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睚眦必报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为先,适可而止吧。≧   ≦.≦1ZW.”

    蔡邕摇摇头,叹息声,对卫仲道真是失望透顶了,刚才还不可世的叫嚣,突然间被王灿的气势压,顿时如戳破的气球样,失去了抵抗的勇气,连正面面对王灿的胆量都没有了。这样的人,即使身后有河东卫氏扶持,也是难堪大用。

    王灿本想继续戏弄卫仲道的,蔡邕话了,王灿自然不敢不答应。

    “师兄,起来吧,躺在地上多丢人。”

    王灿嘴角勾起,眼闪过抹戏谑之色。他伸出右手,想要搀扶起卫仲道,哪知道卫仲道竟然双手撑在地上,连连后退,生怕王灿对他有什么不轨之心。

    “少爷,小的扶您起来。”

    卫仲道的小厮伸出双手,搀扶着卫仲道缓缓地站了起来。

    “老师,弟子告退。”

    卫仲道也知道事不可为,心断了带走蔡琰的念头。他愤愤的望了蔡邕眼,蔡邕是老师,卫仲道自然不能对蔡邕言语不敬。毕竟这时代讲究天地君亲师,日为师终生为父,若是卫仲道连蔡邕都敢出言喝骂,恐怕卫仲道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目光转向王灿,卫仲道眼充满了愤懑之色,他冷声说道:“王灿,你会后悔的。”

    说完之后,卫仲道拂衣袖,然后在小厮的搀扶下,瘸拐的离开了蔡府。

    因为卫仲道的插曲,蔡邕几人也没了说话的兴趣。

    王灿和王允几人客套了几句话,然后朝蔡邕行了礼,便带着蔡琰离开了。

    ########

    洛阳城外,三辆马车缓缓驶出城门。

    “琰儿,放心吧,我以后会把老师接到汉的,到时候老师和琰儿就不用分开了。”

    间辆马车,王灿望着脸上挂着淡淡忧伤的蔡琰,出言安慰道。

    三辆马车,第辆马车坐的是王越,以及英雄楼的三个武士;第二辆马车自然是王灿和蔡琰单独坐乘坐的;最后辆马车则是程昱、郭嘉、荀攸三人乘坐。

    “灿哥哥,你真的会接爹爹到汉吗?”蔡琰眨眨眼,忧郁的脸上闪过抹喜色。那修长晶莹的眼睫毛眨眨的,颇为好看。她目光清澈,干净得近乎纯粹的目光落在王灿身上,眼带着无限的期盼。

    饶是王灿面皮厚,脸上也是阵烫。

    王灿明白董卓对蔡邕有拔擢之恩,但是董卓的恩情和蔡邕对大汉朝的忠诚相比,蔡邕肯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择忠于皇帝。

    没有了蔡琰掣肘,即使王灿派人接蔡邕离开洛阳,恐怕蔡邕也不会离开的。不过王灿当然不会把这些话说给蔡琰听,他揉了揉蔡琰的小脑袋,说道:“琰儿放心吧,我定会把老师接到汉,让老师和琰儿相聚的。”

    “嗯,多谢灿哥哥。”

    蔡琰清澈的眸光闪过抹激动,但仍旧掩盖不住脸上的忧伤。

    父女别离,心难免有所抑郁。

    马车路行驶,洛阳早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突然,王越乘坐的马车停了下来,传来马儿唏律律的的嘶鸣声。旋即,声大吼自王越马车传来:“尔等何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出来拦路抢劫,莫非是活腻了不成。”

    王越的声音浑厚响亮,大吼的声音不停地回荡着。

    “琰儿,你就在车上,不要下来,知道么?”

    “嗯,琰儿明白。”蔡琰点点头,她也知道不能给王灿添乱,因此老老实实的呆在马车。

    王灿掀开车帘,翻身下了马车。

    见荀攸、程昱、郭嘉三人也从马车冒出了脑袋,王灿赶忙摆摆手,示意三人回到马车。

    程昱三人毕竟是士,还是呆在马车为好。

    王灿疾步朝王越走去,此时王越已经下了马车,身旁站着三个武士,这三人是除去史阿、周仁等九人每人分配十人之后,剩余下来的三个人,因此就跟着王越起进入汉了。见王灿疾步走了上来,王越说道:“主公,这些人眉宇间没有山贼的匪气,不似打劫的山贼,依卑职看来,这些人倒像是家丁、护卫。”

    王灿怔了怔,问道:“哦,子武这么有把握?”

    王越自信满满的说道:“主公,卑职混迹洛阳多年,认识的三教九流不计其数,其土匪、山贼倒也认识不少。主公请看这些拦路抢劫的人,举止有度,眉宇间少了分戾气,多了分倨傲,哪是落草为寇,整日为生计愁的山贼,肯定是大家族的家丁、护卫。”

    王灿点点头,目光落在拦路的‘山贼’身上。

    这群‘山贼’约有二十余人,身上穿的都是黑色短衣,手拿着明晃晃的钢刀,眼眸死死盯着王灿,眼闪过抹炙热,显然这群人是奔着王灿来的,不过王灿却察觉到这些人的目光飘忽之间,落在了王灿乘坐的马车上。

    为了王灿,为了蔡琰。

    不是山贼,而是家丁护卫。

    王灿心突然掠过道灵光,这些人恐怕是卫仲道的最后底牌了。

    不放过自己,这就是么?

    王灿嘴角勾起抹嘲弄的笑意,说道:“子武,既然是山贼,就杀了吧,嗯,留下个活口,我有大用。”

    “诺!”王越大声回答道。

    这是王越第次接受王灿的命令,自然要办得漂漂亮亮的。他转身朝站在旁边的三个武士吩咐了几句,然后目光转向前方拦路抢劫的‘山贼’,神色狰狞恐怖,似要将挡在前方的‘山贼’吞噬般。

    “杀吧!”

    王越突然轻声说了句,音调不高不低,语气没有丝毫的感情,却好似从地狱传来的催命曲般,森冷恐怖。

    “铿锵!”

    声声拔剑声响起,只见王越身旁的三个武士手各自拔出柄黑铁长剑,身体顿了顿么,便拎着长剑便朝拦路的山贼冲了过去。

    三个人,三柄长剑,冲向了‘山贼’。

    二十余‘山贼’面对三个手握长剑的武士,好似绵羊遇到狮子样,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三柄铁剑纵横,剑光过处,鲜血飞溅。那原本耀武扬威,眼充满了傲色的‘山贼’顿时失去了所有的骄傲,嘶声痛哭,四下逃逸。可是三个武士的黑铁长剑度极快,而且三个人似乎结成了某种剑阵,居然无人漏。

    盏茶的时间,二十余‘山贼’只剩下个人瘫软在地上,秫秫抖。

    “说吧,谁派你来了杀我的?”王灿走到‘山贼’跟前,冷声询问道。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山贼’似乎沉浸在了杀戮当,颤颤抖,目光望向王灿,眼眸充满了恐惧。

    “放心,不会杀你,我还要你去传信呢?”王灿心也只是猜想,因此再次询问道:“谁派你来杀我的,不说你可就没命了。”

    “我说,我说。”那‘山贼’听了王灿的话,神色喜,急忙说道:“是少爷,少爷派我们来杀你的,哦,哦,少爷是卫仲道,卫公子。”

    王灿暗叹声,果然是卫仲道。

    顿了顿,王灿冷声说道:“你回去告诉卫仲道,就说我王灿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次卫家派人拦路杀我,若是卫家所为,来日我必定踏平卫家,卫家鸡犬不留;若是卫仲道人所为,就让卫仲道洗干净了脖子,他日我王灿必定取他项上头颅。”

    “啊~~”山贼惊呼声,眼充满了惊愕。

    “怎么?你不愿意?”王灿眼冷光闪,呵斥道。

    “愿意,愿意。”山贼急忙点头,然后诺诺的问道:“我可以走了么?”

    “滚吧!”王灿摆手,不耐烦的说道。

    ps:四更之,求收藏,求鲜花,给点掌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