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针锋相对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鲜于峰剑光过处,李正连连后退,与王灿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

    王灿见此,眼瞳孔骤然放大,旋即他的目光转向坐在右侧位的苏固,只见苏固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眼带着浓浓的戏谑之意。

    下马威么?王灿心忖度道。

    “狗日的,相让老子当众出丑,没安好心呐,哼,咱们咱们骑在毛驴上看唱本,走着瞧。”王灿心大骂了句,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害怕的神情。

    “唰……”

    声长剑破空的声音传来,只见剑师鲜于峰手长剑对准了李正胸口,飞快的刺向李正。然而,已经退避到距离王灿不远的李正脚下跺,竟然选择了躲避鲜于峰的长剑,而不是抵抗。此时鲜于峰招式好似用老,长剑已经无法停下,只见长剑带着抹冷光,直接刺向了王灿肩胛处。

    “大胆,鲜于峰你敢谋杀朝廷命官!”

    这时候,王灿深吸口气,猛地大喝声,声音似金铁交击,斧钺相交,充满了刚正、威严、凶猛的气息。

    与此同时,股冰冷刺骨的杀气自王越身上散开来,那鲜于峰长剑还未接近王灿的时候,鲜于峰已经感觉到了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锁定了他。鲜于峰目光转,望见王越右手摁在王灿身上,身体打得笔直,标准的拔剑动作。

    鲜于峰愣了愣,他感觉到王越似藏匿在暗的虎豹,随时准备出手捕获猎物。

    高手,赶紧退!

    鲜于峰心暗暗想道,他已经感觉自己就是等待着被捕获的猎物,这时候若是不赶紧退却,恐怕威慑王灿不成,他还得横尸大厅。

    “咻……”

    关键时刻,鲜于峰手腕转,手的长剑滴溜溜绕了个圈,又回到了鲜于峰剑鞘,长剑入鞘,鲜于峰心长长地松了口气,在他长剑收回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了凝聚在他身上那股危险至极的感觉消失了。

    王灿神色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风不动,稳如泰山。

    他洞察了苏固不敢当众杀他的想法,再加上又有王越保护,王灿自然是岿然不动了,个小小的剑师在王越面前舞剑,无疑是班门弄斧,关公门前耍大刀了,王越是何人?天下第剑师,两个蜀的剑客,岂能和王越相提并论。

    王越目光转,望向苏固,问道:“苏大人,这两人是在舞剑么?”

    苏固心咯噔下,笑道:“王大人,下官请的是两位剑师,自然是舞剑助兴了。”

    王灿笑了笑道:“苏大人,我怎么觉得这两人行为诡异,不似舞剑助兴的,反而是冲着我这个汉太守来的,莫非他们是藏匿山林的叛贼?亦或是受人钱财?想要谋杀我这个朝廷命官。”

    说话间,王灿神色冷,突然阴沉着脸,冷声询问。

    苏固闻言,也是神色变,连忙道:“王大人误会了,误会了,这两人都是汉的勇士,杀过叛贼,立过功勋的人,怎么会是叛贼呢。况且两人对大人也是钦佩不已,这才想着联手舞剑助兴,替大人庆贺番呀。”

    “哦,我倒是不明白他们钦佩我什么了?”

    王灿哂笑声,目光转向已经怔怔站在旁的李正和鲜于峰。

    这两人听得王灿火,也知道事情麻烦了,目光转向苏固。

    苏固当着众人的面,自然不能放弃两个剑师,若是这时候放弃了两个剑师,恐怕也没有人敢跟着苏固做事了。被王灿问,苏固愣了愣,旋即他急忙说道:“王大人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已经是汉太守,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两位剑师钦佩大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嗯……这倒说的过去。”

    王灿沉吟声,目光又望了站在客厅的鲜于峰、李正眼。

    顿了顿,王灿笑说道:“既然他们如此钦佩我,我总得给他们点见面礼吧,不然岂不是让他们趁兴而来,败兴而归了。”

    苏固瞳孔缩,眸光闪过抹冷光。

    这时候,王灿的话使得苏固心紧张了起来。

    王灿这是什么意思?苏固心蒙上了层面纱,似乎看不懂王灿了,他心思转动,说道:“王大人过谦了,李正和鲜于峰也就是普通百姓而已,哪里值得王大人送礼……”

    王灿摆摆手,打断了苏固的话。

    他笑着道:“鲜于峰、李正都是剑师,精研剑术,在汉也算是行家了。”

    “不过,我看鲜于峰和李正的剑术都只是略懂皮毛,不得其法,没有登堂入室。恰好,我这里有位剑师,精通剑术,当世之,无人能敌,既然今日碰上了两位剑师,就让他好好教导两位剑师番,也让他们涨涨见识,免得以后成了井底之蛙,尚不自知。”

    说完,王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苏固鼻息咻咻,自然听出了王灿话的讽刺。

    所谓打狗看主人,李正、鲜于峰是苏固的狗,要教训也是苏固出手,哪用得着王灿这个外人插手。只是王灿的话披上了指导剑术这层外衣,才使得教训合理化了。苏固被王灿说得怒火冲天,恨不得当即杀了王灿,只是他的布置都已经妥当,因此压下了心的怒火。

    坐在客厅的汉官员四下望了望,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睚眦必报,这新任的汉太守还真是揪着不放啊。

    纵然苏固已经替李正、鲜于峰推脱了,王灿仍是紧追猛打。

    王灿目光瞟了众官员眼,心冷笑,就是要让这些人明白他不是好惹的,不是苏固欺负了他,就只能当缩头乌龟这么简单。王灿回头看向王越,吩咐道:“子武,这两位剑师剑术颇为精湛,你可有把握教导好两位剑师。”

    王越正色道:“易如反掌!”

    说完之后,王越便挺身而起,大步走向客厅。

    “你,你……”苏固张大了嘴,伸手指向王灿,想要说话,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娘的,刚才还说李正、鲜于峰剑术不得皮毛,现在又抬举李正和鲜于峰精通剑术,然后借着下属的话羞辱李正、鲜于峰,这不是明摆着羞辱苏固这个主人么?苏固心的怒火可谓是火冒三丈,吹胡子瞪眼了,张阴柔俊俏的脸冷得青。

    “请!”

    王越握着剑柄,也不拔出长剑,而是直接拿起剑鞘对准了鲜于峰和李正。

    苏固见此,桀桀的笑了两声,目光转向王灿,笑问道:“王大人,你这个下属还真是托大呀,若是被我的两个剑师伤到了,可就不要怪我了。”

    王灿笑道:“若是受了伤,只能怪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不过我相信我的目光,那李正、鲜于峰在子武面前用剑,简直是班门弄斧,子武剑不出鞘,我心也是松了口气呀,若是伤到了苏大人麾下的剑师,恐怕就不好了,伤了和气,都不高兴啊。”

    言语,透出无限的嚣张。

    不过,面对王灿的强势,苏固也只能是忍了,他心暗暗誓,等杀死王灿之后,也要将王灿挫骨扬灰,以消心头之恨。

    ps:这些章节不是打仗的了,不知道大家看得如何?可以留言说明……

    按照惯例:求收藏……求鲜花……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