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诡异的苏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在汝南城逗留了两天,王灿便准备率领麾下六百余士兵启程前往汉。  ≤.≤≤1≤Z≤W≤.≦﹤

    期间,王灿和驻留在汝南城的柳成交谈了许久,谈论的事情自然是董卓派遣军队驻扎汝南的事情,柳成询问王灿关于汝南太守的人选,王灿也只能是摇了摇头,因为王灿也不知道汝南太守会是谁?

    不过,王灿心也有猜测,会不会是柳成?

    毕竟董卓军队初到汝南,需要个傀儡来平衡汝南的局势。

    王灿也没有过多的考虑这件事情,他关心的是进入汉之后的局势,苏固担任汉太守已经好几年了,王灿被任命为汉太守,无疑是虎口拔牙,抢了苏固的地盘。汉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汝南城,西门。

    王灿麾下的六百余士兵列阵而立,整装待。

    城门下,四辆马车缓缓驶出城门。

    为第辆马车,自然是王灿和蔡琰乘坐的马车,第二辆马车则是荀攸、郭嘉、程昱坐的马车,第三辆是吕蒙以及吕蒙的母亲乘坐的马车,王越以及门下武士乘坐的马车位于最后,四辆马车驶出城门后,紧跟着,柳成策马奔驰,飞奔出了城门。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柳成纵马行驶到王灿的马车旁,恭敬的说道:“将军,您此去汉,路途遥远,卑职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祝您此去汉,前程似锦,雄霸方。”

    王灿从马车钻了出来,站在车辕上。

    他挥了挥手,道:“柳成,你率兵留在汝南,我也送你句话:希望你能努力,努力,再努力,早日成为权倾方的人物。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还得赶路,你回去吧,守好汝南,等待董卓的军队。”

    说完之后,王灿摆了摆手,又钻回了马车,

    周仓和裴元绍相望眼,吆喝声,顿时军队的士兵开始快奔跑起来。

    马蹄声和飞快的跑步声连成片,群群士兵逐渐的远去。

    “将军威武!”

    “将军威武!”

    …………

    不知何时,声声大吼声自汝南城传出,如炸雷般的大吼声似波纹样传向远方。

    王灿掀开车窗窗帘,脑袋钻了出去,回头望了眼已经只看得清轮廓的汝南城,眼闪过丝怀念。

    汝南城,已经成了过往。

    前方,是汉郡。

    ########

    上庸县,今湖北竹山县西南四十里渚水北岸。

    上庸地名的出现,最早见于《战国策》,其后是《史记》。其地理位置有个特点,两面是山,西面是秦岭及米仓山,南面是大巴山,东面和北面则相对比较平坦。尤其是上庸位于襄樊的上游头,如果顺江而下,对襄阳是个极大的威胁,因此战略位置比较重要。

    王灿军队刚刚行驶到上庸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不是王灿不行军,而是汉太守苏固竟然驻留在上庸,迎接王灿。

    苏固年岁不大,约四旬左右,颌下留着三缕短须。

    不知是不是苏固常年住在汉,受太阳光线照射少的缘故,苏固的脸极其白净,似女人的脸样光滑细腻,他的鼻梁高挺有力,嘴唇细薄略显阴柔,整个人的气质散着种阴柔气息。

    见王灿下了马车,苏固急忙率领着汉的众官员迎接王灿。

    不等王灿出言,苏固便说道:“大人,路途遥远,辛苦大人了。”

    王灿朝站在旁边的众人拱了拱手,笑说道:“有劳苏大人,以及各位大人久候,还请诸位大人见谅,多多包涵。”

    王灿心疑惑,不明白苏固为什么提前在上庸迎接他?

    虽说心不明白,王灿脸上却带着笑意,说道:“王灿初次担任汉太守,没有经验,若有谬误之处,还请诸位大人见谅,不过苏大人是汉的本地人,想必苏大人是经验丰富的,有苏大人旁辅助,我相信,定能处理好汉的事情。”

    苏固闻言,阴柔的面颊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

    他眼眸眯,黑黝黝的眸子寒光闪而逝。

    董卓纸诏令,罢免了苏固的汉太守,而王灿则接任汉太守,使得苏固瞬间从汉最具权势的人,跌落成介普通百姓,如此情况,苏固心自然是不满的,不过苏固也不敢公然反对董卓,毕竟董卓骑兵可以从斜谷关进入汉,攻打汉。

    苏固虽然厉害,还是非常害怕董卓的。听了王灿的话,苏固道:“大人,卑职在上庸县摆下宴席,为大人接风洗尘,大人请。”

    苏固摆手,根本不给王灿拒绝的机会,便强行邀请王灿赴宴。

    王灿笑了笑,也不决绝,说道:“苏大人请。”

    不管苏固摆的是不是鸿门宴,王灿都必须去赴宴。因为苏固率领着汉的主要官员在上庸县迎接王灿,这不仅是苏固个人的邀请,也是汉所有官员的邀请,这已经是堂堂正正的阳谋,王灿不可能拒绝,也不敢拒绝。

    若是王灿第次遇见汉的主要官员,便没了胆量,连上庸城都不敢进入,恐怕王灿还没有抵达汉,关于王灿畏畏尾的消息便已经传遍整个汉郡了。

    王灿心即使察觉了苏固的想法,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县令府衙赴宴。

    苏固行人,以及王灿行人缓缓朝县令府衙行去。

    吕蒙母子,以及蔡琰,程昱、郭嘉、荀攸乘坐的三辆马车进入上庸县县城之后,便跟随着周仓、裴元绍去了。而王越,以及王越门下的三个武士则跟在王灿身边,保护王灿的安全。

    上庸县,县令府衙。

    分宾落座,王灿坐在左侧第位,而苏固则坐在右侧第位。

    苏固端起酒樽,朝王灿拱手道:“王大人年轻有为,如此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汉太守,将来的前途端的是不可限量啊。苏固在此代表汉的所有官员,敬王大人杯酒,祝王大人前程似锦,为官任,造福方。”

    说完之后,苏固端起酒樽,饮而尽。

    王灿神色如常,也是端起酒樽,将杯的酒饮而尽,然后才说道:“苏大人称赞,王灿受之有愧呀,倒是苏大人担任汉郡守期间,百姓安居乐业,这才是真正的为官任,造福方,王灿还有诸多方面需要向苏大人请教,到时候,还请苏大人不吝赐教。”

    俩人都是脸上带着微笑,你恭维我句话,我恭维你句话。

    场宴席,就在王灿和苏固的对话结束。

    当王灿走出县令府衙的时候,王灿被冷风吹,混沌的脑袋下清醒了过来。“苏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是接风洗尘么?可是也不用在上庸县啊。”王灿心升起无数的疑惑,不明白苏固为什么会选择在上庸县迎接他,而且还在上庸县摆下酒席替他接风洗尘。

    更重要的是,预料的鸿门宴没有出现。

    所有的官员都是言笑晏晏,没有出现为苏固出头的偏激行为。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阴谋诡计,王灿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清楚。

    ps:呼~~终于完成四更了,求鲜花……求收藏……新的争斗即将展开,大家给点力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