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郭嘉之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程昱见郭嘉还在质疑,出声说道:“奉孝,你就不要追问了。≯≧  ≦.≦≤1≤Z≦W≤.﹤主公真的拥有太平要术,书详细记载了如何祛除你体内毒素的方法,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能再喝酒了,同时也不能接近女色,更加不能服食五石散和金丹了,好好调养段时间,养好身体。”

    郭嘉白了程昱眼,戒酒,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么。

    郭嘉狼嚎声,目光转向王灿,朝王灿说道:“主公,女色可以戒掉,可是美酒不能没有,这是我唯的要求了,主公定不会为难我的吧?”

    王灿衣袖挥,挥出主公的优势,命令道:“奉孝,我们不是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告诉你不能喝酒,不能接近女色,明白么?”

    程昱和荀攸都点点头,同意王灿的说法。

    “明白~~~”

    郭嘉闻言,知道事不可为,顿时蔫了,王灿、程昱、荀攸都不支持他,连同个壕沟内的战友都没得,还反抗个屁啊。

    “主公,太平要术可否借给我看看?”

    郭嘉突然想到太平要术,心也起了阅览的心思。

    “诺,给你。”

    郭嘉接过太平要术,当翻开书看到第卷天地理的时候,惫懒的神色就瞬间变得正经了起来。他看书的度很快,没用多久的时间便已经看了天地理,当看到第二卷医卜星象卷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沉浸在太平要术当,尤其是占卜星象,看得郭嘉如痴如醉,,连连点头。

    “呼呼~~~”

    良久,郭嘉终于抬起头来,说道:“主公,可否借给我观看几日?”

    王灿望了郭嘉眼,又看了眼目光带着期待之色的荀攸,心顿时下了决定,道:“这样吧,你和公达二人都对太平要术感兴趣,就人抄录份。想观看什么内容,就抄录什么内容,你们看怎么样?”

    荀攸闻言喜,朝王灿拜谢道:“多谢主公。”

    王灿急忙托起荀攸,道:“书的内容你们二人想什么时候抄录都可以,因为这些都是细节末枝,现在最关键的是祛除奉孝体内的毒素,这才是最重要的。”

    程昱也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奉孝体内的毒素治疗时间宜早不宜迟,越早越好。”

    荀攸松开扶住郭嘉的手,起身说道:“主公,太平要术关于如何祛除奉孝体内毒素的药方我已经记在脑了,我这就去药铺给奉孝抓药,顺便把周正周太医给奉孝开的药也抓回来,好让奉孝服药。”

    说完之后,荀攸便离开了。

    郭嘉这时候也将手的太平要术搁置在旁,目光看向王灿,问道:“主公准备何时拜见董卓?”

    王灿回答道:“明天下午,我和老师起前往太师府,拜见董卓。奉孝,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对么?”

    郭嘉摇摇头,问道:“主公拜见董卓,期望得到什么官职?”

    王灿想也不想,道:“自然是汝南郡守,掌握汝南郡了。”

    郭嘉闻言,蓦地笑问道:“主公就这么有把握成为汝南郡守,亦或是主公已经得到了董卓的同意,董卓愿意让主公成为汝南郡守。”

    王灿摇头道:“自然是没有把握了,能不能成为汝南郡守,全在董卓念之间。”

    郭嘉这才笑了笑,问道:“主公可有汝南以及周边的地图?”

    王灿心疑惑,不知道郭嘉要汝南的地图做什么。不过他身上刚好有绘制好的汝南郡地图,这是王灿准备献给董卓的礼物。

    副地图,非常重要。

    除了朝廷外,地方很少也州郡详图。

    这不仅是为了防备地方官拥有地图之后,对朝廷用兵造成影响。同时也是为了朝廷更好的掌控地方,只要朝廷有了地方的地理详图,就能够随时兵精准的攻打任何地方。

    王灿从衣袖摸出张羊皮地图,道:“这就是汝南郡及周边的详细地图。”

    程昱见此,打趣道:“主公,您身上的宝贝可真多,不仅太平要术贴身放在胸口处,连汝南郡及周边的地图也放在身上,若是哪个强盗来打劫您,收获可就大了。”

    程昱只看到王灿拿出太平要术,以及汝南郡地图。

    若是知道王灿身上还有卷真武秘籍,恐怕就更加惊愕了。

    太平要术的医卜星象、行军布阵、天地理,王灿可以拿出来让自己的谋士研究,但是真武秘籍却是不可能分享的,这是王灿最后的底牌,是王灿安身立命的根本。

    王灿将地图放在床榻上,摊开在郭嘉面前。

    郭嘉伸手在地图上点了点,眼闪过抹思索之色。

    良久,郭嘉才长舒口气,道:“主公,先不谈这张汝南详图的作用,仅仅是汝南郡所处的位置就不是主公目前的实力所能够拥有的,汝南郡,属豫州,豫州又是九州之,汝南位于豫州之,故有‘天’之称。”

    “自秦汉以来,汝南直是豫州的心,不仅是汝南郡郡府,也是豫州府。”

    “汝南为九州心,辐射方,南靠天山,北面颍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郭嘉指着地图,脸上充斥着自信的光辉,滔滔不绝的说道:“主公请看地图,汝南郡北方,毗邻颍川郡,通过颍川可以挥兵过虎牢关,威逼洛阳;汝南郡南方,南方没有坚固的交通要塞,只要支精兵,便可以直下荆州;汝南郡西面,西面毗邻宛城,宛城是通往西都长安的关口,只要能占据宛城,便拥有了威胁长安的可能;汝南郡东面,毗邻扬州是寿春,然而汝南郡靠近颖水,若有支水军,便可直下寿春,攻入扬州。”

    “占据汝南,便拥有了北上洛阳,南下荆州,西进长安,东出扬州的机会。汝南城具有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董卓是不可能让主公盘踞汝南的,纵然董卓昏了头,想让主公返回汝南,恐怕董卓麾下第谋士李儒也不会让主公继续呆在汝南的。”

    郭嘉番论断,慷慨激昂,说得王灿连连点头。

    王灿脸上神色变,眉头微蹙,道:“这么说来,董卓肯定会派遣麾下大将镇守汝南,而我则很可能被调往其他地方,亦或是被扣留汝南,成为表面上掌控汝南的傀儡。”

    郭嘉点头道:“主公所言甚是,然而以郭嘉之意,主公很可能被调离汝南。”

    “哦,这是为什么?”王灿问道。

    郭嘉说道:“主公盘踞汝南,时间也不短了,纵然董卓派兵驻扎汝南,恐怕也是出现尾大不掉的情况,根本你无法指挥汝南的军队。董卓为了不让主公牵制汝南的西凉军,定然会将主公调离汝南,派往他处。”

    王灿听了,心急,问道:“奉孝可有计策留在汝南?”

    郭嘉摇头道:“主公,汝南四战之地,与主公来说,根本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与其如此,不如离开汝南,另辟地方。”说到这,郭嘉沉声道:“主公所求,不管董卓如何安排,只要不留在洛阳,主公都可以答应下来,只要主公能割据方,手握实权,便有了崛起的机会。”

    王灿点点头,他心也是这样的想法。

    割据方,再图谋天下。

    ps:周了,求花,冲榜;再求收藏,希望各位兄弟姐妹给点力,给点爱,花费点点时间,收藏下,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