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抢人的来了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拜蔡邕为师,官拜汉太守,收服王越……

    王越此次洛阳之行,已经是完美的画上了个句号。≥≧  ﹤.1ZW.

    因此,王灿收了王越,安排好今后英雄楼的去处之后,王灿当日便去拜别董卓,当然面临的自然是董卓手狼牙大棒敲打,手胡萝卜赏赐的威慑。好在王灿通权达变,机变权衡,才得以高高兴兴的回到英雄楼。

    做完了这些事情,王灿就剩下最后件事,拜别蔡邕,带走蔡琰。

    大早的时候,王灿就到了蔡邕府上。

    因为都知道王灿要离开洛阳了,卢植、王允、马日磾、杨彪四个为老不修的老家伙都早早的到达了蔡邕府上。

    王灿抵达,便开始接受四个老家伙的轮番轰炸。

    从王允开始,王允忠君爱国,自然是告诫王灿要忠君报国,忧国忧民;杨彪家学渊源,告诫王灿要勤奋学习,无有须臾懈怠;马日磾笑眯眯的,安慰了王灿几句话,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告诫王灿此去汉慎言慎行,除此之外就没有了;最后轮到卢植,这面容冷峻的老头难得露出了笑容,不过说话简明扼要,只有句话:男儿大丈夫,俯仰之间,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家国。

    听着四个老家伙的唠叨,王灿头都大了,不过心却闪过浓浓的暖意。

    不为别的,这四个老家伙是关心他的。

    就在这时候,府上的侍从跑到大厅,禀报说蔡邕的弟子卫仲道来了。

    蔡邕闻言,皱了皱眉,却也只能摆手示意侍从带着卫仲道进入客厅。而坐在左侧第位的王允眉头不自觉的跳了跳,旋即嘴角勾起抹笑容,其他三人也是相视望,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望见几个老头阴险的笑容,王灿心咯噔下。

    他心思本就灵敏,顿时明白了过来,找茬的来了。

    卫仲道很早就已经倾心蔡琰了,只是卫家还没有上门提亲,而蔡邕也没有露出结亲的意思。如今王灿要离开了,卫仲道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知道了蔡琰要跟着王灿离开洛阳前往汉,因此卫仲道下就急了。

    若是蔡琰跟着王灿跑了,哪还有卫仲道的份儿。

    卫仲道脸急切,带着个侍从飞快的进入大厅,眼闪烁着焦急的眼神。

    “拜见老师,拜见各位先生。”

    卫仲道风尘仆仆的走进来,衣衫有些凌乱,不过此时卫仲道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的心思都飞到蔡琰身上去了。

    他恭敬的朝蔡邕,以及王允等四个老家伙行了礼,目光才转向王灿。

    顿了顿,卫仲道笑着说道:“师弟,师兄这次来得匆忙,没有备下礼物,还请师弟见谅。”

    说话的时候,卫仲道眼闪过抹寒光。

    王灿恭敬的朝卫仲道拜了拜,笑说道:“灿即将离开洛阳,师兄能够在灿离开洛阳的时候,前来送别,已经是最好了。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师兄前来送别已是最好,何须其他礼物,师兄见外了。”

    王灿心鄙视卫仲道,可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他目光落在卫仲道身上,只见卫仲道身高近米,面白无须,眉清目秀,袭天蓝色长袍,端的是个清秀美少年,翩翩佳公子,只是略显苍白的脸,以及暗淡的眸光透出股病恹恹的感觉,使得卫仲道整个人显露出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和王灿客套了句话,卫仲道便不搭理王灿了。

    卫仲道走到蔡邕身前,撩衣袍,砰的下跪了下来。

    “仲道,你这是做什么?”蔡邕愣了愣。

    卫仲道立即说道:“老师,弟子想迎娶昭姬妹妹,还请老师应允?”

    “你是来提亲的?”

    蔡邕眸光闪过抹厉色,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副凝重之色。旁边王允四人相视眼,四个老家伙都是知道蔡邕把蔡琰交给王灿的目的。将蔡琰送离洛阳,是为了能够无后顾之忧,可是交给卫仲道,蔡邕能放心么?

    “仲道,你先起来说话。”

    蔡邕面沉如水,缓缓说道。

    此时,站在旁边的王灿眼闪烁着冷冽的光芒,短命鬼卫仲道不仅是来搅局的,而且是打着迎娶蔡琰的心思来的。

    说白了,就是抢人的。

    只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卫仲道能成功么?

    不过王灿没有站出来说话,蔡邕的心思早就言明了,卫仲道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实现。

    卫仲道听了蔡邕的话,摇摇头,目光闪过丝决绝:“老师,弟子仰慕昭姬妹妹久矣,老师若是不答应弟子的请求,弟子就长跪不起”

    蔡邕眉头微蹙,呵斥道:“你先起来再说,否则切免谈。”

    语气刚硬,没有丝毫缓解的余地。

    卫仲道听,偏头瞟了眼王灿,眼闪过抹阴鸷的目光。他略微思索,便站了起来,蔡琰是蔡邕的女儿,想要迎娶蔡琰,先就要征得蔡邕的肯,否则切免谈,因此听得蔡邕语气严厉,卫仲道也只能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老师,弟子是真心喜欢昭姬妹妹的,您就答应吧。”

    卫仲道毕恭毕敬的站在蔡邕身前,再次说道。

    王灿翻了翻白眼,心暗骂‘答应你妹呀’,老子和琰儿嘴都亲了,那啥……也快了。你个半截儿身体都进了棺材的小白脸居然横插脚,还真是不要脸,王灿可不管什么道理,只要是找茬的,概都是敌人。

    蔡邕眉头皱起,脸上满是不耐之色。

    不过望见卫仲道脸决绝的模样,蔡邕心思动,说道:“仲道啊,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师可以决定琰儿嫁给谁。但是琰儿是老师唯的女儿,老师心希望琰儿能够找到个喜欢的人,因此老师不干涉琰儿的婚事,若是琰儿喜欢你,老师答应你也无妨,若是琰儿不喜欢你,你就死了这条心,你看可好?”

    卫仲道闻言,眉头扬,脸上闪过抹喜色。

    他拜蔡邕为老师已经好几年了,与蔡琰也是经常相见,感情还是不错的。

    而王灿刚到洛阳,与蔡琰相处的时间也不长,感情自然没有他深厚了,卫仲道想到这里,心便如同抹了蜜样,他朝王灿笑了笑,眼露出挑衅的目光,然后回头望向蔡邕,欣喜道:“老师,让昭姬妹妹出来吧,昭姬妹妹定会选择我的。”

    蔡邕点了点头,满带笑意的吩咐侍从去请蔡琰去了。

    蔡邕笑了,卢植等四个老家伙也笑了。

    王灿同样是笑得灿烂无比,他心暗道:比就比,谁怕谁呀。

    这情景让卫仲道心疑惑,怎么都露出笑容了,不过卫仲道也没有心思考虑这个,因此就等着蔡琰出现了。

    不会儿,蔡琰就出现在了大厅。

    只见蔡琰身穿件绯红色长裙,外罩件貂皮大衣,眼带着浓浓的笑意,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

    “卫哥哥,你怎么来了?”

    蔡琰进入大厅,就见卫仲道站在蔡邕旁边,欢喜的说道。

    卫仲道闻言,顿时笑了,笑得璀璨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