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黑夜杀戮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夜黑,风高,杀人夜。 ≤.≤﹤1ZW.

    阴沉沉的夜晚,簇簇乌云遮盖了天空,时不时传出阵轰隆隆的雷声。

    “踏…踏…踏……”

    阵阵马蹄声从街道远方传来,似奔雷乍起,似惊涛拍岸,使得大地为之颤抖。

    “驾…驾…驾……”

    策马奔驰的士兵大声的吆喝着,手的马鞭在空高高扬起,出噼啪噼啪的响声,胯下的战马似乎是感觉到马鞭即将落下,昂起头颅嘴出唏律律的嘶鸣声,奋力的撒开四蹄飞快的奔跑着。

    “官府捉拿叛贼,闲人退避。”

    “官府捉拿叛贼,闲人退避。”

    …………

    骑马跑在最前方的士兵策马奔驰的时候,大声的吆喝着。

    时间,街道上零零散散的人赶忙躲开了,不敢正视快奔驰的士兵。

    军队前方,裴元绍、周仓两人都是身着黑色甲胄,头戴铜盔,腰悬战刀。纵马奔驰间,股凛冽的气势自两人身上散开来,威风赫赫,气势逼人。

    马蹄声阵阵响起,惊醒了睡梦的百姓。

    街道两旁的百姓听见马蹄声后,纷纷起身点燃了油灯,脑袋伸出窗户,忐忑不安的打望着街道迅奔跑的士兵,眼闪过丝丝惊惧之色。

    战马奔腾,约莫刻钟的时间,所有的战马突然停了下来,天地为之静。

    方家,方鞠府邸。

    裴元绍、周仓纵马而立,站在方鞠府邸门前,动不动。

    “传令,方鞠以下犯上,意图谋杀朝廷命官,罪无可恕,本官奉命缉拿叛贼,方府上下,不得走脱人。”王灿策马而立,站在裴元绍、周仓二人前方,手口大刀铿锵声出鞘,大刀高高举起,在黑夜散着冰冷的气息,杀气逼人。

    “诺!”

    周仓、裴元绍闻言,立即传达命令去了。

    百骑兵,依旧站在王灿身后动不动,这是周仓、裴元绍将汉郡内的战马收拢起来,率先训练的百骑兵。经过近个月的磨练,百骑兵已经拥有了相当强悍的实力,只是百骑兵身上的铠甲、战刀还没有来得及替换成最好的。

    众士兵迅将方府围了起来,霎时,整个方府水泄不通,没有人能够逃脱出去。

    惊雷般的马蹄声使得方府内阵混乱,所有的侍从、家丁都明白祸事来了。

    方鞠端坐在大厅,神色冷峻,脸色白,眉宇间带着丝担忧,他心暗骂自己大意,本想着等说服了其他几个大族之后,然后起杀死王灿,没想到王灿如此果决,居然这么快就带领士兵包围了方府,打了方鞠个措手不及。

    大厅外,个须灰白的老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颤声说道:“家主,好多的官兵堵在大门口,我们被官兵包围了。”

    方鞠虽然知道这件事,但是听了老管家的话,身体仍是不自觉的颤抖了下。

    “管家,你立即召集家丁、护卫,准备反攻王灿。”方鞠神色阴冷,大声说道:“时间紧迫,我这就去打开大门,与王灿说话,替你拖延时间,你将所有的家将、侍卫召集完毕之后,立即将他们带到大门口,准备拼死搏。”

    “这次,不是站着活,就是躺着死。”

    方鞠语气果决,打算拼死搏,不成功,便成仁。

    “家主,外面的……”

    老管家神色怔了怔,被方鞠的话给吓到了。不等老管家说话,方鞠大袖拂,打断道:“你快去吧,我这就去为你拖延时间。”

    说完之后,方鞠便起身朝大门走去。

    “砰!砰!”

    大门外,几个士兵正怀抱着撞木使劲的冲撞着方府大门,只听见沉闷的响声不停地从大门上传递出来。那紧闭的大门被撞击之后,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好似哭泣的婴孩般,非常痛苦。

    嘎吱声,方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个家丁打开大门,望着门外的士兵,怔了怔。

    大门打开的时候,怀抱着撞木的士兵也刚刚蓄满了力量冲向了大门,撞木无法停止下来,飞快的冲向了大门处。

    “砰!”

    声筋骨断裂的脆响声传来,站在大门处打开大门的家丁因为失神片刻,被撞木撞到了胸口。霎时,家丁的胸口便凹陷了下去,紧接着股巨大的力量从撞木上传递过来,瞬间将家丁撞飞了出去。人在空,家丁哇的口鲜血喷涌了出来,眼珠子因为胸口被撞击而瞪得溜圆。

    “嘭!”

    声沉闷的声音响起,家丁身体跌落在了地上。

    “啊…嘶…嘶……”家丁张大了嘴,想要说话,但是嘴浸满了鲜血,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咿呀咿呀的大声嘶吼着。片刻之后,躺在地上的家丁抽搐了两下,便动不动没有了气息,猩红的鲜血从家丁嘴流淌出来,染红了地面。

    “王灿,你欺人太甚。”

    这时候,方鞠走了出来,阴冷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大声喝道:“我的家丁好心好意为你开门,你为什么杀死他?”

    王灿双腿夹马腹,策马走上前去,伸手指着家丁说道:“方鞠,你也是随家丁起出来的,难道没有看见我的士兵抱着撞木撞门的时候,是因为无法收手,才撞到了家丁么。被撞木撞死,也只能怪他没有眼力,跟错了主人。”

    说话的时候,王灿仍旧不忘打击方鞠。

    果然,方鞠听了王灿的话,铁青的脸涨得通红,大声质问道:“王灿,家丁死了也就算了,你为什么率领士兵包围方家。我方家不犯法,二不偷窃,没有犯事,你这样无法无天的率领士兵杀人,难道朝廷命官就能随意的草菅人命了么?”

    “无法无天?”

    “草菅人命?”

    王灿听了之后,好似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般,朗声大笑,他伸手指着方鞠,冷笑着说道:“方鞠,你不用在我面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现在站在方府门口,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只是,你认为凭借你府上的家丁、侍卫能够阻挡我的士兵?”

    方鞠闻言,也不狡辩,冷笑着说道:“能不能阻挡,试试不就知道了。”

    王灿哈哈笑,却说道:“你当我是傻子啊,狮子搏兔尚需用全力。战场之上,每个环节都容不得有丝毫马虎,即使我有万分把握能够杀死你,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懈怠。再说了,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你的家丁虽然没有用,但人多了总能杀死两个士兵吧,哼,还想用激将法,这招没有用的。”

    顿了顿,王灿回头,当即命令道:“裴元绍、周仓,你二人人攻打前门,人攻打后门,方府上下鸡犬不留。”

    “诺!”两人抱拳大声回答声。

    然后周仓策马奔驰,率领部分士兵飞快的朝方府后门冲去。裴元绍则是骑着马冲向了方鞠,丝毫没有顾及方府门前的石阶。

    “杀!”

    裴元绍大吼声,胯下战马竟然跃而起,冲到了方府大门前面。

    ps:第更,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