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返回汝南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洛阳城,城西,座幽静典雅的别院,客厅。≯≯≯ .

    “嚣张!”

    “狂妄!”

    “大胆!”

    声声怒喝,饱含着无限的愤怒。

    个面白,短须,身穿件褐色锦袍的年人面带怒色,双剑眉如利剑般扬起,深邃的双眸迸射出熊熊怒火,他掌拍在案桌上,顿时出砰的声巨响。站在客厅的侍从都是浑身颤抖,害怕被牵连。尤其是跪在客厅的个浑身沾满血迹,身穿黑衣短衫的侍从,更是俯伏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

    “爹爹,王灿杀了我卫家二十人,若是不杀此人,我卫家脸面何在?”

    个面色苍白,身穿袭白袍的青年出言道,此人正是被王灿羞辱番的卫仲道,他派出二十个卫家护卫去拦截王灿,想抢回蔡琰。没想到却被王灿杀得只剩下人,这人还是回来报信的。

    “孽子,孽子。”

    卫仲道的父亲,族长卫泰闻言,指着卫仲道,眸光闪过抹厉色,道:“仲道,你私自调集护卫拦截王灿的事情我尚且还没有追究你,你又在这里指手画脚了,给我站边去,不准说话。”

    “是。”卫仲道神色怏怏的站在旁,望向卫泰,脸上浮起抹委屈。

    卫泰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的侍从,问道:“王灿既然放你回来,让你带什么话了?”

    侍从颤声道:“家主,王灿的话狂妄嚣张,小人不敢说。”

    “哦,你不说?”卫泰面沉如水,目光变得森冷,喝道:“你既然不说,那还回来做什么,来人呀,拉下去,处置了。”

    言可定生死!

    卫泰身为卫家家主,自然有权利处理卫家家奴。

    侍从闻言,身体晃,急忙道:“家主,小人说,小人这就说,王灿让小人带句话给公子。”

    “王灿是这样说的:你回去告诉卫仲道,就说我王灿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次卫家的人拦路杀我,若是卫家所为,来日我必定踏平卫家,卫家鸡犬不留;若是卫仲道人所为,就让卫仲道洗干净了脖子,他日我王灿必定取他项上头颅。”

    说完之后,侍从俯伏在地上,脑袋埋得更低了。

    “嘶~~~”卫泰闻言,倒抽口凉气,白净的脸变得阴沉无比。

    “啪!”

    突然,卫泰猛地站起身来,巴掌扇在卫仲道脸上,顿时卫仲道的脸上浮起通红的五指印。旋即,卫泰又喝骂道:“你个孽子,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居然敢派人拦截朝廷命官,哼,这下好了,你听见王灿的话了没有。若是卫家所为,以后他会率兵踏平卫家,若是你所为,他定然杀你。”

    卫仲道神色阴冷,说道:“爹爹,他要杀咱们,咱们就先杀了他。”

    卫泰讥讽笑道:“就凭你?”

    卫仲道昂起脖子,说道:“我不行,卫家总可以。”

    “卫家,卫家,你以为卫家是谁,是天王老子,想杀谁就能杀谁。”卫泰目光逐渐阴冷下来,说道:“你只知道风花雪月,何曾关心过卫家的事情。卫家树大招风,董卓觊觎卫家久矣,只是没有找到借口,如今你派人拦截王灿,那王灿又是董卓亲自捧上来的汉太守,你认为董卓会不借此机会整治卫家,哼,这次你擅自做主拦截王灿的事情,卫家是不会出面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爹爹,我可是你唯的儿子,你不帮我,谁愿意帮我。”

    卫泰闻言,叹息声道:“我是你爹爹,我不帮你,谁又能帮你呢?但我先是卫家的族长,其次才是你爹爹,王灿若是死了还好,若是不死,他日率兵踏平卫家,卫家因你而灭门,我又有什么颜面去对列祖列宗,董卓这头猛虎在旁,卫家是不可能出手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去做。”

    说完之后,卫泰也不管俯伏在地上的侍从了,拂袖而去。

    此时卫泰不仅面临着家族的压力,还有董卓的压力。

    ########

    董卓太师府,董卓袭锦袍,慵懒的坐在榻上,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优啊,这次卫家小儿袭击王灿,你怎么看?”

    李儒站在董卓身旁,恭敬的说道:“岳父,昔年您入主河东,这卫家便多次阻挠岳父的大业,如今卫家犯了事,落在岳父手,自然不能轻易的放过卫家了。哼,这次卫家犯事,就算卫家不灭,也得让卫家脱层皮。”

    董卓哈哈大笑,端起樽酒仰头饮而尽。

    思索片刻,董卓说道:“优,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卫家家底丰厚,你得好好的招待卫家,切忌不可怠慢了卫家,你可明白?”

    李儒阴冷的脸上闪过丝诡异的笑容,说道:“岳父放心,小婿定好好招待卫家。”

    “哈哈哈……”

    屋子,传来董卓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

    司徒府,王允书房。

    王允、蔡邕、卢植三人围绕着盆炭火坐着。

    “伯喈,你可听说了卫家派人拦截为先的事情?”王允伸出双手靠近炭盆,轻轻的揉搓着。

    蔡邕点点头,说道:“听说了,去了二十人,只剩下人回来报信了。”

    卢植抚须叹息道:“由此事看出,此子也是杀伐决断的人物啊。不仅聪明机智,又能杀伐决断,不简单啊。若是太平盛世,此子或许是个忧国忧民的贤臣,当今乱世,恐怕又是个枭雄人物,这世间有了个曹操还不够,居然又冒出个王灿了。”

    王允却是说道:“世事难料,今后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如今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董卓霸占朝纲,又有兵权在身,我们奈何不得,也就是尽量维护皇上的威严了。王灿不同,他是伯喈的弟子,又是董卓敕封的汉太守,若是再加上我们几个老家伙扶持,他日王灿权倾方的时候,便有机会铲除董卓,整饬朝纲。不管王灿心志如何,现在唯能做的就是支持王灿,让他快成长起来。”

    “至于今后,有伯喈和昭姬在,料想王灿也不会作出王莽之事,顶多个霍光罢了。”

    “再说了,有我们几个老家伙,王灿不会越礼的。”

    蔡邕闻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王允的话。

    ##########

    汝南城,时隔近月,王灿终于又返回了汝南城。

    三辆马车缓缓驶到城门口,停了下来。

    城门口,周仓身甲胄,站在城门口等待着王灿。裴元绍率先跳下马车,跑到周仓跟前,伸出拳头锤了周仓的胸膛两下。

    王灿也从马车站了出来,站在车辕上,仰望着饱经沧桑的汝南城,心感慨。

    趟洛阳之行,已是物是人非了,他朝周仓挥了挥手,然后命令道:“周仓,进城!”

    ps:四更之二,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