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黄雀在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莫言离开之后,蛮人领依旧坐在竹屋动不动。

    等到莫言远远离开,已经听不见竹屋的声音之后,蛮人领才喊道:“人已经走远了,出来吧。”

    话音落下,只见竹屋右侧,通往后院的夹道走出个身穿白袍的青年,青年长得剑眉朗目,俊雅飘逸,端的是副好面相。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灿。

    王灿怎么会在蛮人山寨?

    其实,刚刚抵达上庸县城的时候,苏固便宴请王灿,而席间有没有任何不轨之意。王灿心便存了疑惑,召集郭了嘉、程昱、荀攸讨论苏固的阴谋,当时郭嘉断定苏固在上庸县迎接王灿,是为了拖延王灿赴任汉的时间,然后准备在上庸县除掉王灿。

    为此,王灿便派人打探关于苏固的所有消息。

    或许在洛阳、汝南打听苏固的消息,知道的人非常少。

    但是,上庸县已经是汉地界了,苏固把持汉这么多年了,苏固早已经被众人知晓了,因此探听苏固的消息非常容易。

    探听消息的人回来禀报,王灿听完之后惊讶无比。

    在王灿赴任汉之前,居然曾有两个益州官员被任命为汉太守。

    这两个益州官员是益州牧刘焉麾下的官员,刘焉为益州牧,掌握益州全境,却独独有苏固盘踞汉,不听号令,似国之国。因此刘焉先后派遣了两个官员进入汉,担任汉太守,然而这两个上任的太守都是死在了上任途,无人抵达汉。

    两个太守,人死在南江县,人死在巴川县。

    虽说死在不同的地方,但是死法却大径相同。

    死在南江县的官员因为遇到蛮人攻城,赴任汉的太守出城御敌,遭到伏击,‘英勇就义’了;而死在巴川县的太守也是遭到了蛮人攻城,带着士兵抵抗蛮人,然后因公牺牲了。表面上看,两个太守都是遇到蛮人攻城,最后战死沙场的。但是巴川县、南江县接近汉,而蛮人久居深山老林,哪敢随意攻打县城,这其自然有苏固的功劳,才能使得两个太守合适的英勇就义。

    现在,王灿被苏固拖在上庸县,很有可能是苏固故技重施,再次让蛮人攻城。

    而且更加凑巧的是,上庸县城附近有蛮人居住。

    因此,王灿心更加断定苏固会使用老套对付他,这才有了到蛮人山寨行。

    就在王灿抵达山寨不久,果不其然,苏固的人便抵达了蛮人山寨,让蛮人领提前率领蛮人攻打上庸县城,想借此机会让王灿英勇牺牲,为国捐躯。

    王灿走出来,撩衣袍坐下,目光平视着眼前的蛮人领。

    这个蛮人领个子不高,仅仅只能达到王灿的脖子处。

    而且,这个蛮人还有张憨憨的面庞,黑黝黝的眸子透出清澈无暇的感觉,但是这样个憨厚的人,却不是长得似面相般憨厚,而是狡诈如狐,手段高明,王灿心收起了对蛮人领的轻视,端正了心态。

    “王太守,您也听见苏固给出的条件了吧。”

    蛮人领憨厚的脸上露出抹笑容,道:“万石粮食,千套铠甲,五千柄钢刀,这可不是个小数字,相比于王太守空手套白狼的条件,苏固可比您有诚意多了。”

    王灿闻言,摇了摇头道:“领错了,我相信我比苏固更有诚意。”

    蛮人领注视着王灿的眼睛,问道:“此言何解?”

    王灿笑说道:“领与苏固交易,无疑是与虎谋皮,只要苏固除掉了我这个新上任的汉太守,苏固的矛头便会转向领,攻打领……”

    话刚刚说到半,蛮人领打断道:“不可能,苏固还得留着我谋杀以后上任的太守呢,若是我死了,谁去攻城?谁去谋杀新上任的太守?”

    王灿说道:“领也是聪慧之人,应该知道没有什么不肯能的事情。”

    “所谓不可能,是因为领没有威胁到苏固的利益罢了,可是领这次张口要万石粮食,五千柄钢刀,千套铠甲,那下次,下下次……领的胃口越来越大,麾下的实力越来越强,到时候苏固也会惧怕领,可是苏固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领增强实力的,因为苏固不需要个能够威胁到他的蛮人山寨存在。”

    “与其要个不听话的人,还不如要个听话的狗。”

    “蛮人,不止领个人能够担任蛮人领,没有了你,蛮人照样得生活下去。”

    “苏固只要除掉领,蛮人再也无法对苏固构成威胁,相反,蛮人还会被苏固把持住,只要又有新上任的汉太守,苏固同样可以派遣蛮人攻城,然后让新上任的太守因公牺牲,从而使得苏固继续霸占汉,没有人能够影响到苏固。”

    “呼…呼……”

    说完之后,王灿长长地吐了口气。

    此时,蛮人领神色凝重,脸上的憨厚模样也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副老于世故,精明果断的模样。

    王灿见此,知道刚才的话说到蛮人领的心坎去了。

    只要再添上把火,事情就差不多了。

    王灿不等蛮人领反应过来,又说道:“领,刚才的席话只是蛮人目前的展状况,凭借苏固接济粮食、铠甲、钢刀,固然能短时期内解决蛮人的问题,然而钢刀会破损,粮食会耗尽,铠甲会腐烂……这不过是时之计罢了。或许蛮人能够在段时间内强盛起来,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

    “想要自强,唯有自立。”

    “想要自立,唯有走出山林。”

    “走出这片山林,才是蛮人的唯出路。”

    “我提出的条件是真真正正为蛮人族考虑的,只要领肯帮我杀死苏固,我到汉上任之后,便可以划分地作为蛮人族的居住地区,使得蛮人能够有衣穿,有饭吃,有田耕种,这样才能彻底解决蛮人茹毛饮血的问题,这才是长久之道。”

    王灿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蛮人领听了之后,说道:“蛮人族,居住在山林,虽然生活艰苦,但无拘无束。若是成为你麾下的百姓,岂不是处处被你约束,处处被你差遣。”

    王灿心道:动心了,动心了就好。

    他面色如常,笑说道:“领想多了,我最开始和领交谈的时候,就已经说得清清楚楚,蛮人居住的地方,由蛮人领导,由蛮人做主,风俗、习惯全部不用改变,但只需要条,我需要派遣军队驻扎,军队的权利由我掌握。”

    “哼,这还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蛮人领鼻息咻咻,冷声道。

    王灿叹息道:“蛮人、汉人都是我的百姓,我为什么要区别对待蛮人呢?同在片天空下,同在我的领导下,只要蛮人不犯法,不反叛……我就不会对付蛮人,领也是明理的人,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时候,蛮人领沉默了。

    不得不说,王越的条件打动了蛮人领。

    可以不为自己考虑,但不得不为子孙考虑。

    或许得到了苏固的兵器、铠甲、粮食,蛮人能够强盛时,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走出山林,才是真正的王道。

    ps:四更之二,冲榜啊。大家给点力,求收藏…求鲜花……求票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