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王灿之怒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南郑县城,郡守府。≧ ≧ .

    众官员战战兢兢的跪坐在大厅,简直不敢正视王灿的目光。

    是的,是不敢正视王灿的目光。

    不是害怕王灿,而是丢人。

    新任太守抵达汉,竟然遭到汉官员刺杀,这事情真的是让汉官员颜面扫地,没了面子。虽说刺杀王灿的武将已经被杀死,而王灿也没有受伤,但王灿的脸却瞬间紧绷了起来,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也被阴冷深沉的脸色取代。

    遇到这档子事情,王灿言不,便直接带着士兵进入了城内。

    安顿了好了蔡琰、郭嘉、吕蒙……等众人,王灿立刻召集汉官员到郡守府议事。

    许多汉官员都明白王灿已经到了爆的边缘,因此低着头,大气儿不敢出,连正视王灿眼都不敢,这些不敢正视王灿目光的人大多是与苏固有关系的,也知道刺杀王灿的人是谁,因此才会心虚。

    静默,无言。

    客厅,气氛变得凝滞起来。

    没有官员站出来说话,王灿也神色冰冷的坐在客厅,面沉如水,眼眸闪烁着凶戾的神色,那眼神似疯狂的凶兽样,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呼…呼……”王灿微眯的眼眸睁,深深的吸了口气,问道:“有谁能告诉我,今日南郑城外行刺我的人是谁,与他有关联的人有哪些?与他经常接触的人有哪些?谋划刺杀我的人又有哪些?”

    王灿话音落下,大厅依旧是毫无动静,却没有个官员站出来说话。

    “难道诺大的汉郡,竟然没有人知道么?”王灿冷笑着说道。

    这时候,坐在大厅左侧第位的老者站了起来。

    老者须皆白,身黑色长袍,手拄着根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到客厅,朝王灿行了礼,说道:“王大人,今日刺杀大人的武将名叫苏志,是苏固的表弟,他因为不满主公处死苏固,心怀怨恨,故而铤而走险,想要刺杀大人。”

    “苏志之罪,乃是苏志人所为,没有其他人知晓,也没有同伙,还请大人明察。”

    老者说话的时候,气十足,字正腔圆,没有丝毫的惧意。

    “哈哈哈……竟然是苏固的表弟苏志,好,好个苏志,胆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还真是胆大包天,看来即使是苏固死了,很多人还是不死心啊。”王灿听了之后,嘴角勾起,阴测测的说道:“以前,我曾经听说天子怒,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普通人怒,死伤仅仅是两个人,血溅五步而已;然而本太守怒,虽然没有天子之怒那般霸道蛮横,却也不是普通人怒能够比拟的。”

    “吾之怒,伏尸百千,血染大地。”

    王灿眼眸圆睁着,朝坐在大厅的官员大声咆哮道。

    目光转,王灿的目光落在了客厅之外,大声喝道:“门外甲士何在?”

    客厅外,裴元绍听见王灿呼喊,顿时带着两个士兵疾走跑了进来,裴元绍身甲胄,行走之间,铠甲相互摩擦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走到客厅央,裴元绍单膝跪在地上,拱手道:“主公,裴元绍在此。”

    王灿目光阴冷,沉声命令道:“苏志以下犯上,其罪不可饶恕,枭示众三日,并张贴告示,言明苏志所有的罪过。”

    “本太守以仁待人,以德服人,只可惜呀,本太守对待苏固干人还是太仁慈了,本想着诛杀苏固,其家眷亲人不予追究,会使得这些人感恩戴德,没想到他们竟然冥顽不宁,不知悔改。如此狼心狗肺,不知恩图报之人,留之何用?”

    “裴元绍,你立即派遣士兵包围苏固、苏志居住的宅院,不准人进出。”

    “若有抵抗者,不论老少,律就地斩杀。”

    王灿说道最后,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几乎是字顿,咬牙切齿的说完了最后句话。

    “诺!”裴元绍闻言,抱拳回答了声,然后准备带着士兵离开大厅。

    “等等,不能去,不能去呀。”站在旁的老者连忙转身,疾走两步用瘦弱的身体挡住裴元绍,不让裴元绍离开大厅。

    裴元绍没有搭理老者,而是回头望了眼王灿,等待王灿的命令。

    王灿摆了摆手,示意裴元绍暂时不要动。

    这时候,老者见裴元绍站着不动了,才撩起衣袍跪了下来,正色道:“王大人,苏志胆大妄为,刺杀大人,这是苏志人所为,与苏固、苏志家人无关。况且大人得上苍护佑,没有受伤。还请大人放过苏固、苏志家眷,有道是祸不及妻儿,苏固、苏志虽然有罪,却也不能牵连父母妻儿啊。”

    “若是大人执意包围苏固、苏志宅院,也请大人将卑职拘禁了。”

    “卑职身为郡守功曹,负责官员的拔擢升迁,苏志有机会刺杀大人,卑职也有失察之责,请大人三思啊。”

    老者言辞恳切,说得官员们连连点头。

    而且老者也明白,若是王灿派遣的官兵将苏固、苏志家眷包围了,恐怕苏氏族,也就彻底烟灭了。

    乱世兵如匪,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王灿听了老者的话,却眉头微蹙,眼闪过丝厉色。

    这时候,又个身穿皂色长袍的年人起身站出来,跪在老者身旁道:“大人,邓老之言,句句在理。所谓祸不及妻儿,苏固、苏志以下犯上,被大人斩杀也是死有余辜,但是苏固、苏志家眷却是无辜的,还请大人三思而后行。”

    “请大人三思而后行。”

    有了出头鸟,客厅的官员也跟着纷纷起出来,朝王灿躬身行了礼,跪在客厅高声呼喊道:“请大人三思而后行。”

    有道是罚不责众,人多了,自然就不好处理了。

    这些官员都是官场的老油子,滑不留手。

    见到老者出言请罪,又有人附和,纷纷站出来劝谏王灿。

    所有跪坐在大厅的官员都跪了下来,请求王灿放过苏固、苏志的家人。所有的人都跪拜,这是个什么概念,黑压压的片官员,全都是都是汉的主要官员,若是将所有的官员处置了,汉官府也坍塌了,无法运转起来。

    王灿黑着脸,心怒到了极点。

    本以为可以借着苏志刺杀的由头惩治苏固的嫡系,却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的目光落在老者身上,问道:“敢问老大人名讳?”

    老大人,旧时官场用语,尊称年老位尊的人。

    老者是汉功曹,又是年高有德望之人,因此王灿称呼声老大人。听见王灿询问,老者抬起头来,回答道:“回禀大人,卑职邓正,字子方,担任汉功曹职。大人询问,莫非愿意既往不咎,不祸及苏固、苏志家眷?”

    王灿心觉得好笑,他不过是问了句话而已,邓正居然能联想到释放苏固、苏志家眷的事情上来。

    邓正,还真是个‘有趣’的人。

    虽然邓正有良心,有担当,是个好人,个好官,可惜却不是个好的上位者。

    ps:四更之三,第三更了,求收藏…鲜花……嗯,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