁刺下刺入了大门,在大门上留下了个坑洞。

    “喝…给老子开呀。”

    裴元绍见狼牙棒撞击在大门上,连四捶都无法将大门轰到,他整个人彻底的暴躁了起来,双眸圆睁,张黝黑的脸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手的狼牙棒倒拖而起,带着股风雷之力,循着刚刚棒的轨迹,再次沿着同个地方砸了过去。

    “轰!”

    狼牙棒轰击在大门上,尖锐的狼牙刺刺入大门,出嚓咔嚓咔的声音。

    “咔嚓!”

    声脆响传来,紧接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如同多米诺骨牌样,紧接着,连串的声音连续不断的响起。此时的方府大门,如同蜘蛛般布满条条裂痕,那裂痕咔嚓咔嚓的朝四周散开,当最央的处破裂开来之后,其余的地方也跟着破碎开来。

    丈高的大门,竟然被裴元绍生生轰烂了。

    “杀!”

    裴元绍马当先,率先冲进了方府。

    后面的士兵见大门被轰开,也急忙追了进去,几百士兵如狼似虎般冲进了方鞠府,王灿见士兵冲进去,嘿嘿笑了笑,却依旧骑马站在方府外,身后站着百骑兵,动不动。

    冲天的呐喊声自府传来,声声惨厉的叫声冲霄而起。

    整个方府乱成团,时不时有方家的家丁冲了出来,但是都被骑兵斩杀掉,而方鞠躲在府,带领着家丁负隅顽抗,但是这仅仅是拖延方家灭亡的时间而已,对于如此多的士兵围住方家,方家的灭亡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半个时辰的时间,方府内部喊叫的声音才渐渐的停息了下来。

    裴元绍身上站满了鲜血,黝黑的脸上也被飞溅的鲜血点缀上了斑斑血迹,在燃烧的火把的照耀下,裴元绍那黝黑的面庞如同尊煞神般狰狞凶恶。周仓跟在裴元绍身后,满面春风,黝黑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周仓没有骑马,而是拖着方鞠走了出来。

    “主公,方府上下所有的人都已经解决了。现在只剩下方鞠人,请主公处置。”周仓将方鞠摁倒在地上,朝王灿行了礼,然后大声说道。

    王灿望了眼面若死灰,神情呆滞的方鞠,说道:“将方鞠押回府衙大狱,好生伺候着,这个人我还有大用。”顿了顿,王灿望了眼诺大的方府,然后说道:“将方府把火烧了,自今日之后,南郑再无方家。”

    方鞠闻言,身体颤,整个人彻底瘫软在了地上。

    “罪人,罪人……我是罪人呐。”

    方鞠俯伏在地上,喃喃自语,因为企图杀掉王灿,挽回方家的损失,方鞠赔上了整个方家,方家上下百余口人无存活,只剩下方鞠人苟活于世,这让白天还气焰嚣张,不可世的方鞠心若死灰。

    “主公,方家解决了,杨家呢?”

    裴元绍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下嘴唇,黝黑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这厮嘿嘿直笑,扬了扬手的狼牙棒,兴奋无比。

    王灿望了裴元绍眼,眉头微皱,冷哼声说道:“裴元绍,杨家的事情你就不用掺和了,后面的事情都由周仓去做。”

    裴元绍闻言,顿时蔫了,问道:“主公,这是为什么呀?”

    王灿哼声道:“若是你杀的起兴,将杨家所有人都杀了怎么办?拿你的命去赔么?”

    裴元绍诺诺说道:“您的意思不就是这个么?”

    王灿摇摇头,目光转向周仓,说道:“周仓,你立即率领百骑兵、两百士兵赶往杨家,将杨府包围起来。若是杨廉决意反抗,那就将杨家也全部解决了;若是杨廉有意投降,你将他带到太守府来,不过杨家仍需要重兵把守,不能让杨家人逃脱出去。”

    说道这里,王灿重重的说道:“我希望你能让杨廉投降,而不是斩杀杨廉家,你可明白?”

    周仓身体绷紧,大声道:“主公放心,卑职定让杨廉主动投降。”

    王灿点点头笑,说道:“你办事,我放心,去吧。”

    “诺!”周仓大声回答道,然后转身执行任务去了。

    裴元绍眼巴巴的望着周仓翻身上马,然后带着士兵远去的背影,眼露出抹幽怨的神情,他说道:“主公,周黑子可以招降杨廉,俺老裴也可以的,您让我和周黑子起去杨家也是可以的嘛,怎么把我留下了呢?”

    王灿撇撇嘴,裴元绍这厮是杀起劲儿了。

    但是杨廉不能杀,王灿需要用杨廉来处理方鞠的事情,因此王灿才没有让裴元绍跟着周仓去杨家。王灿看了眼俯伏在地上,喃喃私语的方鞠,心冷冷笑。天作孽,犹可存,自作孽,不可活。

    路是方鞠自己选择的,不能怪其他的人。

    “裴元绍,你负责将方鞠带回府衙大狱,若是方鞠出了什么事情,我唯你是问。”王灿目光转向裴元绍,大声命令道。

    “诺,末将保证完成任务。”裴元绍闻言,当即大声吼道。

    王灿笑了笑,回头望了眼已经燃起了大火,通红片的方府,眼闪过丝不忍,百余口,全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但是这丝想法瞬间又被王灿压了下去,因为如果失败的方是王灿,结果同样是王灿的人全部被杀,不会有个余留下来。

    ps:第二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