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分析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风呼嚎,夜低沉。  ≦.≦1ZW.

    王灿,以及王越四人逐渐消失在了夜色。

    这时候,六个壮汉身死的地方,出现了十个人,其两个人走在前方,个人走在后方。最前方人身穿袭黑色长袍,外罩件短袄,这人正是宴请王灿的汉前太守苏固。他身后跟着个身穿铠甲,腰悬佩剑,身形粗大的壮汉。

    壮汉身后,站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

    壮汉眉头紧皱,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六人,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

    苏固眼见六人躺在地上动不动,也是心痛无比。

    这六人是苏固军营选出来的佼佼者,武艺、体格都是相当的出众,只是没想到会全部覆灭,个都没有活下来。

    “主公,王灿身边有高手,这次咱们恐怕是损兵折将了。”

    壮汉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尸体脖子上的伤痕,瞳孔猛地缩,脸上带着震惊之色。

    六个人,除了两个是胸口剑,其余四人全都是脖子上条血痕,击致命。

    高手,绝对是高手。

    壮汉脸上露出惊骇无比的神情,眼露出惊恐之色。

    苏固英俊得近乎阴柔的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冷哼声,道:“六个人而已,死了就死了,这次只是想吓吓王灿,没想到王灿身边居然有高人帮助,看来王灿入汉,是有备而来呀。”

    壮汉接着问道:“主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王灿,反而要弄出这么多事情呢?”

    苏固眼眸光闪,道:“董卓狭天子以令诸侯,又有西凉作为后盾,进可攻,退可守,无惧天下诸侯。我不过是个汉太守,若是和董卓反目,则是反叛朝廷,会遭到天下人讨伐,因此只能接受董卓的诏令。”

    “王灿赴任汉,乃是朝廷诏令,不能阻挡。”

    “不过,王灿赴任汉,不能阻止却可以拖延王灿去汉赴任的时间。”

    “至于你说的直接杀死王灿,哼,我自然是恨不得直接杀死王灿的,但是王灿之死不能和我惹上关系,要死得合情合理,这样我才能继续担任汉太守,那董卓得到王灿死掉的消息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壮汉似懂非懂,又问道:“我们让人装扮成山贼,截杀王灿,这不就行了么?”

    苏固摇摇头,喝斥道:“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希望王灿入蜀,只要有是有心人肯定猜得出王灿被山贼、土匪截杀肯定是我做的,因此我需要个堂堂正正的阳谋,以阳谋杀人,这样才能把我自己摘出去,不受人攻讦。”

    壮汉闻言,问道:“主公有何妙计?”

    苏固嘿嘿笑了笑道:“你无须知晓,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

    上庸县,县城驿站。

    王灿和王越四人回到驿站之后,王越当即召集郭嘉、程昱、荀攸三人商量事情。

    屋子里,油灯散着暗黄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屋子。

    王灿先是让王越派人驻守在屋子外面,然后才将晚上在街道遇到的事情说了遍,等候着郭嘉、程昱、荀攸三人的分析。王灿现在也是迷迷糊糊的,脑袋片混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郭嘉三人身上了。

    程昱思索良久,率先说道:“主公,以昱看来,苏固这样做的可能有三。”

    “其,抓住主公,然后暗杀害。”

    “其二,抓住主公,逼主公就范,成为苏固台面上的傀儡,而苏固则暗掌控汉,成为汉实际的掌权者。”

    “其三,通过今晚的事情摸摸主公的底细,试探下主公的实力怎么样,然后才好制定对付主公的策略,至于能否抓住主公,这就是其次的事情了,抓住了固然是好事,可是没有抓住主公对苏固也没有什么影响。”

    “此三者,为昱的看法。”

    程昱捋了捋颌下长髯,冷峻的双眸精光闪烁,端的是气势逼人。

    王灿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仲德公所言有理。”

    程昱的推理层层递进,先是最简单的直接杀死王灿,然后是软禁王灿,进而试探王灿。这三种可能,王灿自然是最趋向于最后种可能试探,因为若是苏固想直接杀死自己,便可以让人埋伏在县衙内,直接杀死王灿,何必要等到在街上杀人。

    荀攸想了想,接着说道:“主公,以攸论断,苏固的想法定然不止于此。”

    “主公刚才说了,这六人手的兵器都是汉军营的,既然苏固想要摸摸主公的底细,怎么会泄露试探主公的人是苏固呢?”

    “苏固派人攻击主公,并且泄露了兵器的来源,主公会有什么反应?主公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明日会怎么对待苏固?若是主公拿着苏固士兵的钢刀便大咧咧的找苏固去印证这件事情,恐怕苏固不仅不会替主公澄清事情,还会污蔑主公藏匿凶器,杀了他麾下的士兵。”

    荀攸缓缓说出自己的论断,王灿听了之后冷汗涔涔,背脊阵凉。

    荀攸的话,确实有定的道理。

    苏固盘踞汉久矣,王灿拿着汉军营的钢刀去找苏固辩论,若是苏固污蔑王灿杀人,王灿也是无从辩驳,毕竟这是上庸县,属于苏固的地盘,苏固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王灿纵然是有嘴也难以说清楚。

    这时候,沉吟不语的郭嘉睁开了微眯的眼睛。

    他轻咳声,缓缓说道:“主公,以嘉看来,恐怕这不过是苏固虚晃枪,投石问路罢了。”

    王灿怔,问道:“奉孝,此言何解?”

    郭嘉笑着说道:“以今日主公赴宴的情况来看,宴席上竟然是言笑晏晏,相处甚欢,可见苏固此人老奸巨猾,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主公这次前往汉赴任,路途还有些困难啊!”

    王灿心着急,急忙说道:“奉孝,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郭嘉点头道:“主公,仲德公和公达所言都非常有道理,但是都忽略了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苏固为什么会选择在上庸县接待主公,这才是先需要弄清楚的。”

    “啊……对,对,对……奉孝此言,当真是说道我心坎儿里去了。”

    王灿闻言,伸手猛地拍大腿,大声说道,自今日赴宴的时候,王灿心就非常的疑惑,为什么苏固会提前抵达上庸,在上庸接待王灿,为王灿接风洗尘,这是王灿心最关系的问题。

    郭嘉提出这个问题,让王灿心里阵兴奋。

    王灿的目光望向郭嘉,等待着郭嘉释疑。

    ps:继续求花,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