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暗夜谜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宴席结束之后,已经是夜晚了。≯ >> <.1ZW.

    夜色如墨,冷风呼嚎。

    王灿带着王越四人走出县衙之后,心充满了疑惑,思虑许久却没有弄明白苏固的意图,这让王灿心非常纠结。

    回头望,只见王越望着他,脸上挂着浓浓的喜悦。

    受到汉官员的热情款待,王越心是充满了火热,觉得人生正当如此。

    王灿见此,摇头笑了笑,却没有打击王越的热情,轻声问道:“子武,你觉得苏固率领汉百官在上庸迎接我,替我接风洗尘,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有?”

    王越笑着回答道:“主公,卑职觉得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呀。董卓罢免了苏固的官职,让主公担任汉太守,那苏固即使对主公心生不满,也不敢公然对主公下手,因此卑职觉得这次苏固宴请主公也是很正常的,恐怕是苏固为了表现自己,所以才如此郑重的率领汉百官迎接主公呢。”

    王灿心叹息声,王越想得还真是美好,看来事情是无法和王越说清楚了。

    或许苏固宴请王灿是正常的,但是在上庸这个处在汉与荆州接洽处,就显得有些不对劲儿了。

    可赴宴之后,现宴席不是鸿门宴,那是什么呢?

    王灿带着王越四人,疾步朝驿站走去,周仓、裴元绍带着军队驻扎在驿站旁边,而吕蒙母子、蔡琰、郭嘉四人却是住在驿站当,因此王灿需要回到驿站休息。

    “主公,有人来了。”

    王灿正边行走,边思虑的时候,王越突然出言提醒道。

    只见王灿突然站在王灿的身旁,右手摁在腰间悬挂的黑铁长剑剑柄上,神色凝重,眼眸透射出点点精光。王越现前方黑夜有人出现之后,整个人的气质便似隐藏在暗的老虎样,随时准备着出手捕捉猎物,而王越门下的三个武士则铿锵声拔剑出鞘,凝神望着前方黝黑的街道。

    “挞挞…挞挞……”

    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六个身穿黑衣,外罩黑色袄子的壮汉从黑夜走了出来。

    这六个人长相粗犷,身形魁梧,属于典型的剽悍勇武之人,见几人从黑夜走来,王灿心的疑惑又抹上了层阴影。巴蜀之地多盆地,周围又环绕着大山,常年天气潮润,阳光照射的时间较北方少,因此蜀的百姓身型较北方的百姓都要矮小些,这下出现六个剽悍勇武之人,王灿心自然非常疑惑。

    “就是他,就是他,给老子抓住他。”

    “记清楚了,要活的,不能伤到那小子。”

    不远处,六个壮汉,为的人眼眸精光闪,便大声吼道,然后带着身后的五个壮汉冲向了王灿。

    “抓活的,居然不是劫财害命的?”

    王灿心顿时开朗了起来,看来这些人有些许可能是苏固的人,但可能性却不大,因为若是苏固出手,定然要杀掉王灿,以除后患,而黑夜的这六个人要的是活人,恐怕不是苏固所为。

    王灿心想明白了,脸上也露出了抹笑容。

    他瞥了眼前方冲过来的六人,眼闪烁着精光。

    王灿练习太平要术的真武秘籍已经有很长的段时间了,自从与纪灵战,突破了真武秘籍第组图画之后,他便开始练习第二组图画,只是第二组图画复杂困难,所以王灿也仅仅练习了般而已,不过突破到第二幅图画之后,王灿的身手也是突飞猛进,进军二流高手的行列了。

    “子武,这些人既然是抢人的,都杀了吧。”

    王灿朝站在身旁的王越轻声吩咐了句,既然是无关人员,那就通通解决了。

    王越听见王灿的吩咐,点了点头。

    不过,王越心还是暗叹王灿杀性太大,上次遇到卫家的侍卫,除了个报信的侍卫,全部杀死;这次,遇到拦路抢劫的,又是全部杀死。

    不过王越也能理解王灿的做法,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铿锵声,只见抹乌黑的光芒在黑夜划过,王越腰间的黑铁长剑已经出鞘。

    王越的长剑不似门下三个武士的黑铁长剑,他的黑铁剑长三尺六寸,尖呈圆弧形状,剑身非常薄,细薄得有些类似于软剑,但是长剑在王越手,似拥有了灵性般,时而如毒蛇吐信般阴冷恐怖,时而如猛虎出笼般凶猛暴戾……

    柄长剑,纵横无敌。

    王越身高近百十公分,属于高个子,但是运剑的时候,却身体灵活,手的长剑幻出几朵剑花,寒光闪闪,招招夺命,凶猛异常。

    “啊…”

    声惨厉的叫声传来,只见个壮汉喉咙处抹血痕乍现,瞬间,股热血便从血痕处喷涌了出来,那壮汉伸手捂着脖子,却止不住流淌的鲜血,片刻之后,壮汉便砰的声倒在地上,抽搐两下动不动了。

    六个人,瞬间只剩下了五人。

    眼见王越厉害,其个壮汉目光转,朝王灿冲了过来。

    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了王灿便好处理了。

    王灿见此情况,冷冷笑,整个人却是不退反进,揉身而上,他迅猛的冲向了朝他跑过来的壮汉,嘴角勾起抹冷笑,经过这么久的锻炼,他的身体早就不是弱不禁风的孱弱身体了,身体的素质也是大大的提高了。

    “杀…”

    王灿大吼声,整个人如猛虎啸山林,浑身上下散出股冰冷的肃杀之气。

    “刷…”冲过来的壮汉手钢刀劈下,堪堪从王灿身旁划过,而且这瞬间,壮汉的招式用老,已经无法收回钢刀。王灿眼疾手快,瞬间抓住了这个机会,脚猛地跺地,身体下如同流星坠地,撞向了壮汉。

    极,贴山靠。

    这瞬间,王灿用的便是后世极拳的贴山靠。

    王灿刚穿越的时候,身体素质太差,无法使用贴山靠,可是经过长久的训练,身体已经非常精悍了,运用起贴山靠,也是熟稔无比。

    “嘭!”

    声脆响,王灿身体撞到壮汉之后,旋即就听见嚓咔声脆响,却是王灿将壮汉的肋骨撞断了根,但是王灿得势不饶人,根本不给壮汉反击的机会,身体瞬间又靠近壮汉,整个人贴近壮汉之后。旋即,王灿猛地抬起肩肘,肘击在了壮汉的喉咙处。

    “嚓咔!”

    声脆响,壮汉的喉咙瞬间崩断,而壮汉则下瘫软在了地上,动不动没了气息。

    “啊…啊……”

    声声惨叫声传来,此时王越以及门下三个武士已经杀死了剩下的四个壮汉,四个壮汉的司法皆是喉咙被割裂,亦或是胸口心脏处被刺,没有人个人的身体是遭到其他地方的伤害的,由此可见,王越的剑法凶戾和霸道。

    “主公,情况有些不对劲。”王越长剑入鞘,手拿着柄钢刀走到了王灿身旁。

    王灿说道:“子武,现了什么情况?”

    王越将钢刀递到王灿手道:“主公,这是军营的钢刀,钢刀上镂刻了字,属于汉郡守麾下军队的钢刀。”

    “什么?”王灿愣道:“苏固的士兵?”

    王越点了点头,他也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不过,苏固若是想杀死王灿,为什么不直接派人杀死王灿,而要让人抓住王灿,还是抓活的呢?

    王灿心本来认为这六人不是苏固的人,可这时候却又现这些士兵是苏固的兵。

    这现,使得王灿心又蒙上了层面纱。

    ps:收藏不动,鲜花不给力,很颓废呀,各位大大收藏下…送点鲜花吧……

    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