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权术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招贤榜?”

    王灿想到之后,心满是喜悦。>  ≯ ﹤.﹤﹤1﹤Z﹤W.

    幸好郭嘉提了出来,颁布招贤榜之后,王灿也能够招揽到些人才填充到汉官员,弥补现在汉官、将缺乏的局面。

    四人交谈了许久,最后宾主尽欢,郭嘉三人脸上带着笑容离开了。

    招贤榜的事情确定下来之后,王灿笑着朝身旁站得笔直的王越说道:“子武,坐下来说话吧,奉孝、公达、仲德公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连刚刚归顺的胡波的事情也已经有了着落,是应该说说英雄楼的事情了。”

    “是,主公。”

    王越神色严肃,灰白的眉毛却是扬了扬,眼眸闪过道喜悦。

    王灿在洛阳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英雄楼需要做的事情。但是洛阳英雄楼的积蓄都已经分到了王越门下九个弟子身上,让九人带着钱财奔赴其他州郡,建立新的英雄楼。王越跟随王灿抵达汉之后,目前还是空壳子个,无钱,二没有人,三没有权,想要在汉建立英雄楼几乎不可能。

    整日跟在王灿身旁,王越见郭嘉、胡波、程昱……等人都有了安排,王越心还是有些急切,毕竟王灿也想做官。

    做官,做事。

    王越心的想法就两点,没有其他的事情。

    望见王越脸紧张的神情,王灿笑道:“子武,其他人都有了安排,现在才提及你的事情,你不会心有怨言吧?”

    王越拱手道:“主公,卑职不敢。”

    王灿淡淡笑,问道:“不敢,那你心是有怨言咯?”

    “呼…呼……”王越听见王灿的话之后,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鼻息咻咻,张略显黝黑苍老的脸涨红无比,脖子上青筋乍现,望着王灿露出不解之色,不明白王灿说话怎么会如此咄咄逼人。

    王越深呼吸口气,使心情平复下来之后,说道:“主公,卑职没有怨言。”

    王灿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不用争论,你自己明白。我率先考虑郭嘉、程昱……等人的官职,是因为郭嘉、程昱、荀攸直接任命就可以了,而胡波则是临时起意。至于现在才和你谈及英雄楼的事情,是因为现在有了足够的钱财,能够支撑英雄楼的展。”

    “若是没有钱,让你建立座英雄楼根本不可能。”

    “建楼,需要钱;招人,需要钱;训练人才,也需要钱……英雄楼的每项事情都需要钱财的支持才行。因此,得到了苏固的宝藏之后,现在才安排你的事情。刚刚之所以咄咄逼人的问你,是为了去掉你心的疙瘩。”

    “我不希望你心有不快的事情藏着掖着,若是每件事情都使你不舒坦,件件的事情积累起来之后,你就会觉得我偏心,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你可明白我说的意思?”

    王灿字顿的说道,他有必要拔出王越心的刺。

    因为这样的‘刺’若是积累多了,总有天会爆出来。

    王越听了王灿的话,心升起抹感动。

    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王灿是主公,本来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释的,也没有必要解释。可王灿却把整件事情给王越说清楚了,让王越心非常的感动,心那点不快也消散得干二净,苍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王灿见此,也舒心的笑了起来。

    其实,王灿的做法通俗的说也就是谈心,换个高雅的说法就是做思想工作。

    这点,军队特种兵出身的王灿可谓是随手拈来。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这句话的道理,王灿还是明白的。

    王越沉默片刻之后,  猛地下站了起来,朝王灿请罪道:“主公,卑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请主公原谅。”

    王灿笑了笑,道:“嗯,你心没有怨言就好了。”

    摆了摆手,示意王越坐下,道:“子武,相比于胡波、郭嘉等人的职务,你的事情更加繁杂,更加困难。”

    “我刚刚抵达汉,对汉的事情还不了解,对汉的官员也不了解。因此你着手组建英雄楼的同时,要清楚汉目前的状况,以及汉官员的资料,明白哪些人是忠诚于苏固的,哪些人是别有用心的,哪些人是碌碌无为的……这些事情做起来非常困难,也非常费脑筋,你多花些时间。”

    王越笑道:“主公,卑职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没有事情做。”

    王灿点点头,又说道:“组建英雄楼需要许多钱财,你门下的九个弟子也亟需钱财支持。珠宝共有十二箱,你拿箱珠宝去,将珠宝分给史阿等九个弟子,让他们尽快建立英雄楼,务必于年底之前完成英雄楼的组建。”

    “诺。”王越又站起身来,郑重的说道。

    王灿摇了摇头,说道:“你坐着说话就好,不用惊刹的站起来说话。除此之外,我再给你个任务。”

    “主公请说,卑职定不负主公重托。”

    王灿点头说道:“你拿到钱财之后,尽快收养百个孤儿,我有大用。”

    王越试探着问道:“主公想要训练死士?”

    王灿摇了摇头,喝斥道:“不该问的不用问,你只需要收养百个孤儿就行了,完成之后,你就到郡守府来禀报,我亲自来处理百孤儿的事情。”

    王越愣了愣,随即道:“卑职失礼了。”

    这刻,王越似乎有些明白王灿了,帝王之术,恩威并施。

    王灿可以和王越相谈甚欢,也可以瞬间板起脸来喝斥王越,这都源自于王灿是主公,而王越是下属。王越也明白了所谓的伴君如伴虎的道理,身为下属,就要有下属的觉悟,谨守身份,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王灿见王越脸的沉思的模样,心点了点头。

    做官,也是做人。

    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插手的,希望王越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沉默了片刻,王越脸上露出了笑容,举止之间带着抹恭敬,却又含着股不卑不亢的意味。他朝王灿问道:“主公,卑职组建英雄楼去了,主公的安全谁来保护呢?”

    王灿想了想,道:“从你麾下的三个武士挑选个吧,他们是你亲手训练出来的,我信得过。”

    “诺!”王越回应了声,说道:“主公,若是无事,卑职这就做事去了。”

    ps:四更之三,遇到瓶颈了,很难受,章节有纰漏之处大家多多谅解,嗯,惯例求收藏…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