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刺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平六年,十二月。≧>≥  ﹤.﹤<1﹤Z﹤W﹤.≦

    曹操借王允七星宝刀,想要借机行刺董卓,却没有成功,然后逃出洛阳。

    董卓大怒,布公通知各州、郡、县缉拿曹操。

    曹操掏出洛阳之后,途投宿故友吕伯奢家,其子五人好客,因此磨刀霍霍准备杀猪宰牛。曹操见到这种情况之后,疑心吕家有害己之意,怒之下,杀死吕伯奢家口,逃窜而去。逃到牟县的时候,曹操被牟县亭长抓住,交给了县衙县令。

    当时捉拿曹操的公已经送到牟县,牟县功曹也知道抓住的人是曹操本人,但是功曹认为当今天下大乱,不应该抓捕曹操这样的英雄,便请求县令释放曹操。

    县令答应了功曹的请求,将曹操放走。

    曹**里逃生,逃窜到陈留郡。

    平六年年底,曹操借助曹氏和夏侯氏的支持,以及在陈留的家财和陈留人卫兹的资助,散家财,合义兵,并且率先倡义号召天下英雄讨伐董卓,而且曹操还组织起支五千人的军队,起兵讨伐董卓。

    ##########

    汉郡,南郑。

    南郑是汉水流域人类明祥地之,西周时期,南郑即为汉水上游地区重镇,战国时期置县,是陕西置县最早的县之。公元前451年秦朝筑建南郑城以后,南郑就直是汉郡的郡守府,汉高祖刘邦为汉王的时候,曾以南郑为都城。

    西汉前期,汉郡的治所仍在南郑。

    宣帝之后,郡治迁到西城,东汉建武十二年前后(公元36年),郡治由西城迁回南郑,使得南郑又重新成为汉郡的郡守府治所。

    花费近半个月的时间,王灿行人终于抵达了汉。

    此时已经是平六年十二月,王灿也得到了从曹操逃出洛阳的消息。

    曹操出逃洛阳,先是错杀吕伯奢家,然后逃窜到牟县,最后回到了陈留县,借助曹氏、夏侯氏的力量,起兵讨伐董卓。

    王灿知晓历史,明白即将生诸侯会盟,讨伐董卓。

    而现在曹操已经起兵,距离诸侯会盟的时间越来越紧急了。

    只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王灿目前还是个挂着空壳子的汉太守,虽说掌握了汉郡成为方诸侯,但是王灿麾下能够使用的兵力也就六百余黄巾士兵,想要征召士兵还得到了汉之后,才能重新征辟军队。

    因此,对于王灿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

    南郑县,城外三里处,汉郡的大小官员翘以待,等待着王灿的马车抵达。

    “来了……”

    “来了……”

    “新任太守到了……”

    官员队伍当,声声惊呼传来,只见官道上,对人马缓缓的行驶过来。

    为的人是个骑着棕色大马的黑脸大汉,黑脸大汉手拎着柄灿灿光的狼牙棒,他左右环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黑脸大汉身后,是辆辆马车缓缓行驶,马车两侧以及马车后面,则是数百身穿盔甲的士兵。

    “太守大人到……”

    官员,不知谁率先高喊了声。

    “拜见太守大人。”

    所有的汉官员不约而同的高呼声,然后躬身朝缓缓行驶过来的车辆揖了礼。

    王灿坐在马车上,听见马车外传来的呼喊声,朝蔡琰说道:“琰儿,你呆在马车,不要出来,知道么?”

    蔡琰点点头,道:“灿哥哥,琰儿明白,你去吧。”

    说完之后,蔡琰又坐到王灿的身前,伸出纤细白皙的小手替王灿抚平了衣衫上褶皱的地方,又看了眼王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灿淡淡笑,然后掀开车帘,便走了出去。

    在王灿走下马车的时候,第四辆马车王越也下了马车,走到了王越身后,保护着王越的安全,此时王越已经越来越有贴身保镖的觉悟了,只要是王灿独身人出现的时候,王越肯定是站在王灿身旁的。

    王灿走到众官员身前,拱手谢道:“王灿初到汉,蒙诸位大人迎接,灿不胜感激。”

    顿了顿,王灿又说道:“汉郡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素来是英雄辈出的地方,昔年高帝据汉而逐鹿天下;博望侯、大行令张骞出使西域,联系了西域五十二国,打通西域之路,立下不朽功勋;本朝又有顺帝、冲帝、质帝三朝元老太尉李固,李太尉刚直不阿,人称‘北斗喉舌’,人人敬仰,百姓莫不称道。”

    “如此煌煌汉,人才辈出,王灿忝为汉太守,幸甚,幸甚。”

    “诸公能到此迎接,王灿心甚是惭愧,王灿何德何能,居然劳烦诸位……”

    王灿说的情深意切,言辞诚恳。

    汉官员听见王灿如此赞扬汉,各个都是喜笑颜开,没想到汉在王灿眼竟是如此优秀,作为汉官员,能生于斯,长于斯,当真是大美事啊。

    “王灿,你个假惺惺的伪君子,我要杀了你。”

    就在王灿滔滔不绝激情演讲的时候,个身穿黑色甲胄,头戴铜盔,腰间挂着柄战刀的武将冲了出来,只听见铿锵声,武将手的战刀出鞘,锋利尖锐的刀尖直指王灿胸口,朝王灿刺了过来。

    王灿见此,神色如常,嘴角勾起抹笑容,居然有人刺杀?

    他心还在考虑着抵达汉之后如何着手治理汉?刚想到这里,居然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当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事突然,武将的钢刀又急又快,已经非常接近王灿了。霎时,只见抹乌黑的剑光自王灿身后冲霄而起,那乌黑的剑光耀眼无比,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手握战刀想要刺杀王灿的将领被剑光晃,只觉得眼睛刺痛,顿时将眼睛闭上了。

    可就是闭上眼睛的瞬间,等到他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是抹剑光在眼前闪过。

    呲啦声,武将感觉喉咙上疼。

    “噗…噗…噗……”

    丝血痕自武将的脖子上显现出来,霎时,猩红的鲜血便从武将喉咙处喷涌了出来。

    “你,你怎么会……”

    武将指着王灿,眼充满了惊愕,脸上满是不甘的神情。他手的战刀只需要再往前刺出尺,便能够穿透王灿的心脏,可惜这尺,竟然功败垂成,没有刺杀成功。铛的声脆响,武将手的战刀落在地上,紧接着,又是砰的声闷响,武将双眼翻,瘫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有气息了。

    王灿冷哼声,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森冷的目光掠过众官员的脸上,那充斥着愤怒的光芒凶狠冷厉,让汉官员心阵冷,感觉股凉意自脚底上升了起来。

    这时候,汉官员都知道事情麻烦了。

    王灿在上庸县的所作所为,已经充分体现了王灿的霸道凶戾,现在居然有汉官员光天化日之下刺杀王灿,这不是给王灿理由整治汉官员么?

    ps:四更之二,继续求收藏…鲜花……嗯,感谢大家的支持,请各位继续支持小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