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郭嘉的疑惑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太守府,后门。≯≥> ﹤.1ZW.

    辆辆马车缓缓进入后门,最后二十辆马车全部都停在了太守府的库房旁边。

    随行的侍从把黑布掀开,将个个箱子从马车上搬了下来,然后整齐的堆放在库房里。

    待整理好箱子之后,老者便挥手将库房的侍从打走了。

    空旷的库房,只剩下领头的老者个人站在屋子。

    就在这时,库房外,哒哒的脚步声传来。个身穿白色长袍,剑眉朗目的青年背负着双手,缓缓走进库房。白袍青年身后跟着个身穿天青色的青年,两个人前后,次第的进入库房。

    白袍青年目光掠过整齐摆放在库房的二十个大箱子,脸上升起抹笑容。

    老者见白袍青年走进来,揖礼道:“拜见主公。”

    青年嗯了声,表示回应。

    “子武,开锁。”白袍青年走到摆放箱子的地方后,朝老者轻声吩咐了句。站在白袍青年身后的青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眉宇间透出丝慵懒,他听了白袍青年的话,脸上也露出副好奇的神情。

    子武,王越的字。

    车队领头的老者赫然是王越,今日王越率领车队入城,城门口生的切是王越按照王灿的计划做的。

    白袍青年被王越称为主公,自然是王灿。

    王灿身后,身穿天青色长袍的青年则是郭嘉。

    “咔嚓,咔嚓……”

    声声钥匙开锁的声音响起,二十个大箱子被王越打开。除了掉落在地上的箱子没有上锁,其他二十个箱子都上了把大大的铁锁,将箱子锁得死死的,即使箱子掉落在地上,箱子装载的东西也不会掉落出来。

    王灿见所有的锁都打开了,又说道:“子武,打开箱子。”

    “啊,怎么是石头?”王越打开个箱子之后,现箱子装的居然是石头,不是马蹄金?

    “又是石头。”

    “又是石头。”

    …………

    二十个箱子,居然没有个箱子装的是马蹄金,王越见此,额头上颗颗豆大的汗珠流淌下来,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王灿笑说道:“子武,不用担心,这些石头是我安排人装的。”

    王越闻言,长长地舒了口气,他还以为其他箱子的马蹄金被偷盗了呢?只是王越此时心却升起了丝疑惑,为什么王灿将装有石头的二十个箱子锁住了,不让人知晓,而那个装有马蹄金的箱子却没有上锁,还特意让他在马车的车轴上做手脚,使马车上的马蹄金掉落出来。

    这切,都像迷雾样笼罩在王越心头。

    王越不明白,却没有出言询问。

    “咦……怎么全是石头,不是坨坨的马蹄金么?”郭嘉惊呼声,伸手指着箱子装满的废石,眼充满了错愕的神情。目光转,又看了眼没有上锁的箱子,里面装满了金光灿灿的马蹄金,郭嘉顿时陷入了沉思当。

    郭嘉思虑良久,却不得其所。

    “主公,怎么全都是块块的石头,箱子的东西不都是马蹄金么?”郭嘉心好奇,连忙询问道。

    王越眼也是露出期望的眼神,因为他只是听从王灿的安排,王灿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具体的事情王越点都不知道。

    王灿笑问道:“奉孝,箱子总共二十个,都蒙上了黑布,没有人知道黑布遮盖的是什么东西。然而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其辆马车车轴断裂,装有马蹄金的箱子也突然掉落在地上,所有的马蹄金都掉落了出来,你认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郭嘉想也不想,直接说道:“若是我,肯定认为黑布遮盖的二十个箱子装的东西全都是金灿灿的马蹄金。”

    王灿闻言,笑道:“正确,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郭嘉满脸疑惑,问道:“这个有什么用呢?”

    王灿嘿嘿笑,解释道:“二十辆马车,我让其的辆马车突然车轴断裂,车上的箱子掉落下来,箱子的马蹄金也散落了地,这是为了让围观的百姓认为二十个箱子装的全都是马蹄金。”

    “这样做的效果是为了让百姓认为我请来的商贾非常有钱,富可敌国。”

    “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第个目的,个富可敌国的商贾来南郑县城了。而后,我又让子武耍了个小把戏,说我请来的大商贾将要在南郑城内购买无数的土地。这是我的第二个目的,使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大商贾要购买土地。”

    “有道是传十,十传百……事情展到现在,县城内的百姓都应该知晓了大商贾买地的事情。”

    郭嘉问道:“主公,让百姓知道大商贾买地有什么用呢?”

    王灿摇摇头,道:“奉孝,你整日也没有什么事情做,这件事你就自己慢慢琢磨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郭嘉点了点头,嘴角勾起抹笑容,反问道:“主公,您伪造个商贾出来有什么用途我暂时不考虑,但是王老是您身边的人,这件事情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您让他出去装扮成商贾随从,是不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王灿摇头笑道:“奉孝,因为你是看到了箱子的废石,所以才想到这个问题。”

    “那些认识子武的人是不会这样考虑的,他们无法找出子武的真实身份,便会猜测子武是大商贾的下属,而子武与我接触,不过是试探消息而已。况且有了大箱马蹄金掉落在地上吸引眼球,事情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大商贾在南郑县买地上。”

    王灿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信心满满的说道:“这件事情,土地才是重之重,这是牟利的关键。”

    郭嘉听了之后,沉默了下来,而王越却问道:“主公,您是打算用土地赚钱么?”

    王越想到自己带走了九个宝箱,王灿下子没了钱财,心猜测王灿是想要通过这次事情赚取钱财。而且王越还记得王灿吩咐他给城门守将说的话:想要赚钱可以购买些土地屯着,然后等商贾买地的时候再卖出去。

    只是王越想到了这件事,又升起另个疑问。囤地的人越来越多,王灿伪造的商贾去买地,不是会用掉更多的钱,怎么可能赚钱?

    王灿听了王越的话,笑道:“子武,你居然猜到我的想法?”

    王越摇头道:“主公,卑职乱猜的。”

    “赚钱?赚钱?”郭嘉嘴嘀咕着,眉头皱起,听见王灿伪造商贾买地是为了赚钱,始终没有想明白王灿如何赚钱?因为王灿伪造的商贾准备买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囤积了土地。这种情况下,王灿哪有什么钱买地,反而会花费无数的钱买地。

    与王越样,郭嘉心也升起这样的疑问。

    ps:四更之三,嗯,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