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司隶校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见王灿哈哈大笑,程昱问道:“主公,打算用王越担任什么职位?”

    王灿笑说道:“仲德公可知卧虎?”

    程昱修习法家学术,对朝廷官职了若指掌,听王灿说出卧虎两个字,程昱顿时脸色变,霎那间变得凝重无比,至于荀攸和郭嘉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小≯说 ≥> .

    “主公,卧虎是什么官职?”郭嘉急忙问道。

    王灿看了程昱眼,示意程昱说话,程昱点头道:“卧虎这个官职你们可能没有听说过,但是司隶校尉都知道吧,司隶校尉的旧号便是卧虎。”

    卧虎,又被称之为司隶校尉

    汉代时,司隶校尉是监督京师和京城周边地方的秘密监察官。其作用相当于明朝锦衣卫,是直接受命于皇帝的特务组织。西汉时司隶校尉秩为二千石,东汉时改为比二千石。属官有从事、假佐等。同时,司隶校尉拥有由12oo名都官徒隶组成的武装队伍。

    这样个类似于特务的官职,自然非常重要了。

    但是这个官职却也非常适合王越,王越混迹江湖,认识的三教九流不计其数,探听情报易如反掌,同时王越的剑术又非常出色,适合暗杀、斩之类的事情。

    王灿目前是汉太守,不是皇帝,无法敕封王越为司隶校尉。

    但是,王灿却可以让王越拥有司隶校尉的权利。

    程昱神色凝重,拱手道:“主公,司隶校尉意义重大,非忠诚可靠之人不能担任,王越介莽夫,不知根底,还望主公三思。”

    王灿听了程昱的话,嘴角勾起,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何谈天下大事。”

    王灿的话掷地有声,让程昱阵失神。

    或许,这就是拥有逐鹿天下的枭雄的心胸吧!

    “旦凭主公决断。”程昱此时也不说话了,目光望向王灿,眼带着丝钦佩,旁边郭嘉、荀攸也是如此,王灿能对王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对他们这些谋士又何尝不是呢?有这样的主公,也是谋士之福。

    荀攸接着问道:“主公打算什么时候与王越接洽?”

    王灿道:“自然是越早越好,早日离开洛阳,就少分变数。”

    郭嘉三人也是点头称是,留在洛阳天,就多分变化,早日离开洛阳,早日便能够脱出牢笼,不受约束。

    ########

    幽静典雅的房间,裴元绍站在王灿身后,王灿、史阿相对而坐。

    裴元绍整日混迹英雄楼,对英雄楼的布局已经打探得清清楚楚,同时和史阿也搭上了线,因此王灿才会这么容易和史阿交谈。

    史阿身材不高,百七十公分左右,脸圆圆的,眼睛小小的,脸上带着丝笑意。

    他跪坐着,身体打得笔直,双手也稳稳地放在双膝上,这样跪坐的好处是只要有任何异动,史阿便能瞬间站起身来,以备不测。

    王灿扫了眼史阿的手,很大很厚,而且虎口处更有层厚厚的茧。

    这家伙笑眯眯,恐怕也是个剑术高手。王灿心暗叹声,心收服王越的心思更浓了。

    史阿脸惯例行的笑容,说道:“这位公子,我看老裴人不错,给他个面子,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但是我还是送你句话,量力而行。”

    史阿说话的语气点都不似脸上的笑容,言语露出桀骜不驯的性格。

    王灿笑道:“你是王越的弟子,我要将英雄楼收为己用,你能做主么?”

    说话和风细雨,没有咄咄逼人的气势,但是却让史阿神色滞,眼闪过丝惊讶之色,但也是转瞬即逝。目光望了裴元绍眼,又转向王灿,冷声说道:“想将英雄楼收为己用的人你不是第个,也不是最后个,不知你有什么实力收服洛阳楼?”

    史阿这是在盘根问底了,想试探王灿有没有足够的实力。

    王灿当然明白史阿的做法,他冷声说道:“汝南王灿,王为先。”

    顿时,史阿惊呼声:“你就是那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王为先,嘿嘿,看来王为先也不是什么忠君报国之人,哼哼,都是嘴上套,做的又是套。”

    史阿虽说惊讶于王灿的身份,脸上瞬间又带上了不屑之色。

    王灿也不怒,而是笑着问道:“史阿,身份已经告诉你,你觉得我的实力不够收服洛阳么?”

    史阿当即道:“你个黄巾贼,自然没有能力了。”

    王灿笑着说道:“昨天或许是黄巾贼,可是今天我已经是朝廷敕封的汉太守,早已经不是什么黄巾贼了。诺,这是朝廷的诏令,你看看。”

    说话间,王灿从袖口摸出诏令,扔到了史阿面前。

    史阿捡起诏书,看了看,脸色变,望着王灿,眼带着丝惊讶。

    “拜见大人。”史阿双手捧着诏令,将诏令递还给了王灿,又恭敬的朝王擦拜了拜,说道:“大人,兹事体大,我这就去拜请家师,让家师与大人交谈。”

    王灿点头道:“嗯,劳烦了。”

    史阿说完之后,便推开房门,找王越去了。

    裴元绍撇撇嘴,说道:“主公,这小子还真是势利眼,见主公亮明身份,立即就转变了态度,哼,亏我还以为他多仗义呢,没想到也是个趋炎附势的家伙。”

    王灿笑道:“老裴,是你自己没有看透史阿罢了。”

    说完之后,王灿便没有说话了。

    盏茶的时间,房门嘎吱声推开了。

    只见个身穿袭黑袍的老者走了进来,这老者髻高高挽起,颌下三缕短须,面色红润,鼻梁高挺,目光炯炯有神。老者身高约百十公分,身体瘦削颀长,双手似鹰爪般,粗厚且大,大手手上满是厚厚茧子,显然是长期用剑造成的。

    “王越拜见大人。”

    老者自然是王越,他走进来之后,打量了王灿番,才朝王灿拜了拜。

    王灿摆手道:“王剑师请坐。”

    顿了顿,王灿接着说道:“想必王剑师已经知道王灿此行的目的了。直接说吧,我想将英雄楼收为己用,不知王剑师可否答应?”

    王越也不废话,问道:“大人想要英雄楼,那老朽怎么安排?”

    王越眼,自然不是英雄楼重要,而是如何安排他的事情。

    王灿笑道:“好,王剑师快人快语,爽快!我招揽英雄楼乃是其次,我看的是王剑师的能力,只要有王剑师,相信只要在任何地方,都能建起座英雄楼,不知王剑师可愿意出仕为官。”

    “什么官职?”王越急忙问道。

    说话间,王越的呼吸也变得沉重了些,望着王灿,目光灼灼。

    ps:四更之二,很给力的更新。求给力的鲜花,给力的收藏,给力的掌声,嗯,让鲜花、收藏来的猛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