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暴风雨的前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面露讥讽之色,斩钉截铁道:“本官这就告诉你,绝无可能。≯≯> ≦.﹤≦1≤Z﹤W<.≦”

    方鞠闻言,冷声说道:“王灿,你可明白不交出大商贾的后果?”

    “后果?”王灿反问道:“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后果,莫非方族长准备当众行凶,大庭广众之下刺杀本官。”

    方鞠淡淡笑,轻声道:“刺杀倒是不敢,不过大人呆在汉,若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嘿嘿,这样的事情可不是方某能预料到的。”

    王灿嗤笑声,朗声道:“见不得光的雕虫小技,不足为虑。”

    见王灿不为所动,杨廉急忙站了出来,脸上露出副谆谆教导的模样,劝解道:“王大人,住在您府上的人不过是介商贾罢,您何苦为了个商人,和方族长闹得这么不愉快呢,有道是化干戈为玉帛,王大人只需要交出商贾,大家相安无事,岂不是更好。”

    王灿冷冷笑,‘大商贾’虽然是他自己杜撰出来的,可若是找个人扮作大商贾,然后将人交给方鞠、杨廉,那样王灿的威望就彻底的被毁掉了。而且这样最也会带来个更可怕的后果,至此之后没有愿意投奔王灿了,因为个连自己的人都无法保护的诸侯,这样的人谁敢投靠。

    王灿心如明镜,明白这是方鞠唱红脸,杨廉唱白脸。

    方鞠、杨廉两人,都是为了让王灿交出大商贾,这种最简单的萝卜加大棒的道理想要迷惑住王灿,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再者,王灿还想借方鞠、杨廉立威,杀鸡儆猴,威慑汉郡内的大族,让其他的大族不敢轻举妄动。

    大好机会,王灿岂能放过。

    目光转向杨廉,王灿讥讽道:“杨族长,你的话简直是狗屁不通,小小伎俩,还不值得摆在台面上。”

    杨廉闻言,张俊逸的脸霎时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暴起,眼充斥着尴尬的目光。

    被王灿当戳破了计谋,杨廉恨不得打个洞钻进去。

    “哼,不识抬举。”

    方鞠见杨廉神色尴尬,心怒火登时冲了上来,冷哼声,喝斥道:“王灿,你仅仅是刚刚赴任的年轻太守,没有根基,没有实力,没有支持者,单单凭你带到汉的几百个士兵能够做什么事情?我看你还是交出大商贾,以免祸从天降。”

    威逼不成,方鞠的话顿时变成了赤*裸裸的恐吓。

    方鞠的话音落下,客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王正、孙赍、刘甫、骆惧四人更是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眼流露出丝恐惧,这时候,四个人都已经明白方鞠是**裸的恐吓王灿了,若是王灿不答应方鞠的要求,恐怕方鞠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死寂,客厅片死寂。

    方鞠面带得色,好似王灿定会畏惧方家的实力而交出大商贾。

    杨廉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身体却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闹大了,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境地了。

    “聒噪。”

    突然,沉默良久的王灿嘴冒出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在静默的大厅如同炸雷般响起,方鞠、杨廉闻言之后,身体顿时颤了颤。方鞠脸阴鸷的神情,身体颤抖的时候眼眸透出股兴奋,好似星空下的孤狼遇到猎物样,充满了兴奋。而杨廉则是眼神露出股惊惧,因为王灿的句话,意味着王灿和方鞠、杨廉之间的谈话已经破裂了。

    “王灿,你会后悔的。”

    方鞠大袖挥,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话,便大踏步离开了太守府

    杨廉望了王灿眼,摇了摇头,然后也跟着方鞠离开了。

    至于王正、刘甫、骆惧、孙赍四人则是恭恭敬敬的朝王灿揖了礼,然后起身朝王灿道:“太守大人,我等还有要事在身,还望大人见谅。”

    王灿摆了摆手,示意四人离开。

    待四人离开之后,大厅外,郭嘉、程昱、荀攸三人联袂而来。

    程昱神色冷峻,沉声说道:“主公,这方鞠胆大包天,罔顾国法,无视法纪,主公为何不当即击杀此獠,枭示众。”

    语气,程昱恨不得立刻将方鞠杀死。

    若是程昱接见方鞠,听见方鞠这样无法无天的话,肯定会直接派人杀死方鞠。

    言不合即杀人,程昱当真是杀意惊人,眼容不得半点沙子。

    不过王灿却不能这么做,他已经是汉太守,考虑事情的时候不能感情用事,要考虑整个汉这盘大棋。

    郭嘉懒散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精光闪烁,沉声问道:“主公,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王灿笑说道:“方鞠如此无礼,自然是要杀了,不杀何以彰显我的威仪。”

    不等郭嘉说话,程昱已经说道:“主公,您下令吧,昱这就带领士兵围了方鞠府邸,将方府老幼全部抓到府衙大狱,严加审问。”

    王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抹诡异的笑容。

    郭嘉见此,刚要准备说话却又生生止住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等待着王灿说话。荀攸望见王灿的表情,笑问道:“主公,说说您的打算吧。”

    王灿摆摆手,嘿嘿笑道:“先坐下吧,总不能老是站着说话。”

    待三人落座之后,王灿也坐下来说道:“今日听了仲德公之言,我心便想着如何处理南郑大族的事情。碰巧这个时候,方鞠、杨廉居然到府上让我交出子虚乌有的‘大商贾’,同时还威胁我若是不交出‘大商贾’,便要让我生意外……嘿嘿,说到底,我还得感谢方鞠呢,若不是他,我还找不到理由。”

    郭嘉叹息声:“主公,这些事情我们都是知道的。”

    “咳咳……”王灿尴尬笑,瞪了眼郭嘉。

    顿了顿,王灿神色整,将目光转向程昱,吩咐道:“仲德公,你立即派人在城传言说方鞠、杨廉因为囤积房屋而倾尽家财,负债累累。方鞠、杨廉因为无法还清债务,便威逼我交出大商贾,想要谋夺大商贾的钱财,我不同意方鞠、杨廉的话,方鞠、杨廉便扬言要杀我,谋杀朝廷命官。”

    程昱问道:“主公,难道仅仅是散布谣言,事情就这样么算了?”

    王灿摇了摇头,刚要说话,却听见郭嘉说道:“仲德公,你是气急攻心,没有看清楚局势,不明白主公的意思。主公散布谣言是为了占据道义,我猜测,当谣言四下传播之后,主公今晚就会率领士兵踏平方府了。”

    王灿点点头道:“奉孝果然厉害,居然猜到了我下步的动作。”

    郭嘉抿着嘴,眼睛眯成条线,笑而不语。

    程昱闻言,也笑了起来,这才是杀伐决断的王灿,若是王灿放过了方鞠、杨廉等人而使得威信受损,恐怕程昱都会怀疑王灿是否真的值得追随了。

    杀戮,才是最好的武器。

    似方鞠、杨廉这样的小丑,刀足矣。

    ps:第四更完成,理直气壮的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