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苏固的财宝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沉声问道:“邓功曹,你的年龄是诸位官员当最年长的,经历的事情也多,想来邓公曹应该知道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的道理。≯  ≥≯ ﹤.﹤<1ZW.这个道理不仅仅是我懂,在场的诸位也都明白。但是,我且问你,若是我放过苏家家眷,然而苏家却再有人刺杀本太守,又当如何?”

    邓正神色怔,明显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

    他沉默片刻,正色道:“若再有人刺杀大人,全族皆可杀。”

    说话间,股肃杀之气从邓正身上散开来,这老头活了大半辈子,半截身子都已经到棺材里面了。论经历,没有人有邓正丰富,王灿的话,邓正自然是明白的,因此思索片刻,邓正便想出了应对之道。

    或许,邓正的方法可行。

    但王灿听了之后,却扑哧笑,讥讽道:“邓公曹,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没有杀死我,我自然是可以诛杀苏家全族,若是我被杀死了呢,又何解?”

    邓正顿时被王灿问得噎住了,张褶皱的老脸涨得通红。

    邓正眼眸露出沉思之色,想了想,明白王灿是不可能放过苏家的人,不过却不是没有回转的机会。他沉默了片刻,又说道:“大人的话,言之有理,相比于苏家的人,大人的安全更加重要。不过人命攸关,不可不慎重,大人可否遣散苏家仆从,拘禁苏家家眷,让苏家永世不得出门。”

    王灿听了邓正的话,顿时笑了。

    这老头,果然是滑头,解散苏家,拘禁苏家主要的人,这招端的是毒辣。

    通过拘禁苏家的人,使得王灿的威严得以建立起来,而苏家人的性命也得到了保证。王灿想到这里,自然不会驳了邓正的面子,毕竟邓正已经充分考虑的他的利益:“好,好个邓公曹,就依邓公曹之言。”

    邓正闻言,张老脸笑得如菊花绽放般璀璨。

    他朝王灿恭敬的拜道:“大人从善如流,英明仁德,有大人治理汉,真乃汉之福也。”

    邓正高呼王灿仁德英明,脸上也充满了老怀欣慰的笑容。对于王灿能够从善如流,邓正是非常的高兴。邓正的话说出来之后,跪在邓正身后的官员也高声呐喊王灿英明仁德,整个大厅,官员的呼喊声不停地回荡着。

    王灿见到这种情况,笑了。

    目的,似乎达到了。

    王灿两世为人,前、后两世的年龄加起来也是五六十的人了,苏志的刺杀还不能使王灿愤怒到派裴元绍包围苏固、苏志的家眷,将苏家的人赶尽杀绝,毕竟骨子里面,王灿还有着点现代人的观点,除了能威胁到自己的人,王灿不会手软。至于些老弱妇孺,王灿还没有赶尽杀绝的想法。

    只是邓正误会了王灿的话,以为王灿派人包围苏家,定会杀光苏家的人。

    因而急忙站出来劝谏王灿,希望王灿能够收回命令。

    王灿暴怒,怒气冲冲想要杀人,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在官员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真是凶威赫赫。然而,此时王灿借坡下驴,采纳了邓正的劝谏,又使得自己获得了个从善如流的好名声。

    不过在些官员心,不是从善如流,而是喜怒无常,难以伺候。

    官员心的想法,王灿是不肯能猜到的。

    可有了邓正的配合,王灿的目的达到了,顺利建立起自己的权威,使得汉官员对王灿多了丝畏惧之心,而那些从上庸县跟随王灿起回到汉的官员则更是颤颤巍巍了,心想着若不是邓正敢于纳谏,恐怕苏家真的要流成河了。

    新任太守,果真是凶威赫赫,狠辣无比。

    然而,畏惧王灿的官员大多只是得了苏固的好处,又或是打酱油的官员。

    至于真正有才华,有能力的官员,诸如邓正这样的人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心升起抹兴奋。从目前看来,王灿比苏固好多了,苏固担任汉太守期间,大权独揽,拔擢心腹,真正忠于苏固的也就是苏固的亲属以及三两个人,因此邓正见王灿接纳了谏言之后,才会如此高兴。

    苏固死了,有能力的人也有了挥才能的地方。

    也恰恰是因为苏固拔擢的全是亲属,才使得王灿能够如此容易入主汉。

    因为忠诚于苏固的嫡系势力都死在了上庸县城外的山林,王灿才能如此容易抵达汉,若是苏固单身前往上庸县,而苏固的亲信心腹则留在南郑县,王灿能不能进入南郑恐怕都是个问题。

    王灿目光转向裴元绍道:“裴元绍,立即带领士兵包围苏家。”

    “诺!裴元绍抱拳回应道。

    王灿点点头,又吩咐了声:“约束好士兵,若是苏家的人出了任何意外,你自己提头来见。”

    “末将遵令!”

    裴元绍见王灿点点头,才带着士兵离开了。

    说完之后,王灿脸上露出疲乏的神色,摆了摆手,示意官员离开。邓正也知趣,脸上带着笑容,拄着拐杖颤悠悠的走出了郡守府,身后跟着众汉官员。

    待所有的官员离开之后,王灿才朝大厅外喊了声:“周仓。”

    “末将在。”周仓听见王灿的喊声,急忙跑了进来。

    王灿召集汉官员议事,周仓和裴元绍俩人则率领士兵驻守在大厅外,是为了保护王灿的安全,二则是为了随时能够处理不停话的官员。

    见周仓疾步走进来,王灿起身道:“你把胡波押解到后院来。”

    “诺!”周仓抱拳回答声,然后转身去押解胡波去了……

    郡守府,后院。

    整个后院非常空旷,足有座篮球场那么大。院子右侧,颗参天大树矗立在院子,大树下,是张圆形的木桌,木桌周围摆放着四座木墩。院子央,是座假山,假山涓涓流水哗哗流淌着,假山下面,是处圆形的水池,清澈的水池,还有几尾鱼儿正欢快的游动着。

    王灿坐在木墩上,身后站着王越,旁前站着周仓和胡波。

    目光转向胡波,王灿沉声道:“胡波,现在已经抵达汉了,你可以说苏固的金银钱财藏匿在何处了。”

    胡波眼珠子转,恭敬的说道:“大人,我想见见家姐,不知道可以不?”

    王灿冷笑声,说道:“胡波,你要弄明白你自己的处境,你没有讲价的条件,我已经派人包围了苏府,你姐姐现在困在苏府,等你找出苏固藏匿的财宝之后,你就可以带着你姐姐离开汉,也可以带着你姐姐留在汉……可是,若是没有找到苏固的财宝,结果不用我说,你自己应该明白。”

    胡波听了王灿的话,满是肥肉的脸颊不自觉的抽搐了下。

    他沉默了片刻,道:“回禀大人,苏固的金库没有藏在其他地方,就在郡守府。”

    王灿听了之后,冷笑着问道:“胡波,你说的不会是库房吧?库房的钱财可是整个汉郡的钱财,不是苏固藏匿钱财的地方。”

    胡波面带谄笑,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假山,说道:“大人误会了,大人请看那座假山。”

    王灿双剑眉扬起,急忙问道:“金库藏在假山里面?”

    胡波摇了摇头,道:“大人随我来便知道了。”说着话,胡波转身朝假山走去,王灿跟在胡波身后。

    胡波靠在水池边,说道:“大人,苏固将所有的财宝都密封在个个箱子,然后苏固把所有的箱子都藏在了水池。大人请仔细观看水池,水池边缘圈略高,而央略低,奥妙之处就在水池边缘,略高的地方摆放的都是装着金银财宝的箱子,只是这些箱子上面都铺放了些水草,看上去好似石头在下面样,所以很难现。”

    王灿点点头,道:“是个好地方,虚虚实实,谁又会想到水池会有金银财宝呢?”

    顿了顿,王灿又道:“周仓,你立刻派人将水池的金银财宝打捞出来,看看是否真如胡波所说,箱子全是金银财宝。”

    “诺!”周仓得到命令,立即去找人去了。

    ps:第四更完成,又是个四更鸟。惯例:求鲜花…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