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舞剑助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三个人,六只眼睛,目光都聚集在了郭嘉身上。≯> ≯ <.1ZW.

    郭嘉轻咳声,道:“主公,按照惯例,主公赴任汉,当主公抵达汉的时候,前太守苏固只需要出城迎接主公即可,亦或是出城三里、四里……甚至十里迎接主公,这已经是相当了不得了,但是苏固却跑到千里之外的上庸县迎接主公,这就不得不深思了。”

    “以嘉看来,苏固此举,乃是为了拖延时间。”

    “苏固绝不想让主公抵达汉,因此在上庸县接待主公,拖延主公入汉的时间。”

    “因此,以嘉揣测,苏固肯定是有意让主公逗留在上庸县,然后伺机寻找机会杀死主公,以保证无人能够撼动苏固汉太守的职位。”

    语气,含着无穷的自信。

    说话间,郭嘉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那苍白略带红润的面颊神采飞扬,带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王灿闻言,点点头表示同意郭嘉的分析。

    相比于程昱、荀攸的分析,郭嘉更加看重于事情的源头,而程昱、荀攸则是更加着重于事情的本身。前、后两种分析各有优劣,王灿则是将两种分析融合在起,使得这件事情更加的明了起来。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帝王当如是!

    想了想,王灿又问道:“奉孝,既然苏固准备拖延我进入汉赴任的时间,想要将我杀死在赴任的途,苏固为什么不派人半路截击?亦或是在宴席上动手?”

    郭嘉眉头微皱,沉默了片刻,眼闪过道精光。

    “主公,其实苏固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刺杀主公这是有特殊原因的。”郭嘉笑了笑,说道:“主公乃是董卓亲自奏请皇帝,然后敕封的汉太守,换句话说,主公就是董卓的人了。再加上董卓势力强大,把持朝纲,夜宿龙床,欺凌百官……诸此种种,尽皆显示出董卓的霸道强势,苏固不过是个小小的汉太守,若是在巴蜀这片天地,勉强算是个人物,但若是放在董卓跟前,也就是只小蚂蚁,董卓想怎么拿捏苏固都可以。”

    “只是董卓也无心于巴蜀,才想着将主公任命为汉太守。”

    “其,可以借机查看主公是否真有才华;其二,借主公之手,除去苏固这个汉太守;其三,也可以打磨主公,让主公远离原,切断主公与王司徒、蔡大家之间的关系,如此箭三雕,董卓自然是乐见其成了。”

    王灿听了之后,心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眼眸转,顿时明白了郭嘉话语的玄机,说道:“奉孝,按照你的论断,苏固心非常忌惮董卓的势力,不敢光明正大的刺杀我,但是肯定会找机会,让我合情合理的死在上任途,是这个意思吧?”

    郭嘉点点头,表示同意。

    王灿眼珠子滴溜溜直转,想了想说道:“苏固在暗,我在明,看来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了。”顿了顿,王灿目光转向身旁的王越,说道:“子武,让你带来的三个英雄楼剑师留在驿站,保护驿站人员的安全。”

    “诺!”王越点了点头回答道……

    ##########

    第二天大早,王灿便接到了苏固的邀请,再次前往县衙赴宴。

    得到消息后,王灿怔了怔,昨日不是已经设宴接风了么?今日还要款待自己?王灿心的疑惑刚刚消除掉,又升起抹疑惑。不过王灿还是带着王越前往县衙,进入县衙后,苏固已经带着汉官员在大厅门前等候王灿了。

    “王大人早。”众官员纷纷朝王灿揖礼拜见。

    “诸位大人早。”

    王灿脸上带着笑容,朝站在府衙门前迎接自己的汉官员拱手回礼。

    苏固站在汉官员前方,阴柔的脸上挂着璀璨的笑容,说道:“王大人,大早打扰大人清梦,还请大人见谅,下官已经准备好了节目款待大人,王大人里面请。”

    “苏大人请。”

    王灿明白了苏固的想法,自然是不会畏惧了。他心明亮如灯,知道苏固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杀死他,也就放心的进入客厅。衣袖挥,王灿率先朝县衙内走去,进入县衙的时候,王灿余光扫了跟在身后的官员眼,打量着周围官员的反应。

    汉官员虽然站在苏固身后,却泾渭分明的分不开来。

    王灿望了眼距离苏固稍远的汉官员,心留了个心眼。

    任何个地方,都有争斗,都有差距,即使苏固经营汉已经许多年了,但是也不可能是密不透风的。王灿心明白苏固肯定在谋划着如何除掉他,而王灿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然也想着除掉苏固。

    与其被动受挫,不如主动出击。

    进入县衙客厅后,王灿撩长袍,坐了下来。

    “啪啪啪……”

    苏固坐下之后,连续拍了几声掌声。顿时,客厅外传来阵沉稳的脚步声,只见两个身形矮小,约莫百六十公分,手臂修长,面色黝黑的年人走了进来。

    “主公,这两人是精通剑术。”

    王越跪坐在王灿身后,身体微微前倾,在王灿耳旁轻声低语了句。

    王灿闻言,目光朝两个年人望去。只见这两个年人后背上背着柄长剑,缓步走来,每向前走出步,都会给人种阴沉的感觉。两人的目光冷冽清冷,似汪死水般,充满了死气,往下看去,只见两个人的手掌大且厚,而手指修长,布满了厚厚的茧子。

    王灿目光瞥了眼王越,只见王越面带不屑之色,摇了摇头。

    见此,王灿心笑,有了底气。

    “王大人,我替您介绍,站在右侧的是剑师李正,站在左侧的是剑师鲜于峰。这两人是下官专门邀请到府衙,为大人起舞助兴的。”

    苏固脸上带着笑容,狭长的眼眸眯起,阴柔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诡异笑。

    “故弄玄虚,不就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么?”

    王灿心哂笑声,笑道:“有此两位剑师舞剑助兴,当真是大趣事,就请两位剑师比武吧,我在董太师府上看过美女起舞,听过琴音助兴,还没有见识过舞剑助兴呢,哈哈……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灿的话传入苏固耳,让苏固脸色变。

    “果然是董卓的人,定要小心应对。”苏固心忖度声,他的脸色瞬间又恢复了平静,眼眸眯起,眼闪过抹冷光,脸上带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铿!”

    “铿!”

    随着王灿话音落下,两声清脆铿锵的声音传来。

    两个剑师都是身体微微前倾,瞬间将后背上的长剑拔了出来。

    “喝!”声大喝,站在左侧的剑师于峰率先出剑,寒光闪,抹冷光乍现,那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长剑已经割裂了空气,瞬间刺向了李正。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李正有意的引导,剑师李正身体猛地向后退却,朝着王灿跪坐的方向退过来了。

    瞬间,局势变得紧绷起来。

    ps:今日三更完成,求收藏、鲜花、票票,嗯各位大大多多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