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极品县令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天越来越沉,雨越下越大。 ≥ ≦.≤≦1﹤Z﹤W≤.

    不知何时,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变成了豆大的瓢泼大雨。

    不过这并不影响蛮人和王灿士兵的士气,相反,蛮人和王灿的士兵个个都是面带喜色,眼闪烁着喜悦的光芒。

    打了胜仗,自然是欢喜无比了。

    “挞…挞…挞……”

    阵急促的脚步声自城门外传来,逐渐接近上庸县城。

    因为阴雨天气,城门早已关闭了,裴元绍见此,连忙向前走去。

    “太守回城,快开城门。”

    裴元绍拎着狼牙棒走到城楼下,高举起手的狼牙棒,朝城楼上驻守的士兵大吼了声。此时的裴元绍面目狰狞,浑身浴血,脸上散乱着乌黑的丝,整个人看上去黑黢黢的似恶鬼样,非常吓人。

    “开城门,开城门……”

    城楼上的士兵望见裴元绍的神情,吓了大跳,连忙让城楼下的士兵打开城门。

    “嘎吱…嘎吱……”

    两丈高的城门打开,裴元绍大声吆喝道:“儿郎们,进城了。”

    王灿闻言,摇了摇头,这大黑子还是匪性十足。

    裴元绍话音落下,众士兵顿时跟在裴元绍身后,朝城内行去。紧接着,兀蛮麾下的蛮人士兵也进入了城内。

    王灿带着兀蛮、王越进入城内之后,顿时停了下来,王灿朝兀蛮吩咐道:“兀蛮,你随我去县衙,其他的蛮人留守在城门口,以防不测……嗯,守住城门后,不能让城内的任何人出去,待解决了苏固的事情,再让他们休息可好?”

    “是。”兀蛮闻言,转身下达命令去了。

    “裴元绍。”王灿站在城门口,大声喊道。

    “到!”裴元绍疾步跑到王灿跟前,问道:“主公,有何吩咐?”

    王灿命令道:“你立刻率领黄巾兵包围县衙,县府内所有官员,只准进,不准出,围者格杀勿论。”

    “诺!”裴元绍大声回答了声,然后带领着黄巾兵飞快的消失在雨幕当。

    事实上,因为苏固带领许多汉官员抵达上庸县,而王灿的人又住在驿站,使得汉官员无法住在驿站,才不得以住在县衙内,因此王灿回到县城,便让裴元绍率领黄巾兵包围了县衙,不能让苏固的心腹逃脱。

    王灿抬头望了眼阴沉的天空,心叹息声:这天气,还真是风雨交加啊。

    等到兀蛮下达命令之后,王灿深吸口气,沉声说道:“子武,兀蛮,随我去县衙,今天可是有出好戏在县衙上演呢?”

    “诺。”王越和兀蛮同时回答道。

    王灿带着王越和兀蛮,飞快的朝县衙行去。

    等王灿三人到达县衙的时候,裴元绍已经彻底的封锁了县衙。而此时上庸县的县令居然站在了县衙门口,等候王灿。待望见王灿出现在雨的时候,县令目光左右逡巡了番,没有望见苏固的身影,又结合县衙被王灿的士兵包围了,县令心咯噔下,知道汉郡变天了。

    他顾不得县衙外的瓢泼大雨,三两步跑到王灿跟前,将王灿迎接到县衙内,才恭敬的说道:“大人,您浑身都湿透了,到县衙内换身干爽的衣服再召见各位大人吧。”

    县令不说还好,说,王灿真的感觉浑身**的,很不舒服。

    王灿轻轻的点点头,摆手,示意县令带路。

    盏茶的时间,王灿重新换上了套衣服,而王越、兀蛮也跟着换上了套干净清爽的衣衫,只有驻守在县衙外的裴元绍仍旧是如同尊雕像,站立在县衙门口,防止县衙内的官员窜出县衙。

    王灿慢悠悠的带着兀蛮、王灿进入大厅的时候,所有的官员都已经聚集在大厅了。

    王灿目光冷冽,浑身散着股冰冷的煞气,径直走到大厅正前方的坐榻前,金刀大马的在大厅坐了下来。

    王越和兀蛮则站在王灿身后,担当起护卫的职责。

    此时,站在大厅的汉官员见兀蛮站在王灿身旁,眼露出不解之色,但随即又察觉到苏固没有跟随王灿回来,心便开始打鼓了。山不容二虎,长期跟在苏固身边的人都明白苏固的把戏,借刀杀人,借蛮人的刀杀人,但是如今蛮人却跟着王灿回来了,而苏固却没有回来,莫非是苏固借刀杀了自己?

    王灿轻咳两声,顿时客厅安静了下来。

    目光掠过客厅站立的官员,王灿笑道:“诸位先坐下吧。”

    “诺!”站在客厅的官员朝王灿揖了礼,然后恭敬的坐了下来。

    大厅,除去淡淡的呼吸声,静默无言。

    王灿沉默良久,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今日清晨,蛮人攻城,苏固言城防御不足,请求本太守率领将士御敌。本太守从其言,率领将士抵挡蛮人,然而在追击蛮人的时候,苏固途变卦,率领士兵转而攻击本太守,苏固以下犯上,已经被本太守击杀。同时,蛮人协助本太守杀死苏固,有功,因此本太守对蛮人昔日所作所为,既往不咎,自今日之后,断不会有蛮人攻城,诸位可以放心了。”

    语气平淡,似讲述件不相关的事情。

    但在座的官员都感觉到股寒意自心底升起,目光望向王灿,多了丝敬畏。

    苏固何人?连续杀了两任太守,居然被眼前这个青年不声不响的斩杀了,手段何其厉害霸道。

    就在官员们沉默无声的时候,上庸县县令突然站了出来,拱手道:“大人,卑职有话要说。”

    王灿的目光停留在县令身上,这县令挺会做事情的,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禀报。他沉默了片刻,才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本太守初来汉,对汉的事情还不了解,正需要你这样知晓民情,通晓事理的人禀报,才能了解到更多关于汉的事情。”

    话音落,县令脸上便升起抹喜色。

    机会,县令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县令目光扫了端坐在客厅的官员眼,目光最终停留在个身形肥大,挺着个大肚子,身穿件枣红色长袍的胖子身上。县令伸手指着胖子,说道:“回禀大人,苏固以下犯上,其罪当诛。但是苏固死了,他的同党还在,那人便是苏固的小舅子胡波,苏固诸多罪孽,都有此人参与。”

    王灿眉头皱,道:“恶已经死了,岂能株连他人,再说了,他不犯法,二不盗窃,岂能胡乱定罪与他。”

    县令眼珠子转了转,想到王灿的话,心顿时明白了过来。

    太守大人需要个定罪的理由,才能处置胡波。

    县令想到此处,朝王灿揖了礼,说道:“大人体恤下属,真英明之主也。然而大人不知,胡波此人无恶不作,强抢名女,霸占良田,夺人家财,搜刮民脂民膏,简直是禽兽不如,此人若是苟活于世,百姓不宁,社稷不安啊。”

    王灿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县令还真是极品,但是,不错,非常不错。

    能够体察上意,便说明上庸县令还是有点能耐的。

    ps:第三更了,继续求收藏…鲜花……票票。嗯,大伙儿多多支持小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