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英雄楼遇荀攸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奉孝,叔父呢?叔父怎么没有和你在起?”

    荀攸目光闪烁,脸焦急,拉住郭嘉的衣袖不停的询问。≧ ≤.﹤<1≤Z≦W≦.≦

    郭嘉和荀彧二人起前往冀州,如今却只有郭嘉人抵达洛阳,没有看见荀彧。荀攸心自然是火烧火燎的,免不了阵担心,连手的团扇也不知何时扔在了旁。

    程昱摇头道:“公达,你是关心则乱,看奉孝肆无忌惮的样子,就知道若不会有事的,否则奉孝早就脸凝重的模样了。”

    “呼呼~~,有酒喝,真是神仙日子啊。”

    郭嘉长长的吐出口浊气,脸上洋溢着舒爽无比的神色,不紧不慢的说道:“公达,若也是年近四旬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你这么担心做什么。诶,还是仲德公心思细腻,知道若不会有事的。”

    程昱笑骂道:“若是若出事了,你还能这么潇洒不羁?”

    郭嘉点头道:“仲德公所言甚是。”

    荀攸这才长舒口气,问道:“奉孝,叔父呢?难道叔父有什么事情离开了?莫不是叔父独自人前往冀州投靠袁本初?亦或是奉孝你不想去冀州,转而到了洛阳?”

    郭嘉脸无奈,摊手道:“这个确实是我离开了若,独自人跑到洛阳来了。”

    “那你怎么不拉着叔父起到洛阳,人多也好有个照顾不是?”荀攸急忙问道。

    郭嘉摇了摇头,叹气道:“我是这样想的,可是我劝说若,让若和我起前往洛阳,但是若副绝驴脾气,根本不听我的话,还说什么袁绍四世三公,老袁家公忠体国,是忠于朝廷的人,值得投靠。”

    “因此,我和若就在荥阳分来了,分开之后,若直奔冀州去了,我则朝洛阳来了。”

    荀攸脸疑惑:“奉孝,你原本打算到冀州的,怎么突然到洛阳来了?”

    郭嘉闻言,脸上的嬉笑之色瞬间收敛了起来,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前段时间,我曾经夜观天象,现天象异变,汝南方向竟有颗星象瞬间闪耀了起来,斗牛冲霄,气势逼人。原本北方、西南、东南三分天下的格局在星象升起的时候,竟然生了变化,整个天下大势开始混乱懵懂起来。随后我又曾6续观察过星象,现星象逐渐北移,但是没有现任何可疑迹象,可是我们在破庙遇到王灿之后,我便仔细的观察过,随着王灿前往洛阳,星象也随着北移,而且越往北移,星象越璀璨。”

    “因此,我才临时决定返回洛阳。”

    “可惜的是,若心想前往冀州,我就只能人前往洛阳了。”

    “抵达洛阳之后,我现王灿停留在洛阳,而那颗自汝南北移的星象也驻留在了洛阳,因此,我断定那从汝南崛起的星象代表的便是王灿。当时我作出这个论断的时候,便使用王占卜术,占卜了卦,现居然无法预测此人的来历和轨迹。而就在这时候,王灿拜蔡邕为师,那颗盘踞在洛阳上空的那颗星象陡然间熠熠生辉,耀眼无比,直逼帝星。”

    “星象盖过帝星,恐怕又是个枭雄人物了。”

    “这天下,恐怕也有王灿份。”

    郭嘉说到这里,眼露出抹郑重之色。

    “奉孝,你居然又使用了王占卜术?”程昱神色怔了怔,便喝斥道:“王占卜术可是圣人之学,你应该知道使用王占卜术不仅折损寿元,而且对身体伤害极大,这种逆天之术虽然神鬼莫测,但是危害太大,你怎么能使用王占卜术呢?”

    郭嘉讪讪道:“我这不是有些好奇么?”

    对程昱,郭嘉心还有着份敬畏之心。

    程昱冷哼声,喝道:“你身所学已经是惊人绝艳了,何苦还要做这种天妒人恨之事,王占卜术是上古周王占卜的术法,岂是你能够随意使用的,这次也就罢了,决不能有下次。”

    郭嘉、程昱、荀攸三人相交莫逆,自然是知根知底。

    相互之间有些什么本领,对方都是知晓的。

    郭嘉闻言,急忙说道:“仲德公,我的身子我还不知道么?反正都溃烂到底子了,多使用几次王占卜术也无妨,倒是这次使用王占卜术,居然无法预测出王灿的来历和轨迹,当真是玄奇无比,幸好还有星象预测,否则就真的难以推断了。”

    荀攸摆摆手道:“奉孝,王占卜术太过逆天,你尽量不要使用了,要知道人定胜天,这天象占卜虽然是天象显示,但是说到谋事在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二位好心,嘉拜谢了。”

    郭嘉眼闪过丝感动,端起樽酒,朝程昱和荀攸敬道:“来,嘉敬二位杯。”

    说完之后,郭嘉饮而尽。

    杯酒下肚,郭嘉脸上带着感激的笑容,但是瞬间就感觉眼前黑,头脑阵蒙,砰的下倒在了桌上,动不动。

    “这就醉了,不可能啊?”

    荀攸脸疑惑,望了程昱眼,眼闪过丝诧色。

    程昱略微思索,顿时惊呼道:“不好,奉孝又病了,走,赶忙把奉孝带到厢房休息。”

    厢房,郭嘉躺在床榻上,双眸紧闭,嘴唇紫,脸色苍白。荀攸、程昱二人坐在床榻旁边,脸紧张,眼满是急切之色。荀攸焦急道:“仲德公,现在可怎么办?请来的好几个大夫都束手无策,难道就这样看着奉孝躺在床榻上么?”

    程昱叹息声:“都已经让他少用王占卜术了,他仍是不听劝告,老夫能有什么办法。事到如今,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公达,你早年在洛阳为官,担任过黄门侍郎,又在何进的大将军府担任过要职,你现在去拜访昔日的同僚,看看能不能请到太医院的太医来为奉孝治疗,先前请来的大夫都无能力里,也只能指望太医院的太医了。”

    “嗯,我这就去。”荀攸连忙起身,朝屋外走去。

    英雄楼门口,王灿和裴元绍从蔡府回来,正慢悠悠的进入英雄楼。

    就在王灿只脚踏入英雄楼的时候,王灿瞳孔缩,眼眸闪过道亮光,他整个人猛地朝旁侧窜,走到刚走出英雄楼的名年士身旁,拱手笑道:“公达,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居然在洛阳碰到了公达,公达近来可好?”

    荀攸正低头疾走,突然见前方人拦路,抬头看,竟是王灿。

    “为先,竟然是你?”

    荀攸脸惊喜,随即又想到郭嘉是因为王灿才昏厥过去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沉声道:“好什么好,非常不好!”

    王灿惊讶道:“公达,莫不是生了什么事情。”

    荀攸哼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因为你,奉孝昏厥过去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王灿心愣,他没有和郭嘉在起,郭嘉怎么就因为他得病了?

    不过此时王灿也没有追问,而是说道:“公达,奉孝住在何处?我也懂些医理,看看能不能帮忙,治好奉孝的病。”

    “就你?”荀攸嗤笑声,但是心又想到死马当活马医,也就说道:“奉孝和仲德公在二楼甲子号厢房,你上楼之后,便能够看见,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之后,荀攸便急匆匆的走了。

    ps:不求花,花花就不涨了,俺求花呀,求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