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雷霆手段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不知道苏固的小舅子胡波是否真的如同上庸县县令所说的那般无恶不作,但胡波作为苏固的亲信心腹,王灿是不愿放过胡波的。≥  <.≤1ZW.其,胡波没有惊人的才华只得王灿怜悯;其二,胡波没有足够的利用价值;其三,王灿想要杀胡波立威。

    三种情况叠加,胡波想不死都难。

    王灿沉吟了片刻,眸光冷厉之色闪而逝。

    就在这时,胡波突然从坐席上站了起来,跑到大厅央砰地声跪在地上,把鼻涕,把泪的哭诉道:“太守大人呐,县令所说的罪孽都是我姐夫……不,不,是苏固犯下的罪孽啊,小人不过是被苏固逼迫的呀,所有的事情都是苏固个人犯下的,还请大人饶了小人命,饶了小人命啊。”

    胡波圆溜溜的脸蛋不停地抖动,小眼睛带着抹恐惧。

    他整个人俯伏在地上,脑袋磕在地板上砰砰作响。

    “悲情戏?”王灿心冷冷笑,不为所动,目光望向客厅外,喝道:“来人,将胡波拖下去,嗯,给他个体面地死法吧。”

    “哒…哒…哒……”

    大厅外,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两个身穿甲胄,腰悬长刀的士兵走了进来,朝王灿揖了礼。然后,两人走到胡波左右两侧,伸手夹住胡波的肩膀就往大厅外拉拽,胡波整个人靠在地上,两个士兵托着胡波往外走的时候,出嚓嚓的声响。

    “大人饶命。”

    “大人饶命。”

    声声凄厉的喊叫声从胡波嘴喊出,但王灿却没有搭理胡波,任由士兵将胡波拖出大厅。

    “大人,我告密…我有重要事情禀报大人。”

    胡波被士兵拉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见王灿仍旧不下令饶恕他,心彻底慌了,原本以为王灿的打算是只杀恶,没想到因为苏固的关系而被牵连。他努力的挣扎着,嘴高喊道:“大人,我知道苏固的秘密,我都告诉大人,大人绕我命啊。”

    “等等。”

    王灿听见胡波的话之后,眉头扬,喊了声。

    顿时,只听见砰的声闷响在大厅响起。

    拖拽胡波的两个士兵松开了手,顿时胡波便瘫软在了地上。胡波听见王灿的话如闻天籁之音,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他瘫在地上呼呼呼的喘息着,会儿之后,才站起身来,飞快的跑到大厅央,跪了下来。

    王灿眼眸微眯,阴测测的说道:“有什么话,快说吧。”

    胡波跪在地上,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心痛的说道:“大人,我知道苏固的金库藏在哪里,我愿意将苏固藏匿钱财的地方告诉大人,只求大人能够高抬贵手,饶小人命,同时答应小人个请求。”

    王灿冷笑声,问道:“我不杀你已经是额外凯恩了,你还有其他要求?”

    胡波急忙道:“大人,小人的请求不过分的,只求大人饶家姐命。”

    王灿闻言,心对胡波还是升起抹好感,胡波虽然将所有的罪责都推脱道苏固身上,但能够为姐姐求情,还能算是个好人。

    但是,王灿却陷入了僵局,饶恕胡波的姐姐命倒是可以,只是……

    胡波望着王灿,似乎知道王灿担忧什么,急忙说道:“大人,我姐姐嫁给苏固六年,至今没有个孩子,您就放他条生路吧。”

    王灿听,嘴角勾起,目光落在胡波身上,重新打量着这个胖子。

    “有点意思,居然能揣摩出我的心思。”王灿心暗道声。顿了顿,又道:“既然你愿意待罪立功,我就暂且饶你命,若你的话是真的,既往不咎,你和你姐姐都不用死,但你的话若是假的,那就等着入土吧。”

    “呼…”胡波闻言,长长地舒了口气,紧绷的神色这才舒缓了下来。

    他朝王灿揖了礼,拜谢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说完之后,胡波便恭敬地退回了队列坐下,不过胡波的目光掠过上庸县县令的时候,眼眸闪烁着阴沉的目光,可惜的是上庸县令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丝毫没有注意到胡波的目光。

    而且这时候,上庸县令又站了出来。

    咯噔声,坐在客厅的官员的心猛地又提了起来,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这个挨千刀的家伙,不知道又要揭谁了。”

    跟苏固关系密切的官员顿时紧绷着脸,心大骂着上庸县令,生怕上庸县令会将矛头指向自己,同时这些与苏固关系密切的人也明白了,上庸县令是铁了心要跟王灿绑在起,利用苏固提升他在王灿心的位置了。

    上庸县令朝王灿拜,说道:“大人,卑职有话说。”

    王灿点头道:“嗯,说吧,本太守看你还有什么老成谋国之言。”

    老成谋国之言?

    汉官员听了之后,面红耳涨,那厮的话是老成谋国之言?狗屁不通!那厮的话若说是谋财害命之言还差不多。只可惜官大级压死人,官员们都畏惧王灿,敢怒不敢言,只能等着上庸县令谋财害命的话说出口。

    上庸县令目光掠过众人,逡巡许久才停了下来。

    他伸出干瘦的手,指了指右侧央的坐席处,身穿黑色长袍,身形瘦削颀长的年人。

    而后,上庸县令拱手说道:“大人,此人也是苏固心腹,当日苏固抵达上庸县的时候,此人便撺掇苏固派人直接杀掉主公。大人,此獠无视朝廷法纪,胆敢撺掇苏固谋杀主公,端的是恶毒无比,请主公三思。”

    王灿笑道:“如此说来,此人真的是罪大恶极,罪无可恕了。”

    话音刚刚落下,年人站出来怒斥道:“王灿,山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若是主公肯听我之言,直接派人杀你,你焉能活到今日……哼,介匹夫,无视人命,妄自杀戮,你迟早要遭天谴的。”

    王灿哈哈大笑,却是朝站在门外的士兵招手,让士兵进入客厅。

    顿时,门外站岗的两个士兵走了进来。

    “拉下去,斩。”王灿冷声说道。

    “诺!”两个士兵拉拽着年人便朝客厅外走去。年人见此,脸上升起抹恐惧,但是随即又大声喝骂道:“王灿,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王灿心冷笑:“介腐儒。”

    会儿之后,客厅外传来声凄厉的惨叫声。

    顿时,客厅与苏固有关联的官员脸色都变成猪肝色,眼带着浓浓的恐惧。目光望向王灿的时候,眼光闪烁,不敢正视王灿的目光。只有上庸县令面带喜色,红光满面。

    王灿目光掠过大厅的官员,见官员脸上露出惊惧之色,满意的点点头。

    杀人立威,似乎有了作用。

    王灿轻轻咳嗽声,嘈杂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王灿不缓不慢的说道:“诸位大人,恶已杀,帮凶已除,其余人等都不用担心了,各司其职便是。本太守初来汉,还有许多事情不懂,需要借助各位的力量治理好汉。各位在本太守麾下做事情,只需要记住两点,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不管任何时候,这个道理都是通用的。”

    说到这里,王灿目光转向上庸县令,笑道:“上庸县令忠诚刚正,本太守治理汉,正需要更多的像上庸县令这样的人才加入其,你作为上庸县令,目前的事情便是治理好上庸县,让百姓有衣穿,有饭吃,你可明白?”

    上庸县令听见王灿没有拔擢他,心有些失望。

    但蓦地又听见王灿说到‘目前’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顿时闪亮了起来,他明白王灿是让他做出番政绩出来,才有提升的机会。

    想到这里,上庸县令脸上又充满了笑容,整个人精神也为之振。他拱手道:“大人,卑职定牢记大人的话,不负大人重托,治理好上庸县,让上庸百姓有衣穿,有饭吃。”

    王灿嗯了声,道:“你明白就好。”

    说完之后,王灿目光转向其他官员,说道:“本太守治理汉,不看人情,只看政绩、能力,所谓能者居之,便是这个道理。今天的事情让诸位受惊了,本太守在这里向诸位大人道声歉意,希望各位大人多多谅解。”

    “不过,本太守希望你们回去之后,好好想想,接下来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王灿语气低沉,抑扬顿挫的调子使得气氛都为之上下起伏。

    见到众官员神色愣,王灿嘴角露出抹笑容。

    以雷霆手段施压,再安抚众官员,高举起放,让汉官员心对他心怀敬畏,如此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ps:四更完成,求收藏…鲜花……大家都明白滴。明日继续四更,小东在努力,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