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拜见主公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居然有救治王灿的药方,荀攸心的震惊可想而知。≥ ﹤.≤﹤1﹤Z≤W≦.≦荀攸旋即把抓住王灿的手,颤声道:“为先,你真有药方?”

    王灿点点头,低头望了眼被荀攸抓住的手。

    “这家伙力气这么大,还是书生么?”

    王灿心疑惑,使劲的拉了拉手,还是没能挣脱荀攸的手。

    其实,古代儒家对儒家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儒家学生,必须精通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周礼?保氏》曰: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驭,五曰六书,六曰九数。

    六艺,射、御,是关于射箭技术和驾车驭马的技术。

    这两项不仅锻炼臂力,也锻炼身体。

    秦汉时期,儒家没有到达宋、明、清那样风鼎盛的地步,大部分人都是抱着读书就是为了出仕做官的目的。然而秦汉时期的儒家学士读书的目的更加单纯,所谓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便是如此。秦汉的儒家学士先是对自身修养的提高,最终的目的才是治国平天下,因此秦汉的儒家学士不似唐宋以后的士,手无缚鸡之力,只知道之乎者也。

    荀攸这时候也感觉自己太激动了,急忙松开手,再次问道:“为先,你真有药方?”

    “嗯,我是真有祛除奉孝体内毒素的药方。”

    王灿脸严肃,这时候自然不能是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虽说王灿只懂得点医理,点急救方法,但王灿通篇浏览太平要术的时候,曾看过太平要术关于医卜星象卷的内容,书专门有如何祛除人体内毒素的方法。

    这也是太医周正提及郭嘉体内毒素是根源的时候,王灿脑才闪过太平要术记载的祛除毒素的方法。

    “为先,快,快,快说药方。”荀攸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猛地站起身来,在屋子来回的踱步走动着,双手紧握在起,嘴不停的念叨着:“奉孝终于有救了,奉孝终于有救了。”

    程昱伸手捋了捋颌下的长髯,也是面带微笑,眼带着浓浓的笑意。

    突然,程昱脸色变,望着王灿,脸惊讶:“为先,你这是做什么?”

    只见王灿伸手解开腰间的腰带,又脱下穿在外面的白色长袍,右手伸进了内衫当,在胸口处摩挲着,这举动让荀攸和程昱大为惊讶,不明白王灿这是在做什么?王灿笑了笑,右手在胸口摩挲后,从胸口拿出个用丝绸包裹好的东西。

    “这是什么”程昱脸惊讶的问道。

    荀彧也是面带惊色,望了程昱眼,俩人眼都带着惊诧之色,目光同时落在王灿身上,带着浓浓的不解。

    王灿笑了笑,掀开盖住太平要术的丝绸,沉声道:“这是太平要术。”

    “太平要术?”

    “太平要术?”

    屋子,连续两声惊呼。饶是程昱和荀攸个是兵法大家,个是律法大家,俩人都脸惊讶,被王灿的话惊吓到了。荀攸张大了嘴,张脸面色涨红,双眼瞪得溜圆,圆鼓鼓的眼睛死死盯着王灿手的太平要术。程昱捋着胡须的手因为猛地用力,生生撤掉了几根胡须,疼得程昱眉头紧蹙,脸痛苦。

    太平要术,这可是南华仙人传下来的神书,据说拥有撒豆成兵,召唤黄巾力士只能。

    南华仙人传给张角的书,竟然在王灿身上,实在是不可思议。

    程昱此时也无法镇定了,急忙问道:“为先,太平要术不是在张角手么?怎么会到了你手,而且太平要术据说是撒豆成兵的仙人之术,这种仙术怎么能祛除奉孝体内的毒素有用呢?”

    王灿笑了笑,并没有解释。

    不过他也有些吃惊,没想到本太平要术,竟然惹得程昱和荀攸相继变色。

    包裹着太平要术的丝绸被掀开,本暗黄陈旧,细薄的书显露了出来。

    王灿翻开书页,翻到讲述医卜星象的地方,指着书上关于祛除体内毒素的介绍,说道:“仲德公,公达,这便是如何祛除奉孝体内毒素的方法,只需要按照书上讲述的方法,相信奉孝的病定能够彻底根治。但前提是这段时间内,奉孝定要戒酒、酒色,否则纵然是治好了奉孝的病,也是治标不治本,不能起到作用。”

    “嗯,嗯,我们明白。”

    程昱和荀攸连连点头,脸上洋溢着抹抹笑容。

    “为先,可否借我观。”程昱眼精光闪烁,眼睛盯着王灿,目光灼灼。

    王灿点头笑道:“我都已经将太平要术摆在仲德公面前了,仲德公既然有兴趣,那就浏览遍吧。”

    其实程昱提出的要求是非常无礼的,因为太平要术是王灿的最大凭仗,书记载的医卜星象、行兵布阵之法,王灿完全可以培养出专门的医术人才、将帅之才。不过王灿心存了收服程昱、荀攸两人的心思,才会将太平要术给程昱、荀攸观看。

    程昱看书的度非常快,用目十行来形容也不为过。

    会儿,程昱便通篇了书的类容。

    看完之后,程昱叹息声道:“这书的记载实在是博大精深,天地理,星象占卜,行军布阵,无所不包,应有尽有,当真是本好书。虽说没有什么撒豆成兵,召唤黄巾力士之类的神术,却也让老夫大开眼界,只可惜老夫修习的是律法,于医术、占卜、兵法无关,只得是望洋兴叹了。”

    说完之后,程昱将太平要术交给了荀攸,让荀攸观看。

    荀攸看书的度时慢时快,对于书的医卜星象之术荀攸看都没看眼,直接略过,而是将精力放在了关于行军布阵、天地理上。

    渐渐的,荀攸沉溺于太平要术当,不可自拔。

    荀攸的脸上时而露出欣喜之色,时而露出恼怒之色……

    程昱坐在旁,见荀攸许久仍旧没有看完,轻咳声,道:“公达,凡是适可而止,奉孝还等着救治呢。”

    荀攸听‘奉孝’二字,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脸上脸尴尬之色,望了王灿眼,叹息道:“昔年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韩娥善唱,余音竟能绕梁三日;今日观太平要术,竟有孔圣、韩娥之感,太平要术,果真是南华仙人传下的书,竟然如此博大精深。”

    荀攸说完,十分不舍的将手的太平要术递给王灿,眼闪过丝欣羡之色。

    荀攸家学渊源,荀氏藏书也有《孙武兵书》,也有《司马法》,也有《尉缭子》……这些兵书荀攸已经是熟读能诵,倒背如流。但是刚刚览太平要术,其的行兵布阵之法竟让荀攸阵欣喜,可见其价值。

    程昱望见荀攸的神情,摇了摇头,笑道:“公达,可是见猎心喜了?”

    “何止是见猎心喜,简直是爱不释手了。”荀攸摇头叹息道。

    程昱笑道:“那就将太平要术拿在手里如何?”

    王灿愣,程昱这是什么意思?太平要术是王灿的,荀攸怎么可能拿在手里。

    荀攸望着程昱,眼也闪过丝不解,但是荀攸随即就明白了程昱话语的意思,两人相视眼,点了点头,然后同时起身,朝王灿拜道:“程昱、荀攸,拜见主公。”

    ps:照例,求花花,求收藏,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