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拍马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太师府,是董卓的地盘。  ﹤.<<1≦Z≤W≦.

    不是董卓给你三分颜色,就能开染坊的地方。

    在董卓这亩三分地上,是蛇,你得蜷缩着;是虎,你得趴着;是龙,你得盘着。因此王灿进入太师府的时候,就已经放低了姿态,将心态调整了过来。古人不是傻子,董卓更不是,虽说董卓腰圆膀阔,面容狰狞,副粗犷恶汉的模样,但董卓是怎么爬到大汉太师的?那是靠着刀刀拼出来的。

    董卓能进入洛阳,肆无忌惮的扒光了皇宫妃子的衣服,然后坨肉压在后宫妃子身上耸动,那是因为董卓脚下踩着累累白骨。

    因此,王灿将自己的心态放得很低。

    王灿撩衣袍,不卑不亢的从坐席上站了起来,恭敬的朝董卓揖了礼,然后伸手从袖口摸出张羊皮地图,将羊皮地图双手捧在手上,朗声道:“太师,这是王灿特意绘制的汝南地图,此行前来拜访太师,将此地图献给太师,以表诚意。”

    董卓双手撑在案桌上,见王灿奉上汝南地图,眼闪过抹喜色。汝南地图,这可是攻打汝南的好东西。没想到王灿居然献上汝南地图,还真是出人意料。董卓摩挲着手,心阵激动,大声叫好道:“好,好,为先,你给孤带来份大礼呀,呵呵,孤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站在董卓身旁的李儒走到王灿身前,接过了王灿献上的汝南详图,看了眼之后,眼闪过抹精光。

    他目光又瞥了王灿眼,嘴角勾起,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李儒捧着地图,恭敬的递给了董卓。董卓拿起羊皮地图,仔细的端详着,嘴啧啧称叹,粗犷黝黑的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片刻之后,董卓将地图交给李儒,道:“优,上酒食吧。”

    李儒点点头,然后下去吩咐去了。

    董卓回过头来,目光落在王灿身上,说道:“为先,孤也听说你的事情了,你出身贫寒,又曾加入过黄巾成了黄巾贼。虽然是贼,但是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投效朝廷,为国分忧,这点,孤非常欣赏。想当年,孤也是怀着颗拳拳赤子之心,想要报效朝廷,为国分忧,这才有了孤的今天,你有才华、有能力,孤很欣赏你。”

    “嗯,这次你率领汝南黄巾归顺朝廷,是件大喜事。不过归顺朝廷之后,肯定会涉及官职的问题。孤先问问你,你想要做什么官?准备在何处任职?你尽管说出来,只要孤觉得合适的,孤就奏请皇上下诏封你,你看如何?”

    董卓粗犷的脸上充满了笑容,那笑容笑得很狰狞,很恐怖。

    王灿心咯噔下,董卓越是这样,王灿心越加的警惕起来。

    “太师过奖了,太师人之龙,雄才伟略,王灿怎么能和太师相提并论。”王灿脸的惶恐之色,望向董卓的眼露出诚挚的眼神,诚恳的说道:“王灿仰慕太师久矣,今日得见太师,已经是王灿的荣幸了。再者,王灿能够归附朝廷,也是仰仗太师之力,若无太师,王灿今日还是汝南黄巾贼罢了,至于官职的事情,还劳烦太师做主。”

    王灿清楚地听到董卓说的句话,‘只要孤觉得合适的’,这是啥意思?

    不管王灿提出什么要求,还得看董卓觉得合不合适,否则切免谈。

    与其如此,还不如由董卓安排呢,但是该争的时候还是要争取,否则成了笼之鸟就万事皆休了。

    “好,好,说得好。”

    董卓蒲扇版的手掌‘砰’的声拍在案桌上,大声叫好,脸的兴奋。

    那涨红的面颊似猴子的屁股样,红彤彤的。即使董卓明白王灿的话有拍马屁的嫌疑,但是董卓心还是似吃了伟哥样,非常高兴。这马屁得看是什么人拍的,若是般的小喽啰拍马屁,董卓还不稀罕呢?

    王灿是谁,是蔡邕的弟子。

    而且,王灿如今的声望丝毫不比蔡邕低,甚至有盖过蔡邕声望的可能性。

    有这样的名人拍马屁,董卓心自然高兴了。

    不过高兴归高兴,董卓头脑可没有不清醒,他脸上带着笑容,目光盯着王灿,沉吟不语,沉默良久之后,董卓才道:“为先呐,孤好久没有这样高兴了,能够遇到为先这样既能讨孤欢心,又拥有不凡才能的人,孤麾下也是非常罕见的。你看这样行不行,孤有意把你留在洛阳任职,你意下如何?”

    “意你妹呀~”

    王灿心大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若是被扣留在洛阳城,恐怕就成了笼子里面的金丝鸟,想要飞出去都不可能了。不过王灿脸上的神色依旧是不卑不亢,眼带着诚挚的目光望着董卓,那诚挚且带着丝崇拜的眼神都让董卓感到阵惭愧。

    这么优秀的人才,真是舍不得打磨啊。

    可惜,可惜……董卓心阵叹息。

    这时候蔡邕不缓不慢的从坐席上站了起来,走到大厅央正对着董卓,不卑不亢的朝董卓行了礼,朗声道:“太师,老夫这弟子心怀报国之心,心想着为朝廷扫平叛贼,若是留在洛阳任职,恐怕只能周旋于士大夫之间,毫无建树,还请太师能够谅解。”

    “嗯,蔡大家之言,孤会考虑的。”

    董卓嗯了声,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意动。

    王灿见此,知道不能就这么结束了,否则就真的留在洛阳了,他接着说道:“太师,王灿有话说。”

    董卓点头道:“说吧,孤听着。”

    王灿拱手道:“太师,众所周知,太师能够登上太师之位,是凭着手的刀枪,刀枪打拼出来的,是流了汗,流了血,整日将脑袋别在腰带上,靠着悍不畏死的精神,才有了今日的位高权重。王灿不才,也想学太师般,征战沙场,凭着刀枪拼出来的战功封侯拜将,而不是靠着老师的余荫,借着太师的欣赏,而居高位,尸位素餐。王灿颗拳拳之心,还请太师能够明察。”

    王灿脸诚恳,说完之后,弯腰朝董卓深深地揖了礼。

    这刻,董卓也被王灿说的晕乎乎的。

    不是被王灿的豪言壮语感动了,而是因为王灿的马屁拍到董卓的心坎儿上去了。董卓以武起家,少年的时候放纵任性、粗野凶狠,最喜好勇斗狠,养成了好武的性格,对武人很是喜欢。相反的,董卓对人则是非常的厌恶,厌恶人只知道勾心斗角,只知道在朝堂争论不休,而不知道做实事。

    王灿番话,使得董卓真正的欣赏王灿了。

    董卓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觉得将王灿放在巴蜀太可惜了,放在汝南才是正理。他心这样想,张开大嘴,就要说话。

    可就在这时,李儒带着众端着酒食的侍从走了进来。

    不等董卓说话,李儒就说道:“太师,酒食上来了,是不是再让歌姬进来起舞助兴?”

    “嗯,就按优说的办。”董卓笑眯眯的说道。

    李儒的时间把握的非常准,董卓也明白李儒选择这个时候进入客厅,肯定是为了提醒他不要冲动,纵虎归山,将王灿放回汝南。

    想了想,董卓笑着说道:“既然为先不想留在洛阳,那就外放为官吧,为先意下如何?”

    王灿心松了口气,拜谢道:“多谢太师恩典,王灿任凭太师吩咐。”

    李儒听见董卓没有将王灿放回汝南,也松了口气。

    ps:今日四更,第更,求鲜花,求收藏。正在冲榜,各位兄弟姐妹给点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