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离开上庸县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苏固死了,苏固的心腹也死在战场上了。>≥≥  <.≤1ZW.

    唯忠诚于苏固的年人,也被王灿杀了,自此汉郡彻底掌握在王灿手了。因为杀了忠诚于苏固的年人,汉官员面对王灿的时候都是战战兢兢,生怕惹怒了这个年纪轻轻,却又喜怒无常的汉太守。

    王灿通话说完之后,便让官员们回去了。

    对于胡波,王灿则是派人将胡波看管了起来,因为没有得到苏固的钱财之前,王灿是不可能放掉胡波的。若是胡波提前跑了,诺大的汉郡,王灿到哪里去抓胡波?而且随着胡波逃窜,苏固的财产也肯定会被转移,因此对待胡波,必须慎重小心。

    “大人,您劳累了天,需要准备酒食么?”

    上庸县令见客厅只剩下王灿、兀蛮、王越三人,出言问道。

    王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得返回驿站了,你也下去吧,好好努力,做出番政绩出来,不要辜负了上庸县的百姓。”

    上庸县令连连点头道:“卑职定不辜负大人厚望。”

    王灿点点头,站起身来,带着兀蛮、王越朝县衙外走去。

    出了县衙,雨已经逐渐的变小了,瓢泼大雨变成了零星小雨,王灿边走,边问道:“兀蛮,明日早,我便要启程赶往汉,你是随我道前往汉摸摸底?还是准备直接带着族人起前往汉?等到了汉再寻找落脚的地方。”

    兀蛮想也不想,拱手道:“旦凭主公吩咐。”

    兀蛮此时对王灿已经不似在山寨那般随意了,连称呼也换成了‘主公’。

    王灿听了之后,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思索片刻,道:“兀蛮,既然你让我决定,我看就这样,你现在带领族人连夜赶回部落,将族人安顿好。明天早,你带两个族人起,随我前往汉,先在汉挑选处适合族人居住的地方,然后再派人返回上庸县,带领所有的族人起前往汉,你看可好?”

    兀蛮神色平静,点头道:“诺,末将这就率领族人返回山寨。”

    王灿点点头,又说道:“你明日带往汉的两个族人能力定要强点,因为抵达汉,选好地址之后,需要有点能力的人返回上庸县,才有能力带领族人前往汉,你可明白?”

    兀蛮听了之后,心升起抹感激。

    他拱手道:“多谢主公挂怀,末将这就返回部落去了。”

    王灿摆摆手,道:“嗯,你去吧。”

    待兀蛮远去之后,王灿朝王越说道:“子武,咱们回驿站吧。”

    ##########

    次日清晨,天气转晴,天空片蔚蓝,火红的太阳自东方升起,将上庸城照耀的金光灿灿。

    城楼外,辆辆马车停靠在城门处,如同条长龙盘绕着。

    突然,车轮轱辘辘的转动了,辆辆马车缓缓的驶出了上庸县,王灿带着汉的官员开始前往汉。车辆队伍,王灿和蔡琰依旧是乘坐着第辆马车,第二辆则是吕蒙母子乘坐的,第三辆则是郭嘉三人乘坐的,第四辆则是王越以及门下三个武士乘坐的,第五辆则是兀蛮以及两个族人乘坐的,后面的辆辆马车则是汉官员乘坐的。

    裴元绍骑着匹马,手拿着狼牙棒,率领军队前行。

    周仓则成了王灿的车夫,替王灿驾车。

    马车,王灿和蔡琰相对而坐。

    王灿目光瞥见马车角落处放着个用丝绸包裹起来的东西,连忙伸手指着丝绸包裹的东西问道:“琰儿,那是什么啊?怎么我们从洛阳出的时候,没有看见马车里面还放着东西呢?”

    蔡琰哼了声,嗔怪道:“灿哥哥,这是我特意放在马车的,好排解路途苦闷呀。”

    王灿笑道:“有我在,你还苦闷个啥?”

    蔡琰面色羞红,脸上升起两朵红晕,当真是诱人无比。

    顿了顿,蔡琰又嗔怪道:“这两天呆在县城内,我都是足不出户,都快要闷死了,嗯,灿哥哥,你要补偿我,否则我就不原谅你了。”

    王灿心苦笑,这小妖精还真是无理取闹,可是王灿却不能朝蔡琰火。

    男人的双肩,生来便是承担责任的。

    为女人,为家庭,撑起片天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此,王灿对蔡琰的撒娇也只能是笑而过,笑着问道:“琰儿,你要灿哥哥怎么补偿你?是不是让灿哥哥吻你下?”

    说完,王灿嘿嘿笑了笑,脸上露出贼贼的笑容。

    蔡琰哼了声,扭过头去,不搭理王灿,将摆放在马车角落处用丝绸包裹好的物品拿了出来,掀开丝绸,只见把通体棕紫色的七弦古琴显露出了出来。王灿见七弦古琴的模样,心闪过道灵光,急忙问道:“琰儿,这是老师的焦尾琴?”

    蔡琰点头道:“嗯,是爹爹制作的焦尾琴,离开洛阳的时候,爹爹把焦尾琴给了我,让我带着焦尾琴离开了。”

    说到这里,蔡琰眸流露出丝哀伤。

    离家已经半月有余了,蔡琰心还是非常想念蔡邕的。

    王灿见此,连忙开解道:“琰儿,你放心吧,我定会将老师接到汉与你相聚的。”

    蔡琰点头笑道:“琰儿相信灿哥哥,灿哥哥已经好久没有唱歌了,灿哥哥,你唱歌给琰儿听吧,琰儿弹琴,你唱歌,这样路上就不会苦闷了。”

    王灿心苦笑,连忙拒绝道:“琰儿,我会唱的歌都已经唱完了,其他的不会了,还是不用唱歌了吧。”

    蔡琰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娇笑道:“那就唱《男儿当自强》,我很喜欢听灿哥哥唱歌哦。”

    蔡琰说完之后,纤细白皙的双手放在琴弦上。

    蓦地,蔡琰的手指轻轻勾。霎那间,缕抑扬顿挫的琴音自琴弦流淌出来,琴弦拨弄的时候,蔡琰望着王灿,眼露出渴求的眼神,让王灿心叹息声,这小妖精,还真是会折磨人呀。

    这路上这么多人,他可是所有人的主公。

    唱歌,多掉价呀。

    轻轻咳嗽声,王灿随着琴弦声唱到:“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象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浑厚响亮,气十足的歌声伴随着琴声在官道上飘荡着,霸气十足的声音如同空气般,缓缓的飘荡着。

    第三辆马车,郭嘉三人面面相觑。

    郭嘉率先问道:“仲德公,你可知晓主公会唱歌?”

    程昱摇头道:“不知。”

    郭嘉目光望向荀攸,荀攸也连忙摆头道:“不知。”

    不过三人却是沉浸在歌声,眼都露出沉思之色,虽然王灿歌唱的词调非常迥异,但是歌词的内容却是非常的有韵味。

    郭嘉听着歌曲以及琴声,蓦地笑了起来。

    大笑声过后,郭嘉突然说道:“男儿当如是!”

    程昱、荀攸也是点了点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