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南郑大族的反应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南,酒楼。  ≦.≦≤1ZW.

    临窗的雅间,几名年士临窗而坐。

    “邓老,坊间传闻南郑来了个了不得的大商贾,准备购买咱们南郑县的土地,想要在南郑县立足,您老怎么看?”

    说话的是名年士,国字脸,长髯,身青衫。

    看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这个人是南郑杨家家主杨廉。

    而他口的邓老,正是功曹邓正。

    邓正听了杨廉的话,伸出干枯的手捋了捋颌下的花白长须,皱眉道:“老夫年老体迈,头昏眼花,能有什么看法?倒是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名震方的大人物,也有了自己的看法,何必来询问老夫呢?”

    杨廉闻言,张脸霎时成了猪肝色。

    他鼻息咻咻,冰冷的目光落在邓正如树皮般的脸上,充斥着熊熊怒火。

    不过邓正好似没有看到杨廉的目光,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端坐在席上动不动,而坐在旁边谈笑得正欢的几名士也顿时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丝尴尬之色。几个人都明白邓正是老骨头,性子古怪,难以伺候,没想到说话这么口无遮拦。

    几个人虽知道邓正的性格,但是脸上还是火辣辣的。

    在座的人都是家之主,跺跺脚,南郑县都要震震的人物。

    这样的人被邓正喝斥,心还是升起股怒火。

    “邓老,您老经常出入太守府,又担任功曹职,对太守大人的事情了解颇多,您老肯定知道些事情的,在座的家主都是为了南郑县的事情,您老就透露点消息吧。”

    说话的是个三十岁的士,剑眉朗目,白面,黑须,仪表不凡。

    这人是南郑陈家家主陈熙。

    说话的时候,陈熙语气透出股尊敬,邓正见陈熙问话,脸色稍稍好转,树皮般紧皱的脸也舒展开来,不紧不慢的说道:“太守大人初临汉,事务繁忙,哪有时间处理商贾买地这样的事情,那即将到南郑买地的商贾也不过是借着太守大人的名义做事,你们想怎么错,难道我还能管得了么?”

    “人家要买地做事,你们想要囤地牟利,无非是想榨取人家的钱财罢了。我想让你们适可而止,你们肯定是不愿意的,我也老了,管不了事了,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邓正说话间,透露出股不屑的意味。

    陈熙闻言,却问道:“邓老,这人虽是商贾出身,身份低下,但总是太守大人邀请来的,若是我们做得过了,会不会引起太守大人的反感。”

    邓正微眯的眼睛睁开,望着陈熙眼露出丝欣赏。

    他笑说道:“有道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们若是愿意,不要做得过了就行,这应该不会让太守难堪了。”

    杨廉撇撇嘴,说道:“邓老,我们这些家主,虽然表面光鲜,可都要养活大家子的人,肩膀上的担子非常重。这次好不容易了来了个钱财无数,富可敌国的大商贾,怎么能适可而止呢,若是不将他的钱财搜刮干净,我们这么多人,分摊下来,家才多少点钱财。”

    “邓老,杨廉说的有理。”

    “对呀,咱们都养着大家子人,不容易啊!”

    …………

    几个对邓正心不满,认为邓正顽固不化的家主赶忙附和着说道,想要劝说邓正改变主意。

    邓正却是理也不理那几人,目光望向陈熙,问道:“云方(陈熙的字),你的意见呢?”

    陈熙思虑片刻,道:“邓老之言,陈熙认为非常有理,我辈之人书明理,修身养心,也明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那大商贾来南郑经商,对南郑县也有好处,我们做人做事也要讲道义,若是将人家的钱财搜刮干净了,以后还有谁敢来南郑县经商。”

    杨廉见陈熙也学着邓正说教,顿时怒道:“陈云方,介商贾,值得你这么做么?”

    陈熙笑道:“熙德(杨廉的字),得饶人处且饶人,商贾赚钱,同时对南郑县也有好处,何苦如此赶尽杀绝?”

    “商人,逐利之徒,牟利之人,有什么好仁慈的,这样无德无义的商贾正应该赶尽杀绝,将他们的钱财夺取了,好让他们没有扇风点火的助力。”

    说话的人是个年纪三十开外,接近四十的年人。

    这人身穿身黑色长袍,长得双鹰眼,鹰钩鼻,嘴唇细薄,颌下三缕短须,眉目间透露出股阴冷的气息。

    语气,好似商贾的钱财都应该被他得到,端的是嚣张无比。

    这人名叫方鞠,性格阴冷,睚眦必报,是南郑县方家家主。

    邓正听见方鞠的话,深邃的双眸霎时圆睁,眼眸闪烁着道道精芒,如刀般的眼神落在方鞠身上,好似要将方鞠杀死。方鞠见邓正睁大了眼睛,却是嘴角勾起,脸上露出丝不屑的讥讽之色。

    陈熙摇了摇头,急忙说道:“人分好坏,商人也有义商、奸商之分,方兄何苦如此步步紧逼,将人逼到绝境?”

    方鞠冷声道:“陈熙,你是你,我是我,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不要对我指手画脚。”

    陈熙闻言,也是哼声道:“方鞠,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鞠皱眉道:“我能有什么意思……”

    这时候,旁边个长得慈眉善目,脸上带着和煦笑容的年士笑说道:“云方,方兄,今日大家聚在起,本是为了商议如何对待商贾买地的事情,何必为了点小事情动气?照我说,个人自有各人的处事方式,大家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了。咱们现在需要注意的就是太守大人的态度,看看太守大人的底线是什么?不过太守大人的底线还得邓老才明白,邓老,您就仔细说说新任太守吧。”

    说话的人名叫段炽,南郑县段家家主。

    邓正听了段炽的话,略微皱眉,想了想说道:“我就说点,你们自己揣摩,新任太守杀伐果断,能屈能伸,是不可多得人才。那日我等汉百官请求太守饶了苏固家,太守也答应了这件事情,但是转眼间,太守又将苏固的儿子无声无息的杀死了,只剩下群懦弱无力的女人,你们通过这件事情自己揣摩太守的性格吧。”

    听了邓正的话,各家家主都露出沉思之色。

    狡猾,奸诈,似乎用来形容新任太守最合适不过了,可邓正居然说是杀伐果断,不可多得的人才,真是这样么?

    不过方鞠听了之后,却道:“不就是个太守罢了,只得如此郑重对待么?”

    说完之后,方鞠站起身来,朝在座的几个人拱了拱手,然后离开了,杨廉见方鞠离开,急忙追了上去,紧跟着杨廉,又有几个家主离开了雅间。

    “邓老,对商贾买地这个事情,您老是怎么看的?”雅间,只剩下段炽、陈熙,陈熙却是笑着问道。

    邓正露出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字顿道:“作壁上观,隔岸观火。”

    段炽、陈熙闻言,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俩人都从邓正的话探听出了丝不寻常的气息。

    ps:四更完成,舒坦…记得扔鲜花…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