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从容应对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神色谦恭,脸上却没有丝毫怯意,朝马日磾恭敬的说道:“先生,今日宾客临门,弟子还要替老师迎接入府的宾客,可否等弟子迎接完入府的宾客之后,再详细的回禀先生的问题。 .”

    马日磾闻言,摇头拒绝道:“不行,必须现在回答。”

    语气,马日磾透出股不容拒绝的味道,再加上马日磾久居高位,无形,马日磾身上竟然带着股慑人的气势。

    王灿好似没有感受到马日磾的气势,目光转向卢植,等着卢植说话。

    卢植见此,笑了笑,没有出言解围,目光却落在站在蔡府大门口的管家身上,问道:“蔡诚,府来了那些宾客了?”

    蔡诚,蔡邕府上的管家,也是蔡府的家奴。

    卢植经常与蔡邕交往,是以卢植才知晓蔡邕府上管家的名字。蔡诚听得卢植询问,身体微微前倾,卑恭的回答道:“司徒王允王大人,太尉杨彪杨大人,以及些小有名气的儒家学士到了府上,除此之外,还没有其他大人到府上。”

    卢植思索片刻,目光落在王灿身上,冷峻的面颊上带起抹耐人寻味的笑容,随即朝管家蔡诚吩咐道:“蔡诚,伯喈邀请的主要宾客差不多已经到齐了,除了王司徒、杨太尉,以及我们这两个老家伙,其他的人还不配让伯喈的弟子出门迎接,后续前来赴宴的宾客就由你迎接了,你可明白了。”

    “诺!”蔡诚背脊微微弯曲,恭敬的说道:“小人知道了,两位大人请进吧。”

    卢植吩咐好蔡诚之后,瞥了马日磾眼,嘴角勾起,露出洋洋自得的笑容。

    两个老家伙,相视笑。

    马日磾笑脸紧绷着,冷声说道:“王灿,走呗,边走边说。”

    王灿心暗骂卢植老狐狸,本以为卢植会出言替王灿解围,毕竟王灿站在蔡府大门口,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王灿回答有失妥当,会伤了蔡邕的脸面。没想到卢植这老狐狸居然直接吩咐管家迎接往来的宾客,还说什么后面的人不配让他迎接。

    王灿想想,心就恨得牙痒痒。

    不过王灿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缓缓的跟在马日磾身后,边走,边说道:“先生,弟子先拜见卢公,是想到弟子读圣贤书,曾闻孟圣人言‘敬老慈幼,无忘宾旅’,又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孟圣人之言,是教导世人要尊敬长辈,卢公已经年过六旬,已是花甲之年,而先生却是年近五旬,相比于卢公,先生尚且低了近轮的年岁。论岁数,先生还是卢公的晚辈,故此,弟子先行拜见卢公,再拜见先生。”

    王灿也是狡猾,直接以岁数论先后。

    但是,故人讲究辈分,讲究尊老敬贤,王灿的话却也是合情合理,没有失礼之处。

    “好,说得好。翁叔,听见没有,按照为先的说法,翁叔你也是老夫的晚辈了。”卢植冷峻的脸突然笑得如同朵花般,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他和马日磾本是同辈相交,现在王灿席话,竟然使得马日磾身份下降了辈,成了卢植的晚辈了。

    卢植望向王灿,眼露出抹赞赏。

    马日磾闻言,脸色变得难堪起来,眼睛瞪着卢植那张褶皱的老脸,喝道:“好个屁呀,老夫与你同辈相交,岂能是你的晚辈?”

    王灿站在旁边,心嘿嘿笑。

    终于把话题转移了,两个老家伙,居然合计起来算计我,哼,你们就吵吧。

    就在王灿心甚是得意的时候,马日磾双目圆睁,如刀般的目光重重的落在了王灿身上,恨不得将王灿戳死在这里。不过马日磾愤怒归愤怒,但心对王灿的回答还是非常满意的。只是马日磾心不愿意低了卢植辈儿,马上又呵斥道:“王灿,你回答得马马虎虎,勉强算是过了。但是老夫是朝廷光禄大夫,秩比二千石,而卢植老匹夫不过是介普通百姓,你遇到我二人,是不是应该先拜见我啊?”

    此时马日磾神色严肃,不过看向卢植的目光却多了抹得意。

    王灿心冷笑,暗道:老家伙,都是你撺掇的,不能让你好过。

    想了想,王灿嘴角勾起抹笑容,道:“先生,今日是老师宴请好友,乃是朋友之间的聚会交谈。因此这里只论长幼之别,没有尊卑之分,先生是卢公的晚辈,因此弟子认为先拜见卢公才是正道。”

    王灿声音平和,但是提及‘晚辈’的时候,话音却说的很重。

    果然,马日磾闻言,脸色变,哼哼道:“老匹夫,你也是这样认为的?”

    卢植冷峻的眸光闪,见王灿副事不管我高高挂起的模样,心灵光动,顿时哈哈笑道:“翁叔,为先说你是晚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晚辈了?连挑拨离间这么简单的计谋都不知道,还想着为难为先呢?最终却被为先挑拨了,还真是没脸皮啊。”

    “什么?离间计?”

    马日磾神色怔,目光瞪了王灿眼,哼了声,便不说话了,此时马日磾也明白过来了,知道是了王灿的奸计,想到自己在晚辈面前丢了脸,马日磾的脸上就阵青,阵白,心非常不爽。

    王灿此时也非常不爽,心暗骂卢植老狐狸。

    不过经过这事情之后,卢植和马日磾也没有继续为难王灿。

    卢植、马日磾、王灿三人朝客厅而去,卢植和马日磾并肩而行,王灿跟在两个老家伙后面。三人进入客厅后,王允、杨彪、蔡邕见卢植进来,赶忙起身朝卢植拱手道:“卢公,身体可好?”

    卢植笑道:“无碍,无碍!”

    卢植连连摆手,抚须微笑,在场朝廷重臣、大儒名流,卢植已经年过六旬,属于德高望重的泰山级人物。而马日磾、蔡邕、王允、杨彪都要比卢植小些,因此几人见卢植进入客厅,才会起身拜见。

    至于私下里平辈论交,又是另回事了。

    蔡邕、卢植等人分宾落座,其他的些儒士自然是坐在下方了。

    王灿站在蔡邕身旁,面带微笑,自信从容。

    卢植冷峻的脸上露出抹笑容,拱手道:“伯喈,为先聪慧敏捷,青年才俊,伯喈能收得如此佳徒,当真是令人羡慕啊。”

    蔡邕拱手回道:“同喜,同喜,这不也是卢公之喜么?”

    卢植点点头,众人你言,我语,客厅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王灿看着几个老家伙你你吹捧我,我吹捧你,背脊阵凉,这几个老家伙,还真是‘有趣’得紧。

    就在这时,客厅外,声高呼传来。

    “郎令李儒李大人到。”

    声音落下,只见个双眼狭长,面容阴鸷,身穿青色儒袍的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面带微笑,但是男子脸上的笑容却让人渗得慌,感觉心压抑得紧。

    “李儒拜见诸位大人,拜见伯喈先生。”

    李儒脸笑容,但是活跃的气氛却让李儒弄得凝滞起来。

    大厅,满脸笑容的王允、杨彪、卢植、马日磾面色都是瞬间变得僵硬起来,望向李儒的目光,眼透出抹不耐。随即,几人又把目光转向蔡邕,见蔡邕摇了摇头,顿时反应过来,李儒这厮是不请自来的。

    ps:小东尽最大的努力写书,有不足之处,还请大家多多谅解,照例求收藏、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