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蔡邕的心思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李儒询问王灿什么时候拜访董卓,王灿刚要说话,蔡邕就说道:“郎令大人,为先刚拜老夫为师,老夫还有诸多事情要与为先谈论,拜访董太师的事情,往后拖拖。>  <.≤1ZW.你且回去告诉董太师,就说蔡邕会亲自带着为先前往太师府拜访董太师的。”

    李儒目光闪烁,思索良久后点头答应。

    顿了顿,李儒说道:“伯喈先生,儒今日到访,本是想拜访先生,和先生谈天论道,却不想遇到伯喈先生收得意弟子,也没有时间交谈了,既然如此,儒就不打扰伯喈先生,先行告退了。”

    蔡邕点头道:“郎令大人慢走,恕不远送。”

    李儒挥衣袖,朝蔡邕拱了拱手,转身离开了蔡府。

    蔡邕见李儒背影消失之后,才道:“为先,你随老夫到书房去,老夫还有许多事情要与你说清楚,以免你心生疑惑。”

    王灿点点头,转身吩咐裴元绍在客厅等候。

    说完之后,王灿跟在蔡邕身后,绕过走廊,穿过夹道,走了很长段路,才到了蔡邕的书房。

    进入书房,蔡邕吩咐人守好房门,才坐在榻上。

    “老夫与为先只有面之缘,相互之间也没有深入的了解,若说真正的交谈也就是今日罢了,想来老夫如此迫切的收为先为门下弟子,为先心正疑惑不已吧。”

    蔡邕面带戏谑之色,似笑非笑的望着王灿。

    王灿心凛,却没有否认,点点了承认了心所想。

    事实上,王灿心确实很疑惑。蔡邕当世大儒,名传九州,想要成为蔡邕的门下弟子,可不是般人随随便便拜访下蔡邕就可以的,例如蔡邕在吴郡避难的时候,收的弟子顾雍,虽然才思敏捷,深受蔡邕喜爱。但是顾雍机敏聪慧却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顾雍的家族乃是江南名门望族,江东四大家族之。

    顾雍的背景,才是蔡邕收顾雍为弟子的主要原因。

    天下英才,烦不胜数,然而收徒授业却还是要看重门楣的,尤其是三国这样寒门、士族两极分化的时代。

    论才学,顾雍才思敏捷,为人机敏。

    论出身,顾雍出身江东四大家族,顾氏又是江南名门望族。

    两种情况叠加,才有了顾雍成为蔡邕的弟子。

    而王灿身份仅仅是黄巾贼,唯具有的只是自身能力出众,要说以蔡邕收徒的条件,王灿确实还没有资格,不过王灿想不通归想不通,蔡邕如此迫切的想要收王灿为弟子,王灿自然顺水推舟成为了蔡邕的门下弟子。对王灿来说,蔡邕海内名流,当世大儒,有了蔡邕的支持,王灿黄巾贼的身份便能被更多人接受。

    蔡邕迫切想收王灿为徒,王灿又急切需要蔡邕的帮助。

    双方你情我愿,事情自然就成了。

    不过说到底,吃亏的还是蔡邕。

    蔡邕双手搭在腿上,神色落寞,叹息道:“为先,老夫听见你说出身份是黄巾贼的时候,心也曾有过犹豫,因为你不是老夫最好的人选?但是老夫身在洛阳,身陷囹圄,未来之事难以预料,而好在你能力出众,又有李儒欣赏你,若是老夫从旁辅助的话,想要求得个具有实权的官职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王灿头雾水,望着蔡邕,不知道蔡邕到底说些什么?

    最好的人选?什么人选?

    再说了,王灿求官,与蔡邕有半毛钱的关系啊,蔡邕也可以不用管王灿的事情。

    “老师,您的话弟子不懂?”王灿柔声说道。

    蔡邕笑道:“你听我慢慢道来,老夫受董卓征召,诏令老夫出仕为官,但是老夫却拒绝了董卓,董卓愤怒之下,以老夫的家眷作为威胁,因此老夫才不得不出仕,然而老夫也知道董卓暴敛,乃是虎狼之辈,势必不能长久,可是老夫已经绑在了董卓的船上,想要脱下身来,又谈何容易?”

    “为此,老夫才想找个弟子,将昭姬托付出去。”

    “那日老夫回洛阳,在城门口与你相遇,老夫见你心地善良,又有手段,便存了心思,只是当时与你刚刚见面,没有下定决心。因为老夫尚不知你能力如何?毕竟要能够保护昭姬,又要能够在乱世保全自己,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因此老夫给你请帖,让你来蔡府拜访老夫。老夫也是存了考校你的心思,只是事情往往出乎意料之外,为先才华横溢,竟然能得到李儒那厮的青睐,诶,时也,命也!”

    蔡邕连连叹息,脸上满是落寞之色。

    王灿却是心大笑,关于李儒的事情只是他了解李儒罢了。不过王灿又想到个问题,昭姬,昭姬是谁?

    王灿问道:“老师,昭姬是谁?”

    蔡邕脸惊愕,笑道:“为先竟然不知道昭姬,呵呵,也算是奇事了,昭姬是老夫的女儿,姓蔡,名琰,字昭姬。”

    蔡琰,不是蔡姬么?

    王灿愣了愣,不知道怎么蔡姬突然变成蔡昭姬了。

    其实,史上蔡姬原名本就是蔡昭姬,只是后来西晋太祖皇帝司马昭的名字与蔡昭姬有相同的字,为了避司马昭讳,才将昭姬改成姬。

    王灿想了想,说道:“老师,弟子听说老师门下还有另个弟子卫仲道,卫仲道出身河东大族,又对昭姬小姐用情深刻,老师为什么不让卫仲道带着昭姬小姐前往河东避难,如此老师也能够免除后顾无忧,何必要重新选择其他的人呢?”

    蔡邕眼闪过道厉色,冷笑道:“你难道不知仲道身体先天不足,非常孱弱么?”

    王灿道:“当然知道,弟子也听说卫仲道身体不好。”

    蔡邕这才笑道:“仲道虽是老夫门下弟子,也乖巧听话,但是听话乖巧是回事,昭姬的人生大事又是回事,老夫若是将昭姬托付给仲道,无疑仲道肯定会娶昭姬为妻,但是仲道身体孱弱,却非昭姬的丈夫人选。老夫有意将昭姬托付给你,但是有两个要求,其,你必须保证昭姬的安全,不能让昭姬受到伤害;其二,昭姬自己选择夫婿,你不得干涉,只要你能做到这两点,老夫便祝你臂之力,你看如何?”

    王灿砸吧砸吧嘴,心好笑。

    还真是走桃花运了,蔡邕居然将蔡琰托付给自己。

    俗话说日久生情,和蔡琰交往的时间长了,还会有蔡琰自行选择夫婿么?不过若是真如蔡邕所言,历史上蔡琰嫁给卫仲道恐怕是无奈之举,不得不让蔡琰嫁给卫仲道,只是没想到的是蔡琰嫁给卫仲道年就死了,而蔡琰返回洛阳,却因为李傕、郭汜之乱,使得蔡琰流落塞外,生凄苦悲凉。

    不过王灿相信,这种事情却不会生了。

    王灿心嘿嘿笑了笑,脸上却是露出副沉重的神色,笑道:“老师放心,弟子定然保护昭姬的安全,同时也不会强迫昭姬的。”

    蔡邕正色道:“你对天誓。”

    王灿心笑,不就是誓么?他右手举起,高声说道:“王灿誓,此生此世保护昭姬不受任何伤害,同时不得强迫昭姬选择夫婿,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万箭穿心!”

    王灿说完,笑道:“老师,这下可以了吧!”

    蔡邕笑道:“嗯,老夫让你誓也是无奈之举,希望为先能够谅解。”

    王灿点点头,笑得璀璨生花。

    他确实谅解蔡邕的做法,蔡邕不仅送了王灿场大大的前程,还送个大大的美女,真是个好老师,好岳父!不过王灿也非常佩服蔡邕如此溺爱蔡琰,古人重男轻女,认为女儿是泼出去的水,嫁出去了就没用了,根本不会似蔡邕般替蔡琰考虑生的幸福,但是蔡邕的做法,可谓是用心良苦。

    王灿冷静下来,突然想到李儒的话,问道:“老师,弟子什么时候拜访董卓呢?”

    ps:四更之二,求收藏~~~~