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郭嘉的病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荀攸大袖挥,匆匆而去。≯≧  ≦.≦≤1≤Z≦W≤.﹤

    王灿也带着裴元绍朝二楼甲子号厢房行去,说实在的,王灿知晓历史,知道郭嘉病逝是在诸葛亮出山的时候,因此王灿心并不担忧郭嘉的病情。

    二楼甲子号厢房,裴元绍正要去敲门,却被王灿拉住。

    裴元绍疑惑的望着王灿,只见王灿走上前去,砰砰的在房门上轻轻扣了几声。

    “公达,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会儿,房门嘎吱声开了,房间内传来程昱特有的清冷的声音,程昱打开门,猛的看见站在门口的人不是荀攸,竟然是王灿和裴元绍,心惊,怎么王灿知道他和荀攸住在这里?愣了愣,程昱就反应了过来,问道:“为先,你怎么在这里?”

    王灿道:“我在楼下碰到公达,听闻奉孝得了重病,前来探望番。”

    程昱叹息声,摆手道:“为先,里面请!”

    王灿走进屋子,顿时就感觉到股药味扑鼻而来,屋子,弥漫着浓浓的药味。

    “仲德公,奉孝怎么会突然病重?前不久我们在颍川酒楼相遇的时候,奉孝仍是好好地,怎么刚到洛阳,就成了这个样子。”

    王灿望着躺在床上动不动,眼眸紧闭,嘴唇紫,脸色苍白的郭嘉,心也不免阵担忧。

    郭嘉可是王灿心目最意的谋士,若是郭嘉死了,岂不是失去了大臂膀。

    程昱盯着王灿,目光阵闪烁。

    良久,程昱长叹声,道:“自作孽,不可活,奉孝重病怪不得他人。”程昱虽然知道郭嘉是因为使用王占卜术预测王灿的未来伤了身体,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这涉及到郭嘉的秘密。

    王占卜术,自然不能随意透露。

    王灿疑惑道:“仲德公,这是为何?奉孝到底是怎么病的,请过大夫没有?”

    程昱说道:“已经请过大夫了,洛阳城比较有名气的大夫都已经替奉孝诊治过了,但是这些大夫都说奉孝身患重病,再加上身体宿疾积累,即使奉孝能够清醒过来,但是大夫却也没法办法根治奉孝的病根。”

    王灿也是叹息声,无可奈何。

    他前世的身份是特种狙击手,不是医生,虽然懂些医理,也懂点急救方法,但是碰到郭嘉这样的,王灿也是无能为力,没有点办法,只能等医生救治了。

    屋子,飘荡着刺鼻的药味。

    程昱、王灿两人都是心有戚戚,没有心思说话。

    不知什么时候,屋子外,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房门打开,荀彧带着名老者急匆匆走了进来,老者头银,慈眉善目,脸上的皱纹似陈年树木的树皮般,满是沟壑,但是老者的双眼却炯炯有神。老者身麻布长袍,后背背着个药箱,疾步走来。

    “仲德公,这是太医院周正,周大人。”

    荀攸风尘仆仆,脸疲乏之色,他急匆匆的走到郭嘉身旁,看着仍旧躺在床榻上动不动的郭嘉,眼带着丝急色。

    “拜见周老先生。”程昱、王灿俩人闻言,急忙朝周正拜道。

    周正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这些繁杂的礼节。病人要紧,我来替病人把脉,看看是什么病因。”

    王灿见此,急忙拿过个墩子放在床榻旁边,让周正坐下。

    周正撩衣袍坐下,将郭嘉的手拉出来,使得手臂与其心脏近于同水平,手掌向上,前臂平放着。做完这些事情,周正才伸手搭在郭嘉的手腕处,替郭嘉把脉,他微眯着眼睛,身体微微前倾,感受着郭嘉的脉搏,随着世间的推移,他的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张脸紧绷着,冷峻得吓人。

    好会儿,周正才收回了把脉的手。

    不过他并未停下来,又伸手翻开郭嘉的眼皮仔细的打量着,随即掰开郭嘉的嘴看了下舌苔,周正越是仔细诊断,脸上的凝重之色就越加浓重起来。

    叹息声,周正弯腰,身体靠近郭嘉,耳朵贴近郭嘉心脏处,侧耳听着郭嘉的心跳声。

    盏茶的时间,周正才诊断结束。

    “周老先生,奉孝身体怎么样,可有救治之法?”

    程昱见周正停止了诊断,急忙出声问道。

    周正摇头叹息:“这年轻人身体奇差无比,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病根。其,嗜酒,酒多伤身,他嗜酒如命,喝了太多的酒,使得肝元气受损;其二,好色,色是刮骨刀,房事没有节制,使得肾元气受损;其三,神伤,古人说人之三宝,精、气、神。神是精神、意志、知觉、运动等切的统帅,所谓神充则身强.神衰则身弱,神存则能生,神去则会死,旦神伤,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

    “嗜酒、好色都还好说,只要能够戒酒、劫色,身体还能够有所好转。”

    “但是,神伤就不是朝夕能够恢复的,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这年轻人这次突然病,就是神伤造成的,神衰则身弱,再加上他身体本就虚弱,因此这次病情才会来势汹汹,非常吓人。”

    荀攸闻言,喜道:“周老先生,按照先生所言,只须戒酒、劫色、养神,奉孝的身体就可以恢复了么?”

    周正叹息声:“哪有这么简单,若是如此,老夫也不会说身体到处都是病根了。”

    “酒、色、神,尚可医治、疗养。然而他年纪轻轻,就喜欢服食五石散和金丹,使得身体内五内俱伤,到处都是毒素,虽说五石散和金丹都可以作为药引治病救人,但是那也是非常少量的,他长期服食五石散和金丹,使得身体精、气、神匮乏,想要彻底根治他的病,除非拔出他体内淤积的毒素,但是毒素已经进入肺腑,纵有回天之力,也无法救治了。”

    周正拿起搁置在旁的药箱,道:“你们放心,他暂时不会有事。待我开副药,你们每天煎熬次给他喝,三日之后,他就会恢复如初了,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便是这个道理。”

    王灿点头问道:“老先生,若是奉孝能戒酒、戒色,戒掉五石散和金丹,可有救治方法?”

    周正摇头道:“我已经说了,毒已入体,回天乏力,但是能够戒酒、酒色、戒掉金丹和五石散,再活二三十年是没有问题的,但若是不戒掉这些东西,再加上这次神伤过度,恐怕就不是老夫所能预料的了。”

    王灿又道:“周老先生,若是能祛除奉孝体内毒素呢?”

    周正道:“若是能祛除毒素,再能戒酒、劫色、劫掉五石散和金丹,当然能和常人样,但是我已经说了毒已经进入肺腑,总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力。”

    王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了。

    荀攸送走了周正,会儿便又回来了。

    王灿打了裴元绍,待裴元绍离开房间之后,王灿的目光掠过程昱和荀攸,沉声道:“仲德公、公达,事关奉孝性命,我也不瞒二位,我有祛除奉孝体内毒素的药方。”

    “什么,你有药方?”

    霎那间,程昱、荀攸睁大了眼睛,脸惊诧,眼充满了不信。

    ps:求花,有木有~~~求收藏,有木有~~~求给爱,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