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打乱苏固的阵脚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越手剑不出鞘,彻底激怒了鲜于峰和李正。≯>≯  ≦.≦1ZW.

    在鲜于峰和李正看来,王越这是彻底的无视两人,纵然两人剑术没有王越精湛,也不用这么打击人的。

    不过,这也只能怪鲜于峰和李正是苏固的人。

    事实上,王越这招不仅激怒了鲜于峰和李正,更加使得苏固暴跳如雷。

    王灿要打击苏固,而王越越是蔑视鲜于峰和李正,就愈加的使得苏固的面子过不去,同时正好和王灿的想法不谋而合,激怒苏固,打乱苏固的计划。

    “咻…咻……”

    寒光闪烁,嘶嘶爆鸣声在客厅响起,鲜于峰和李正长剑纵横,剑光交错,俩人都是憋了口气,涨红着脸,出手凶狠,招招都往要害处攻击,俩人迫切的想要击败王越,这已经不仅是替苏固挽回面子,也是替自己找回面子。

    “镗…”

    “镗…”

    金铁轰鸣交击的声音自客厅响起。

    王越手握剑鞘轻轻的望刺来的长剑剑身上拍,顿时,长剑偏向,而用剑的人也失了重心。王越笑了笑,脸上露出从容之色,眼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虽然王越年龄四十多,接近五十岁,但是手剑术却已经出神入化,登堂入室。他挥舞着手的长剑,将鲜于峰和李正绕得团团转。此时,鲜于峰和李正满头大汗,脸的凝重之色,眼眸闪烁着惊恐的神色。王越身高百十公分左右,面对李正和鲜于峰的夹击,应该难以闪躲,但王越却是脚步晃动间,如穿花绕树,轻易的躲过了李正和鲜于峰的夹击。

    “看你们也是小辈,老夫就传授你二人点招数。”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此为弓箭之道。然而剑术之法,唯快不破,却不是手宝剑越好、越长,就是好的,而是看用剑的人。”

    “你二人,人剑长,人剑强,都是下剑之人。”

    “用剑之法,快、准、狠,此三者,万法不侵,万法不破。”

    王越说的煞有介事,而旁边的王灿听闻之后,却是噗嗤笑,‘下贱’之人,嘿嘿,居然还有‘下贱’之人,可是鲜于峰和李正听了之后,却是面色凝重,看向王越的目光多了丝钦佩。

    至于苏固,以及客厅众汉官员,也是面露沉思之色。

    尤其是苏固,目光望向王越,眼闪烁着炙热的目光。

    人才,大大的人才。

    若是将此人招募到麾下,苏固的实力就增加份,而王灿的实力就减少分,苏固心闪烁无数个念头,想着如何将王越招募到麾下,成为自己的人。不过这时候苏固也是面色烫,脸上带着抹愠怒,因为李正和鲜于峰正被当耍猴呢。

    “不堪击!”

    王越轻轻说了句,只见抹黑光乍现,那黝黑的剑鞘化作道厉芒,砰的下戳了鲜于峰身体右侧的肩胛穴上。

    旋即,王越手的剑鞘转,身体鬼魅的往后移动了步,手的黑铁剑往后撩,顿时刺了正往王越后背刺来的李正,只听见嘭的声闷响,剑鞘刺李正右手手腕,顿时使得李正的右手便失去了力量,手宝剑砰的声掉在了地上。

    这招迅猛狠辣,而且精准无比。

    眨眼间,李正和鲜于峰都失去了战斗力。

    “啊……”

    “啊……”

    紧接着,两声惨叫声才响起,鲜于峰左手捂着身体右侧的肩胛穴,右手手臂不停地颤抖,面颊不停地抽搐,显然是疼痛到了极点。旁边的李正则是左手不停地揉搓着红的右手手腕,手腕处酥麻酥麻的好似失去了知觉样,俩人都被王越招击败。

    “好,好……”

    王灿朗声大笑,良久才说道:“子武不愧是天下第剑师,厉害,厉害!”

    “天下第剑师?”

    苏固愣了愣,旋即眼闪过抹诧异,这身形瘦削的老头是天下第剑师?

    心很想反驳,可是刚才见识到了王越的剑术,苏固也是撇撇嘴,没有说话,至于众汉官员则是眼带着钦佩之色,李正、鲜于峰是苏固麾下的两个剑术高手,没想到招就被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击败了,实在是不可思议啊。

    苏固眼珠子转,目光转向王越,问道:“老先生,如何称呼?”

    说完之后,苏固挑衅的看了王灿眼。

    对此,王灿只是笑笑,挑拨王越和他王灿的关系么?王越的英雄楼都已经交给了王灿,怎么可能成为苏固的人。

    “王越,王子武!”

    王越拱手回应了声,谦恭的坐在王灿身后。

    苏固心嘀咕下,然后目光直接绕过了王灿,朝王越问道:“王老先生,我府上还有几个不成器的剑师,不知可否请王老先生到府上赴宴,教导下那几个不成器的剑师,不知王老先生意下如何?”

    王越目不斜视,正色道:“苏大人,老夫虽年近五旬,却也当不得老先生说。苏大人还是直接称呼王越的名字吧,王越身为主公下属,切听从主公的安排,苏大人若是有什么事情,大可以和主公商议,不必询问王越。”

    苏固握紧了双拳,眼满是怒火。

    个老家伙,不识抬举。

    不过这并不影响苏固挑拨王灿和王越之间的关系,他望着王灿,说道:“王大人,我欲请王先生过府叙,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

    苏固话音刚落,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王灿身上。

    王灿淡淡的笑,他自然明白苏固的用意。

    若是王越到苏固府赴宴,而没有邀请王灿,就造成了王灿和王越之间的隔阂;若是王灿不让王越去赴宴,则显得王灿没有度量,两种选择都对王灿不利。

    只可惜,苏固找错了对象。

    王灿笑说道:“苏大人,子武剑术通神,如此剑术绝技岂是般人想学就能学的,想要让你府上的剑师向子武学习剑术,那就让他们到驿站来学习。”

    “你…”苏固伸手指着王灿,眼怒火熊熊燃烧。

    王灿不给苏固说话的机会,道:“苏大人,我在上庸县城已经逗留了两天,该准备启程前往汉了,嗯,明日早,就起程吧。”

    多逗留天,就多了分危险。

    因此,早日启程前程汉,才能让苏固的阵脚变乱,打乱苏固的布置。

    果不其然,苏固听了王灿的话,顿时王越的事情被苏固抛到了脑后,他的眼闪过抹焦急,脑想着如何留下王灿,急忙解释道:“大人,此去汉路途遥远,不如再等两日,乘船前往汉,如此岂不是更好。”

    苏固的本意是邀请王灿赴宴,借此拖延时间。

    没想到王灿居然要求赶往汉了,这顿时使得苏固的布置变得捉襟见肘了起来。

    ps:今日两更完毕,说下下周更新计划,下周每日更新四章。惯例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