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迎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寒冬腊月,天气冷浸浸的,让人心底感觉阵冰凉。≥≧ .

    幸好,蔡邕设宴邀请好友的时候,天气格外的晴朗。天蓝蓝的,轮红灿灿的艳阳挂在天空,散着火热的光芒。王灿早就已经得知了蔡邕将会邀请好友,大摆筵席,因此清晨大早,王灿便整理好衣装,赶到蔡邕府,等候蔡邕的指示。

    客厅,只有蔡邕和王灿两人。

    蔡邕坐在客厅央的主位上,王灿坐在蔡邕左侧下方。

    蔡邕脸郑重,沉声道:“为先,老夫今日邀请的人都是朝廷的栋梁柱石,以及海内的名流大儒,你负责接待前来赴宴的人,可要谨慎些,千万不能出了岔子。”

    王灿慎重的点头回答道:“老师放心,弟子省得。”

    接待宾客这件事情不用蔡邕吩咐,王灿也会慎重小心。这件事关系到王灿未来的展,王灿自然不会有半点马虎。顿了顿,王灿望向蔡邕问道:“老师,今日来蔡府的都是名流大儒,不知具体的有哪些人,这些人性格如何?还请老师给弟子讲解二,好让弟子心有数,不至于惊慌失措。”

    蔡邕见王灿主动询问,心阵安慰,道:“老夫便给你细说番,以免出错。老夫虽然生坎坷,辗转流离,也未曾在朝廷担任过要职,但是好在老夫还有些知交好友,这些人都在朝廷担任要职,也未曾因为老夫位卑便轻视与吾,你且听好了,不要忘记。”

    “司徒王允,字子师;此人性情秉直,公忠体国,乃是大汉朝的栋梁柱石。”

    “太尉杨彪,字先;大儒杨震之后,司徒杨赐之子,为人嫉恶如仇,担任京兆尹的时候曾处死当时的大宦官王甫。”

    “光禄大夫马日磾,字翁叔;大儒马融族孙,继承马融的学识,学问当世流。”

    “前尚书卢植,字子干;师从马融,为人刚毅果决,学为儒宗,世之楷模,国之桢干,乃是当世等的大儒,只是因触怒董卓而被董卓罢官。”

    …………

    蔡邕将前来拜访的大儒名流、朝廷官员道来,又吩咐王灿该如何应对,说完之后才摆手道:“为先,时间差不多了,来拜访的宾客差不多快要到了,你代替为师去门口迎接宾客,在他们面前露个脸。”

    “是,弟子知道了。”

    王灿朝蔡邕鞠了躬,恭敬地退出了客厅。

    王灿心是真的感激蔡邕,这老头虽说是为了蔡琰的将来,但是蔡琰托付给王灿照顾,还不是便宜了王灿,即使蔡邕让王灿誓不得干涉蔡琰的婚事,但是长期的相处下来,说不定到时候老师就变成岳父了。

    说到底,蔡邕帮助蔡琰,也是帮助王灿。

    蔡府大门,王灿面带微笑,神色从容,望了眼站在旁边蔡府的管家,微微笑。

    此时王灿身穿袭白袍,剑眉朗目,从容大度,举止间尽显大家风范,端的是翩翩公子的形象。

    王灿目光平视前方,只见辆马车缓缓行来。

    近了!

    越来越近了!

    马车在距离蔡府大门丈的地方停了下来,马车车帘掀开,个身穿皂色儒袍,面白,长髯,头戴长冠的五旬老者从马车缓缓出来。

    “公子,这是王司徒。”站在王灿旁边的管家小声提醒道。

    王灿轻轻的点了点头,不等王允下马车,王灿已经疾步走到马车旁边,恭敬的站在旁,等王允下了马车之后,王灿又朝王允拜了拜,以弟子之礼说道:“弟子王灿,拜见先生!”

    先生,明面上的意思是指出生比自己早,年龄比自己大的人。

    但是放在古代,先生则表示对有学问、有名望的人的种尊称。

    王允本就是海内大儒,又是蔡邕的好友。王灿拜蔡邕为师,以弟子之礼拜见王允,可谓是相得益彰,没有任何的差错。

    王灿目光掠过王灿,不苟言笑道:“不错!”

    说完之后,王允便径自进入蔡府去了。

    王灿站在马车旁愣了愣,没想到王允说话这么干脆,说了句话之后,就潇洒的离开了。王灿心摇了摇头,脸上依旧面带微笑。望着王允消失的背影,王灿又回到大门口,继续等下波宾客到来。

    王允带着侍从进入蔡府之后,管家才说道:“公子,王司徒评价他人向来吝啬,般的人都是‘好’、‘差’、‘庸’等等之类的评价,您能够得到‘不错’二字,已经是相当好了。”

    王灿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不是对王允的评价感到不满,而是觉得王允太干脆了。

    句话,两个词,还真是简短扼要。

    就在王灿愣神的时候,又是辆马车缓缓的朝蔡府行来。那马车也是在距离蔡府丈的地方停了下来,马车车帘掀开,只见个身穿天青色儒袍,须皆白,满脸皱纹的老者走了下来,这老者虽然神色苍老,但是双目炯炯有神,深邃透亮。

    “这是太尉杨彪!”

    王灿点头,然后不等刚下马车的杨彪迈开步子,便已经疾步走到杨彪身前,仍旧以弟子之礼拜道:“弟子王灿,拜见先生。”

    杨彪伸手扶起王灿,笑道:“不错,青年俊才,仪表不凡,伯喈收了个好弟子啊。”

    “先生夸奖,王灿愧不敢当。”王灿神色不卑不亢,谦卑的说道。

    “哈哈……”杨彪朗声大笑,甩衣袖,大踏步进了蔡府,王灿将杨彪迎入蔡府之后,便又站在蔡府大门口,继续迎接宾客。

    会儿,蔡府前方,两辆马车并行而来。

    与先前的马车样,两辆马车都是距离蔡府丈距离停了下来。

    但是,不知道驾车的人是否故意将马车同时停下,然后两辆马车的车帘又同时掀开,马车内的人又同时走了出来。左侧马车走出来的的老者须灰白,面容冷峻,眉宇间透出股肃杀之气;右侧马车走出的老者四旬左右,慈眉善目,颌下副美髯,伸手抚摸着长须,眼带着浓浓的笑意。

    管家在王灿身旁低声道:“左侧是卢植,右侧是马日磾。”

    王灿心怔,看着两个泰斗级人物同时钻出马车,眼皮不自觉的跳了跳。

    卢植和马日磾都是蔡邕的好友,两个人同时下马车,王灿都必须上前去拜见两人,可是先拜见谁却成了问题,因为这涉及面子的问题。不管王灿怠慢了哪方,对王灿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王灿脑不停的思索着应对之策,见左侧的卢植缓缓下了马车,心闪过道灵光。

    王灿大步朝卢植走去,走到卢植面前的时候,恭敬地拜道:“弟子王灿,拜见先生。”

    等拜见了卢植之后,王灿又走到马日磾跟前,恭敬的拜道:“弟子王灿,拜见先生。”

    王灿弓着腰恭敬的站在马日磾身前,马日磾瞥了卢植眼,眼闪过抹戏谑之色,问道:“王灿,老夫和子干的马车同时抵达蔡府,老夫又与子干同时下马车,你为什么先去拜见子干,而后才拜见老夫,莫不是轻视老夫?”

    王灿心暗叹,这个两个老家伙果然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