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王灿的想法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次日,清晨。≯≥  ﹤.≦≤1ZW.

    董卓派人将皇帝任命王灿为汉太守的诏书给了王灿,至此,王灿摇身变,成了朝廷官员。

    相比于仍旧困顿不得志的刘备,王灿和刘备已经是个天上,个地下。

    而情况稍好,却仍旧困于洛阳的曹操,王灿已经已经先行步,走在了割据方的前列。

    王灿望着手上明黄色的诏书,心充满了激动。路走来,终于实现了人生的大转折,成为大汉朝的公务员了。将诏书收好,王灿吩咐裴元绍声,道:“老裴,你去请奉孝、公达、仲德公过来,我有要事商议。”

    “是,主公。”

    裴元绍低声回答了声,然后转身去请郭嘉三人去了。

    王灿被朝廷敕封为汉太守,已经亮明了身份,不用顾忌黄巾贼带来的影响,因此裴元绍的称呼也从少爷转换成了主公。

    不会儿,郭嘉三人便到了王灿的房间。

    “主公,不知召集我等有何要事?”

    程昱朝王灿揖了礼,然后撩衣袍,坐了下来。身旁的郭嘉、荀攸也是朝王灿揖了礼,然后坐下来等待王灿说话。

    王灿说道:“公达,你看英雄楼如何?”

    “英雄楼?”

    荀攸怔,旋即眼眸闪过道亮光,惊呼道:“主公准备把英雄楼收为己用?”

    王灿点了点,默认了荀攸的话。

    “这个倒有些难办了。”荀攸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英雄楼表面上虽是史阿做主,然而暗地里,做主的人却是剑师王越,这王越虽说没有官职,但毕竟担任过皇帝的老师,结交了不少权贵,主公若想把英雄楼收为己用,恐怕还有些困难。而且英雄楼在洛阳立足多年,盘根错节,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权贵支持英雄楼,所以主公若想收服王越,还请三思而后行。”

    王灿说道:“我也知道英雄楼背景雄厚,然而英雄楼汇聚了九州各地的人,龙蛇混杂,这种地方最适合打探情报,若是能掌握住英雄楼,不啻于拥有批探听消息的斥侯。因此,我才有了把洛阳楼据为己有的心思。”

    荀攸眉头微蹙,面露沉思之色。

    程昱闻言,也是眉头紧皱,毕竟王越也不是般人,想要收服也有些困难。

    郭嘉摸了摸颌下冒出的胡茬,笑着说道:“主公,若是要收服王越,也不是没有办法。”

    “哦,奉孝有何妙计?快说来听听。”

    王灿面色喜,心暗叹有谋士就是好,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似收服王越这种事情,王灿虽然心也有办法,却不完善,有了谋士的建议,王灿就可以择其善而从之,同时又能补充自己的想法。

    郭嘉摇了摇头,说道:“主公,哪有什么妙计,无外乎权、财、色罢了。”

    王灿接着道:“奉孝仔细说说。”

    郭嘉右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膝盖,缓缓说道:“昔年,王越年轻的时候,孤身人抵达洛阳,盘下酒楼,创建了英雄楼。当时王越也想着入世为官,只可惜王越介武夫,又不读四书五经,再加上洛阳的世家贵胄门阀观念根深蒂固,没有人瞧得起平民出身的王越,因此王越始终不曾做官。”

    “不过,凭着英雄楼的名气,王越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尤其是王越剑术群,无人能敌,更增加了王越的名气,被称为天下第剑师。后来灵帝闻王越之名,征召王越为剑师,王越因此成了皇帝的剑术老师,只是王越虽说表面上做了官,却没有实权。因此王越直郁郁不得志,直没有达成心愿。”

    “王越此人对财、色看的很轻,唯的弱点便是权。”

    “主公想要收服王越,唯的办法便是从官职上下手。”

    郭嘉虽然年轻,但是却知之甚多,对洛阳的事情也了解颇多。

    王灿听完之后,脸上却带着疑惑之色,问道:“奉孝,既然王越此人是官迷,心想要做官,为什么不投靠权贵呢?即使许多世家大族有门阀观念,可总不是所有的大族门阀都是这样吧?”

    郭嘉笑笑,说道:“据说王越也曾投靠过几个没有门阀观念的权贵,但是也只能是侍卫之类的官职,没有得到重用。毕竟王越只是武夫,不懂诗书,洛阳的这些权贵又都是久居洛阳而不上战场的人,王越能胜任的也就是侍卫这样的官职了。”

    “王越就没有投靠过其他诸侯?”王灿再次问道。

    郭嘉道:“王越几次失意之后,便罢了投靠权贵、诸侯的心思。不过后来也6续有人招揽王越,不过大多是诚意不够,亦或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因此王越便将心思放在了皇帝身上,不过王越即使成了皇帝的剑术老师,至今也未得到官半职。”

    王灿点点头,笑道:“嘿嘿,这倒是便宜了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郭嘉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主公,此事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为何?”王灿目光望着郭嘉,和声问道。

    郭嘉笑问道“主公可曾想好给王越个什么官职?”

    王灿说道:“王越不是官迷么?让他担任个将军又何妨,只要能满足王越,不就行了?”

    郭嘉说道:“主公,王越此人虽是武夫,可是能够周旋于洛阳的大官贵族之间,想必此人也是有城府的。主公随意的扔给王越个官职,恐怕王越心会认为主公看重的的是王越拥有的势力,而不是王越此人了。即使主公看重的是王越拥有的势力,却不能露出这样的想法,要体现出主公非常重视王越这个人才行。”

    “所为士为知己者死,便是如此。”

    郭嘉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缓缓地说道。

    程昱也接着说道:“主公,奉孝说的有理,主公现在要做的是考虑个适合王越的官职,而不是大咧咧的招揽王越,待想好了王越的官职,主公就能招揽王越了。”

    听完郭嘉的分析,王灿点了点头。他也曾想到王越的弱点是官迷,用官职招揽王越,但是却没有详细到用什么官职去说服王越。

    幸好有郭嘉分析,才不至于贸贸然招揽王越。

    望了郭嘉三人眼,王灿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当。

    王越是武夫,不懂行军布阵,自然是无法担任将军、校尉之类的官职;王越也不懂诗书,自然是不可能做个官;同时王越这样骄傲的人也不可能去做个押送粮食的后勤官,因此安排王越的官职变成了个非常难以抉择的问题。

    适合的,适合的········

    王灿心思考着适合王越的官职,从秦朝、汉朝,到明、清,王灿能够知晓的官职,王灿都考虑着。

    蓦地,王灿心闪过道亮光。

    想到了主意,王灿顿时哈哈大笑,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ps:今日还是四更,第更。能够呆在新书榜上,很爽,继续求收藏,继续求鲜花,求给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